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14章 他們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4章 他們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還給她留下了那兩間鋪子的地址,讓她沒事的時候可以去看看。

顧喬喬收好了這些東西,就在客廳陪著奶奶看電視。

難得的悠閑時光,一老一小,還一邊看一邊吃西瓜。

中午的時候,秦奶奶下廚,給顧喬喬做了她最擅長的涼麵。

一老一小吃的不亦樂乎。

吃飽喝足之後,秦奶奶去休息了,顧喬喬坐在了沙發上開始看書。

看的是爺爺的那本書。

顧喬喬想,她明天去一趟玉雕坊看看,自己如今的理論知識一般,實際的操作也很單一。

和那些多年的老師傅比,還是差了很多。

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

此時,天氣已經進入到了夏季。

顧喬喬看著書,,吹著風扇,卻有些昏昏欲睡。

而正在這個時候,書房的電話鈴聲響了起來。

一下子就將顧喬喬從迷離的狀態中拉了回來。

顧喬喬站起身子,朝著書房快步的走過去。

是余主任親自打來的電話。

他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事竟然引出了好幾個大人物。

而那顧喬喬竟然是秦老爺子的曾孫媳婦。

還有羅老也打電話過問。

希望這事能嚴肅處理。

畢竟作為一個雜誌社的副主任,竟然沒有任何理由的扣下作者的來稿。

而且還扣下的是一個那麼優秀的作品。

這是對文化工作者的輕視和褻瀆。

這是讓那些文人對雜誌社失去了信任。

這不是小問題,這是以權謀私……

諸多的大帽子,每一頂都夠顧雅靜吃一壺的。

余主任為了雜誌社,將這件事報給了上級領導,沒想到很快得到批複,暫停顧雅靜的職務,降為普通職工,查看一年的處分。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個決定,將雜誌社的人都震蒙了。

而余主任第一時間將電話打到了秦家,也就是顧喬喬的夫家。

一聽是顧喬喬接電話,余主任笑呵呵的將這個決定告訴了顧喬喬,說完之後,對顧喬喬說,「放心吧,這事已經處理了,造成的惡劣影響已經在逐漸的挽回,以後我們一獯蔚慕萄擔也請顧同志監督我們的工作……」

巴拉巴拉,一大堆的官話和套話,聽得顧喬喬眉開眼笑,「余主任,我相信,在您這樣英明睿智的主任領導下,雜誌社一定會發揚光大,更上一層樓1

這話余主任愛聽。

兩人又聊了幾句話,分別的掛了電話。

顧喬喬覺得滿心的舒暢。

卻原來,他們也做不到一手遮天埃

顧喬喬高興的切開了西瓜,美滋滋的吃起來。

心裡想著,下一步自己該做什麼呢。

一邊吃,一邊想,卻覺得還是等顧老當家的可以出院去往邊城之後再說。

而且這事,除了老當家和顧伯還有秦以澤之外,別人也都不知道。

顧喬喬想,可以先去玉雕坊看看。

明天去吧。

顧喬喬吃完了西瓜,剛要回屋,就聽到了電話鈴聲。

這又是誰呢?

顧喬喬去了書房接起了電話。

卻沒想到,竟然是褚成峰。

褚成峰在電話里告訴顧喬喬,趙曉銘已經給他們西城區下了戰書。

假如不應戰的話,就視為自動放棄在射擊圈裡的地位,從此之後,這射擊館再也不允許他們西城區的人來。

雖然這話很囂張。

雖然西城區的人將這話當成了放屁。

但是,這話還是傷害了他們的自尊心。

畢竟,顧喬喬一直不應戰,有的人知道是顧喬喬懶得搭理他們,但是有的人卻認為是顧喬喬膽怯了,那天贏了,也是因為運氣好而已。

顧喬喬聽完后,才知道,是自己給他們帶來了麻煩。

如果那天不和趙曉銘比,就不會有今天的麻煩。

顧喬喬一口答應下來。

褚成峰其實是想顧喬喬迎戰的,他從秦以澤那裡打聽出來了顧喬喬確實是有真本事。

所以,心底里是盼望著,打一次,能徹底的將東城區的那幾個蠢貨們,徹底的踹翻在地的。

讓他們再也翻不了身,再也不敢興風作浪了。

等聽到顧喬喬答應下來之後,褚成峰就興奮的去安排去了。

而其他的好哥們更是高興。

所以,瞬間,在這個圈子裡,顧喬喬和艾琳娜打擂台的消息傳遍了每一個角落。

而兩個人也有賭注。

顧喬喬拿出來的是褚成峰提供的帝王綠硯台。

那是褚成峰從家裡偷著拿出來的,反正顧喬喬又不會輸。

褚成峰對於顧喬喬就是這麼盲目信任。

而艾琳娜拿出來的據說是御寶軒的鎮店之寶。

顧喬喬感興趣了。

鎮店之寶?

顧城還真是捨得啊,竟然敢將御寶軒的鎮店之寶給了自己的私生女。

不知道他的夫人知道不。

顧喬喬對於比賽有了很大的期待。

這次比賽安排的挺快。

第二天的下午,褚成峰開著豪華的小汽車來到了秦家的大門外。

顧喬喬出來一看,好傢夥,這是儀仗隊嗎。

竟然是一溜的摩托車開路。

而且都是同一個牌子,同一樣顏色的,看起來高貴而又囂張。

顧喬喬上了車。

不過這樣的陣仗在這裡也不算是稀奇的。

這幫孩子沒少弄。

所以,這裡的人們看見了也沒人當回事,頂多罵一句小兔崽子。

而與此同時的北山別墅。

寧宛如看著哭得滿臉淚水的大孫女,氣的臉色鐵青。

她坐在了沙發上,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顧雅靜,呵斥道,「哭有什麼用,當時你就不應該留著那破稿件,趁早毀了,哪有今天的麻煩?」

「奶奶,這都有記錄的……」

「有記錄有什麼用,人嘴兩張皮,咋說咋有理,你不承認,別人還能拿你怎麼辦?」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寧宛如拍著茶几,「你如今都被撤職了,和毀掉了有什麼區別。」

「奶奶我……」

顧雅靜想說,毀掉了,我沒準就被開除了呢。

「都怪大哥,惹誰不好,竟然去惹秦家的人,還有那個羅老也是護著她的,奶奶,您不是說要和羅家結兒女親家嗎,怎麼,羅家不但不給面子,還落井下石呢?」

寧宛如只覺得事事不順,心情異常的煩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