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17章 顧雅靜,要點臉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7章 顧雅靜,要點臉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顧喬喬拿著弓箭沒有動,嘴角掛著閑適的笑意,又拿了三支箭,第二局是她先開弓。

而在場地盡頭的靶子前,這些人都目瞪口呆。

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后箭穿前箭啊!

前兩隻箭的箭桿,此時被一分為二,從中間直直的分開,兩隻箭桿變成了四片,在靶子上好像一朵四瓣花。

褚成峰星興奮的拿起了脖子上的相機開始嚓嚓的拍照。

而艾琳娜在看到眾人的反應的時候,不相信的走上前去,隨後抿緊了紅唇,轉過頭甩異樣的眼神看著顧喬喬。

臉上的不屑也淡了許多,不過卻還是覺得顧喬喬也許就是運氣好。

於是尖利的聲音在場地里響起,褚成峰這才帶著他的哥們哈哈笑著從場地里離開。

路過顧喬喬的時候,沖著顧喬喬豎起了大拇指。

顧喬喬微微一笑。

等場地清理好之後,裁判又打響了比賽的槍聲。

顧喬喬再次連發三箭。

和第一局一樣。

而一向從來不失手的艾琳娜,竟然三支箭有兩隻打出了七環。

至此,勝負已分。

但是,所有的人都清楚,就算是艾琳娜依然都是十環,她也沒有贏的希望了。

她們雖然比的是射箭的最終環數,但是當顧喬喬打出后箭穿前箭的絕技之後,艾琳娜就輸了。

顧喬喬拿著弓箭,朝著桌子的方向走去。

她要去拿那隻玉笛。

而此時看台上一片沸騰。

西城區的人,贏得漂亮!

而且,因為私下裡設了賭注,所以荷包再次的鼓了起來。

到此為止,東城區的人囂張的氣焰被一盆涼水澆了一個透心涼。

艾琳娜臉色漲紅,這玉笛是她偷偷拿來的。

和褚成峰的想法不謀而合。

也覺得最後的結果是一定會拿回來的。

而同時拿回來的還有那塊價值不菲的帝王綠硯台。

可是,她輸了。

她站在了桌子旁,死死的盯著玉笛,卻也知道願賭服輸。

假如她想反悔,那麼這射擊圈是不會容下她了。

她只得將憤恨的眼光死死的盯著顧喬喬。

看她朝著桌子走來,看她笑意盈盈,雲淡風輕。

而此時,顧雅靜和顧雅蘭從看台上飛奔而來,一個一把的抓住了艾琳娜,一個一把的拿起了玉笛。

顧雅靜手裡拿著玉笛,冷笑著大聲的說,「這是我御寶軒的鎮店之寶,被這個蠢貨拿來做賭注,這不是她的東西,是她從我父親那裡偷來的,我父親和爺爺都不知道,所以,這個賭注不做數,還希望大家能給於理解。」

聲音很大,不過還是沒有人們的議論聲大。

但是,附近的人聽見了,也都愣了一下。

艾琳娜是顧城的孩子,這事圈子裡的人都知道。

記得當年顧城為此還受了處分。

不過民不舉官不究,顧城的妻子主動壓下了此事,也就沒人在去管這閑事了。

但是今天,這顧城三個女兒竟然湊在了一起,是要做什麼?

本來以為艾琳娜會反唇相譏,卻沒想到她看了顧雅靜一眼,握了握手,低下頭,似乎是默認了的樣子。

此時顧雅靜拿起了那隻玉笛,顧喬喬真沒想到顧雅靜大庭廣眾之下,竟然也這麼不要臉。

說拿真的拿走了。

褚成峰怒了,指著顧雅靜大罵道,「顧雅靜,要點臉嗎,知道願賭服輸嗎,你們家的人玩不起就別玩,看到我那塊帝王綠嗎,價值多少知道嗎,可假如我輸了,你猜我會賴賬嗎?」

褚成峰的人品大家都知道,一連串的質問讓顧雅靜的臉騰的一下紅了。

不過這東西不能被顧喬喬不花一分錢的拿走。

媽媽說了,等爺爺死了,御寶軒就是他們兄弟姐妹幾個的,那裡的古玩和玉石也都是她們的。

這個玉笛雖然沒見過,但是剛才林清歡說最少值幾百萬。

她強辯道,「這是御寶軒的東西,不是她可以做賭注的,她沒這個資格。」

說著看向不遠處面色寒涼的顧喬喬,厲聲的說道,「御寶軒的鎮店之寶,我是不會讓她落在外人的手裡,就算是砸了,也不會給你。「

外人的手裡?

顧喬喬抿著紅唇,定定的看著顧雅靜,清澈如水的眼底,卻翻湧著無人可知的情緒。

而這個時候,看台上有人發現不對勁了,怎麼好像是出事的樣子。

於是都紛紛的朝著場地走來。

隨後站在了各自的陣營。

射擊館的館長就要起身,沈老拉住他,淡聲的說,「都是孩子們的遊戲,先別去。」

館長也好笑的搖頭坐下。

確實是孩子,輸了還耍賴。

場地上,褚成峰如果不是顧忌顧雅靜是個女的,他肯定帶著兄弟們上前按住一頓狠揍。

他冷冷的看向了趙曉銘,「姓趙的,你怎麼說?」

趙曉銘臉色漲的如紫茄子,他看了一眼艾琳娜,又死死的盯著顧雅靜。

他們這些人,自有他們這些人心照不宣的規則。

既然堵了,就要願賭服輸。

上一次他不也是跪在地上叫著顧喬喬三姑奶奶給自己十個大巴掌嗎?

可是,艾琳娜他也惹不起,據說和顧城有關係,而且背後還有一個很厲害的金主。

否則,怎麼可能在國外的俱樂部也呼風喚雨。

兩頭都得罪不起。

他耍賴的一攤手,「我能怎麼辦?」

褚成峰用唾棄的眼神看著趙曉銘,一字一句道,「一年內,東城區的人不許出現在射擊館和西城區。」

趙曉銘雖然不服氣,可是奈何輸了就是輸了,而且,還是他下的戰書,自然要遵守遊戲規則。

複雜而又怨恨的眼神看著顧喬喬,雖然心裡想了很多個壞主意,可是卻沒一個敢去實現。

不說別的,就這身手,隨便拿個石子都能打得他們落花流水的。

更何況,她還是秦以澤的媳婦呢。

他咬著牙點頭答應了。

而顧雅靜看沒人敢上前來,得意的對著妹妹說,「走,帶著這個蠢貨回家,看奶奶怎麼收拾她。」

說著,拿著玉笛就要大搖大擺的離開。

卻在這時,只聽得女孩一聲清脆的呵斥,「站住1

顧雅靜一回頭,嚇得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

白衫黑褲美麗逼人的顧喬喬正彎弓搭箭,眸光幽涼,箭尖直指顧雅靜,一字一句道,「將玉笛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