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18章 碎掉的不是玉笛,而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8章 碎掉的不是玉笛,而是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雅蘭也嚇了一跳,不過卻還是拉住了姐姐的胳膊,看了看四周,悄聲道,「大姐,大庭廣眾之下,她不敢的,別被她嚇住了,咱們走……」

顧雅靜心裡想,妹妹說的對。

可是就這麼走了,有點沒面子,畢竟她還是站住了。

「顧喬喬,這東西是我們顧家的,艾琳娜偷拿出來做賭注,我們沒報案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在敢妄想,可別怪我不客氣。」

顧喬喬依然彎弓搭箭,微微一笑,「願賭服輸,將玉笛放下,也給在場的東城區的兄弟們留個面子。」

聽到顧喬喬的話,東城區的人確實有點訕訕的,雖然都說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可是,該有的顏面也要有的。

畢竟這裡還有其他地區的人呢。

於是,大家都用不善的眼神看著顧雅靜和艾琳娜。

顧雅靜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嘲諷和威脅過,新仇舊恨一起湧上來,她拿著玉笛,走到了桌子一旁的水泥檯子前,將玉笛高高的舉起,厲聲道,「顧喬喬,這是我們顧家的東西,這玉笛我就是摔碎了也不會給你。」

顧喬喬再次將箭尖指著顧雅靜,平靜的道,「將玉笛放下,否則,碎掉的不是玉笛,而是你的那隻手1

驀然的,這裡忽然安靜了下來。

眾人不在竊竊私語,也不在幸災樂禍的看熱鬧,似乎這一刻,連呼吸都屏住了一樣。

那個叫顧喬喬的女孩,人雖如空谷幽蘭,但是這一刻,卻似乎帶著一絲殺氣。

他們也相信,假如顧雅靜敢摔碎玉笛,那麼依照顧喬喬的能力,在她動手前,顧喬喬肯定會一箭擊穿顧雅靜的手腕。

她有這個能力!

顧雅靜的心忽然狂跳起來,怔怔的盯著那隻對著她的弓箭,又帶著顫意的看著那個平靜如水的女孩。

這樣的平靜,比大呼小叫還要可怕。

讓她在那麼一刻確信,假如她真的摔碎了玉笛,顧喬喬是真的會一箭射來的。

她怎麼辦?

放下嗎?

顧雅靜看著周圍的人群,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而角落裡的吳管家有些為難,二夫人吩咐的就是別讓姐妹三個打起來。

其他的沒說。

而他也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場景,有點騎虎難下埃

顧雅靜狠狠的盯著顧喬喬,艱澀的開口道,「這裡這麼多人,你敢當眾行兇?」

「不,我這是在捍衛我的權利,在艾琳娜輸掉的那一刻,這玉笛就是我顧喬喬所有,也是我的私人財產,你當眾搶劫都不怕,我保護自己的財產更不怕了。」顧喬喬慢條斯理的闡述著。

「什麼你的財產,這是我們顧家的東西。」顧雅靜提高了聲音,卻明顯的中氣不足。

她沒想到,顧喬喬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而這話,確實有道理。

就像她那天在雜誌社質問她一樣。

一旁的褚成峰一開始的時候真有點緊張,擔心這事真鬧大了不好收常

畢竟,比賽是比賽,可以拿箭對著靶子,但是對著人就不行了。

不過聽到顧喬喬的話之後,他放心了。

強盜來搶東西,保護自己的財產屬於正當防衛埃

而且,彎弓搭箭的顧喬喬,簡直是帥呆了!

所以,他沒有去阻止。

而顧喬喬卻沒有耐心了,動了動手指,清脆的聲音在安靜的場地上響起,「我數到三,再不放手,我絕對會一箭擊碎你的手腕,請相信我1

隨後,顧喬喬紅唇輕啟,「一……」

場內一片死寂。

大家再一次連呼吸都屏住了。

似乎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顧雅靜拿著玉笛的手,顫抖了起來。

心也跳得極是慌亂。

她看著顧喬喬漆黑如點墨的眸子,在聽到「二」的時候,再也堅持不住了。

她慌忙的將玉笛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很多人,還是鬆了一口氣。

有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有點遺憾呢。

不過卻都用忌憚的眼神看著顧喬喬。

這女孩,似乎挺狠辣的。

顧喬喬放下了弓箭,隨手交給了一旁的褚成峰,

褚成峰笑得眉眼彎彎,樂顛顛的接過來。

今天這一戰,大獲全勝!

顧喬喬走到了桌子前,拿起了玉笛。

仔細的看著那竹葉上的山人兩個字,眼底瀰漫上了一水汽。

這是爺爺早期的雕刻作品。

手法稍顯生嫩,竹節和竹節之間有些粗糙。

但是,顧喬喬知道,這玉笛肯定另有玄機。

因為那竹葉的位置還有竹葉上的字。

那是爺爺慣用的機關手法。

從前不懂是機關,只當是爺爺設計的技巧而已。

不過,這要等回家在看了。

顧喬喬輕輕的撫摸了兩下玉笛,前世今生,拋去靈氣的加成,讓她可以生存下去的根本,都是爺爺教她的雕刻技藝。

顧喬喬拿著玉笛轉身就要離開。

顧雅靜這個時候才從驚嚇中反應過來,她惱羞成怒,「你站祝」

顧喬喬似乎根本沒聽到一樣,繼續氣定神閑的朝前走著。

身旁是眉開眼笑的褚成峰。

顧雅靜氣的臉色漲紅,而顧雅蘭卻眼眸一轉,迅速的跑到了顧喬喬的面前,眨巴了幾下眼睛,淚水里啪啦的落下來,哽咽道,「顧喬喬,這玉笛你真的不能拿走,那是爺爺的心愛之物,爺爺現在正在醫院住院呢,如果被他知道,病情肯定會加重的。」

顧清風的心愛之物?

卻怎麼到了顧城的私生女的手裡呢?

爺爺的好父親,到底心裡有沒有他的兒子呢?

顧喬喬眸光寒涼,緩緩的開口,聲音不高不低,「明搶不行,就來演苦情戲,可惜,我這人最討厭看戲了,我覺得,顧家兩位大小姐,是不是應該問問艾琳娜是怎麼得到這玉笛的?」

顧雅蘭愣住了。

她能說嗎?

這麼丟人的事情,就算是大家心照不宣,可是也不能明面說埃

顧雅靜接著開口道,「顧喬喬,你要是想安穩的待在帝都,就將玉笛給我,否則……」

「否則,你就讓你的家人以權謀私來對付我嗎?」

「你……」顧雅靜語噎。

這個時候,人群里走出了一個長發飄飄的女孩,美麗而又溫柔,她打著圓場,「雅靜姐,好了好了,這是公眾場合,大家都別吵了。」

顧喬喬一怔。

卻沒有想到林清歡也是認識顧雅靜的。

認識顧雅靜,那麼她認識寧宛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