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19章 她不能去爭奪本屬於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9章 她不能去爭奪本屬於別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卻沒想到,剛這麼想,林清歡就開口半真半假的責怪道,「雅靜姐,寧奶奶讓吳管家帶你們幾個回去呢,走吧……」

說著對顧喬喬眨了下眼睛,很是調皮的道,「你今天很棒,晚上成峰說要慶賀一下,我們晚上見喔。」

顧喬喬不在意的勾起了嘴角,笑了笑,卻沒在說話。

而這個時候,商晴還有褚成峰擠了過來。

商晴拉著顧喬喬的胳膊,悄聲的說,「別搭理她們幾個,沒一個好東西,走,我帶你去認識一下我的幾個朋友。」

自從顧喬喬回來后,商晴與顧喬喬這是第二次見面了。

以前也通了幾次電話,說起來,算得上是熟人了。

今天商晴知道信后,到射擊館的時候,比賽都結束了。

雖然很遺憾,但是聽到顧喬喬贏了之後,高興的蹦了起來。

剛才看顧喬喬和顧雅靜的對峙,就在一旁靜觀,總歸這麼多西城區的哥們,還能讓顧喬喬吃虧不成。

倒是沒有想到,顧喬喬竟然這麼厲害,商晴對她很崇拜。

於是,擠上前來,正巧看到顧喬喬不耐煩的神色,於是拉著她的胳膊走到了另一邊。

顧喬喬剛要開口說話,褚成峰就顛顛的跑過來,低聲道,「嫂子,館長要見你,就在最上面的看台呢。」

「館長?」顧喬喬順著褚成峰的手勢看去,果然有三個人影在那邊。

「他找我有什麼事嗎?」顧喬喬接著問道。

「我也不知道,估計是看上你的能力了。」似乎想到了什麼,褚成峰有點興奮,「嫂子,走,我跟你一起去……」

顧喬喬心裡想,估計還是被秦以澤謝絕了的那個建議。

特招顧喬喬進射擊館的射擊隊。

贏得一場全國性的比賽后,就可以進入國家隊,這是單獨給顧喬喬開的後門亮的綠燈。

她看了一眼看台的方向,思忖了一下,就和褚成峰朝上面走去。

很快到了頂層。

顧喬喬一愣,還有一個老熟人。

竟然是沈老。

那個給她打欠條的沈老。

顧喬喬沒有主動和他打招呼,來到了兩個人的面前,微微一笑。

褚成峰似乎有點怕沈老,到了這裡之後,收起了洒脫不羈的姿態,很是恭敬地給雙方做了介紹。

顧喬喬也禮貌的笑著問好。

看了一眼沈老,發現老人家面色紅潤,氣色很好。

隨後館長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希望顧喬喬能在考慮一下。

畢竟這樣天資驚人的人不招進國家隊為國爭光,那是國家的損失埃

顧喬喬卻是不需要考慮的。

她不能去。

因為只有她自己知道到底怎麼回事。

她可以用這個逆天的能力去給自己報仇,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但是,她不能去爭奪本屬於別人的榮譽。

她沒練過也沒付出過。

和那些揮灑汗水的運動員截然不同。

所以,她去和她們搶奪這份榮譽,就跟一個小偷一樣。

而她這次迎戰,也不過是為了御寶軒的鎮店之寶。

況且,她要做的事情那麼多,怎麼可能去做遠動員。

顧喬喬臉上帶著笑意,聲音很誠懇,「首先感謝館長對我的欣賞和厚愛,可是您的要求我不能答應,我對射擊的天賦其實就是一種隨心而欲的感覺,不定哪一次就失靈了,而且對於射擊真沒興趣,還有我已經結婚了,我的人生目標就是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抱歉,讓您失望了。」

顧喬喬的聲音不大,但是字字句句都帶著真誠和歉意。

不過卻很堅定。

並不拖泥帶水模稜兩可。

館長有些失望。

但是此前顧喬喬的情況他也清楚,雖然顧喬喬很堅持,可他還是想在勸說一下。

一旁的沈老開口道,「年輕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所以我們應該尊重她們的選擇。」

館長不在說話了,卻依然很遺憾。

顧喬喬對著兩個人笑了笑,「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該回去了。」

沈老笑了笑,卻忽然開口道,「丫頭,我要是不說認識你,你是不是也就假裝不認識我了?」

館長和褚成峰一驚。

沈老竟然認識顧喬喬?

顧喬喬聽到沈老的話之後,呵呵的笑了,順勢說道,「沈老,怎麼會呢,我剛才就和您打招呼了埃」

沈老也笑了,「行,就算是打招呼了,去吧,看下面那麼多人好像都在等你們呢。」

顧喬喬和褚成峰離開了。

館長還是遺閡豢諂。

沈老看了一眼下面的場地,忽然問身旁的館長,「老祝啊,剛才搶玉笛的是御寶軒的人嗎?」

「嗯,確實是御寶軒的人,大的是顧城的長女,據說剛剛被撤職。」說道這裡館長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據說是私自壓下了顧喬喬父親寫的文學稿件,被處理了……」

這話的信息量很大。

沈老默不作聲了。

停滯了一下,就站起身來,小兵忙上前,跟在了沈老的身後,隨後,又悄悄的離開了這裡。

顧喬喬沒有和那些人去慶祝。

商晴拉著顧喬喬的胳膊不撒手,後來還是顧喬喬說過兩天一定陪她去逛街才勉強的鬆開了。

褚成峰送顧喬喬回家了。

隨後帶著一眾哥兒們去狂歡去了。

雖然很想今天的功臣也出場,但是一想到秦以澤,卻還是馬上歇了這個念頭。

顧喬喬到了家裡的時候,也已經是晚上了。

秦奶奶做好了飯菜,正在等大家回來吃晚飯。

顧喬喬拎著包包就進了客廳。

秦奶奶看到顧喬喬,眉開眼笑,拉著顧喬喬一起吃冰鎮西瓜。

她不知道顧喬喬去做什麼了。

卻也聰明的沒去問。

因為她知道,顧喬喬是一個心裡有數的孩子。

等晚上收拾好廚房之後,顧喬喬回了自己的屋子。

拿著玉笛坐在了書桌前,看著手裡的玉笛,有些興奮有些期待。

玉笛並不是真正的玉笛。

只不過是雕刻成了玉笛的樣子。

是用上好的翡翠,長度約二十幾厘米。

粗細倒是和竹笛差不多。

兩頭是死心的。

這種機關的奧秘就在刻了名字的竹葉上。

她按照手指的感覺,在竹葉上按了幾下,噠一聲,玉笛的中間被一分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