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0章 玉笛里的珍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0章 玉笛里的珍珠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中間顯露出一個空槽。

裡面躺著一排色澤圓潤的珍珠,淡淡的玫粉色,在燈光下泛著柔和而又美麗的光澤。

大小均勻,一共有十八顆。

在珍珠的一側,有一個摺疊的方方正正的宣紙。

顧喬喬心尖一顫,小心翼翼的將宣紙拿出來。

這紙條應該放在這裡有幾十年了,因為差不多真空一般的環境,所以保存完好。

顧喬喬一點點的打開。

裡面寫的話不過寥寥數筆,卻讓顧喬喬眼眸瞬間濕潤起來。

這是永遠都無法親手送出去的禮物,也或者收禮物的人,也永遠都收不到了。

這是爺爺給他的娘親的生日禮物,是在他十歲那年刻的。

據說將珍珠放在玉質的器皿里養上三年,顏色就會發生變化。

是有些像桃花的顏色。

所以,十歲的顧坤就雕刻了這個玉笛,然後做成了機關盒。

將珍珠放在了裡面,準備著在幾年後,在娘親三十歲生日的時候送給她。

可惜,沒等送出去呢,就離開了家。

而這珍珠,一養就是五十多年。

顧喬喬沒有去動那些好像桃花瓣一樣的珍珠,心裡想,假如於奶奶是自己的太奶奶的話,這禮物她就替爺爺送給她吧。

顧喬喬小心翼翼的將紙條又放了回去。

隨後按住了開關,合上了玉笛。

外表看起來渾然一體,誰都不知道這裡面藏了東西。

可這玉笛又是怎麼落在了顧城的手裡的?

那顧清風知道嗎?

想到這裡,顧喬喬的眉頭卻微微的蹙了起來。

爺爺離家出走,似乎沒打算回去,所以才拿走了玄龍盒。

那是爺爺最喜歡的。

可是顧清風說母子二人一起離開的。

假如是一起離開的,爺爺為什麼不帶著玉笛呢。

也或者爺爺和太奶奶根本就沒有一起離開?

顧喬喬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這裡面肯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還有林清歡。

她沒想到她竟然認識顧城一家,而且看起來關係還不錯的樣子。

那麼,在上輩子她不幸的人生里,是否有林清歡的手筆?

不是她草木皆兵。

林清歡和秦老太爺的關係好,自然也會第一時間知道她的行蹤。

可是,這些卻無從查證了。

顧喬喬將玉笛放好,洗漱好之後,安然的入眠了。

而在北山別墅。

聽完顧雅靜和顧雅蘭添油加醋的話之後,寧宛如氣的臉色鐵青。

一個兩個的,都不爭氣。

顧建生給顧喬喬送去了二十萬。

艾琳娜則是將價值不菲的絕品翡翠玉笛輸給了顧喬喬。

她越想越氣,實在忍無可忍,揮起手,一巴掌打在了艾琳娜的臉上,怒罵道,「沒有金剛鑽,就別攬這個瓷器活,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嗎,跟你的媽一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東西1

顧雅靜和顧雅蘭幸災樂禍的笑著。

被寧宛如瞪了一眼之後,才有所收斂。

寧宛如罵了一會之後,才憤憤然的坐在了沙發上。

顧雅靜忙給她到了一杯茶,而這個時候,顧城走了進來。

看到了客廳的幾個人,也是怒火中燒。

那個玉笛是他從顧園大少爺顧坤的書房偷拿出來的。

沒敢放在家裡,就交給了阿蓮保管,結果呢,被這個逆女偷拿了出去,做了彩頭,然後輸給了顧喬喬。

在惱怒怨恨的同時,顧城也同樣心驚不已。

難道這是天意嗎?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顧城和寧宛如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他罵了艾琳娜幾句后,就將三個女兒趕出去了。

隨後,恨恨的坐在了沙發上。

大口的喝下了一杯涼茶后,才感覺好了很多。

寧宛如強行的壓去了心底里無邊的怒火和煩躁,和顧城說了自己的想法。

顧城先是一愣,隨後恍然大悟。

這是一個好主意埃

尤其對於目前的屢屢受挫的情勢來講。

隨後母子二人又細細的將計劃完善。

因為要找到一個合理的借口,去揭開顧喬喬一家身世的面紗。

也讓顧清風打消對他們的懷疑。

還有,還可以讓顧喬喬一家對他們感恩戴德。

這樣才更方便以後的掌控。

而此時,已經是月上中天了。

艾琳娜來到了帝都最大的賓館,拿著房卡堂而皇之的進了頂層的vip客房。

打開門之後,快走幾步,將一個背對著她的男子摟住,隨後又委屈的哭起來。

男子身姿偉岸,年齡大約有二十**歲,頭髮深褐色,五官深邃,皮膚白皙,是一個很英俊的混血兒。

他慵懶的靠在沙發上,沒去看背後的艾琳娜,依然專註的看著電視節目。

艾琳娜似乎察覺到了什麼,緩緩的送開了手。

老實的站在了男子的背後,低著頭說,「是我太輕敵了,對不起,給俱樂部丟臉了。」

男子靜默了一瞬,薄唇緩緩的勾起,一開口就是流利的漢語,「你們國家不是有句老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嗎,這不是很正常嗎?」

「你不怪我?」

「你說呢?」男子淡淡的反問道。

而此時,看似平靜的男子,身上卻忽然悄無聲息的染上了一抹殺氣。

似乎,只要轉身,就可以一下子扭斷艾琳娜的脖子

艾琳娜渾身一震,垂在身側的手緩緩的攥起,幾息后,才顫聲的問,「您需要我做什麼?」

「那個女孩叫什麼?」

「顧喬喬……」

「想辦法將她引進我們的俱樂部。」

「可是……」

「嗯?」男子略微的提高了聲音。

隨即斜睨了一眼艾琳娜。

艾琳娜點頭,艱澀的開口道,「好,我盡量吧……」

男子這才轉頭繼續看電視,片刻之後,看到艾琳娜依然站在沙發前,看到她臉上的巴掌印,想了想,淡淡的開口道,「好了,不為難你了,想辦法讓我和她見一面即可。」

艾琳娜神色一松,舒出了一口氣,隨後,撲進了男子的懷裡,迷戀的眼神看著他,剛要吻他,卻被男子懶懶的推開,似笑非笑道,「你今天不累嗎?」

艾琳娜凝眸看向男子,緩緩的站起了身子,恨恨的一咬牙,氣呼呼的離開了。

此時早已經是月上中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