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2章 她的愛情在地獄的業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2章 她的愛情在地獄的業火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變成了粉色,好像桃花瓣的顏色。」顧喬喬的手按在了傷口上,卻抬眸看向秦以澤,詫異的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在一個孤本上看到的。」秦以澤淡淡的回道。

顧喬喬再次地下了頭。

秦以澤卻不動聲色的傾下身子,低聲說道,「你今天拒絕了館長的建議,覺得可惜嗎,是不是這婚姻束縛了你的身份?」

顧喬喬搖頭,「沒有啊,我是真沒那個興趣,而且,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進了那個國家隊,就只能訓練和比賽了,對我來講根本就不現實。」

「那你當時說的話都是真心話?」秦以澤循循善誘道。

顧喬喬看向秦以澤,不疑有他,很是堅定的說,「當然是真心話,都是真的,我可沒騙他。」

秦以澤忽然輕笑出聲,「你說做一個好妻子好媽媽那也是真心話了?」

聲音雖然帶著戲謔,但是卻掩藏一抹無人可知的忐忑和期盼。

顧喬喬一下子愣住了。

她想起了自己的確實說過這樣的話。

可這個秦以澤,竟然敢誘導她!

顧喬喬的小臉有些羞惱的染上了紅暈,她稍微一使力,按向了秦以澤的傷口。

秦以澤雖然覺得這點力量是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卻還是很配合的驚呼出聲。

「不許在說話。」顧喬喬著小臉警告道。

秦以澤靜默了一瞬,嘴角帶著一點得逞的笑意,不過卻果真不在開口了。

而是身子朝著沙發的靠背慵懶的靠過去,隨即有些疲憊的閉上了眼睛。

長長的睫毛在眼瞼處投下了如月牙一般的暗影。

神色卻似乎很是安心。

顧喬喬這才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手指按在傷口處的力道又變得輕柔了。

秦以澤的傷口似乎傷到了筋骨。

又過了幾分鐘,顧喬喬收回了手,然後輕輕的給他包紮起來。

隨後卻聽到了秦以澤平穩的呼吸聲。

顧喬喬仔細的看了一下,是真的睡著了。

顧喬喬輕輕的站起來,看著秦以澤有些不舒服的睡姿,還是沒能做到就這麼離開。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緩緩的伸出手,扳過了秦以澤的肩膀,將他的頭放在了沙發的枕頭上。

她的姿勢和摟著秦以澤沒什麼兩樣,鼻端只聞他清冽的氣息,似乎連輕輕淺淺的呼吸都拂在了她的臉頰。

顧喬喬漲紅著臉,咬著牙將秦以澤的身體放到了沙發上,又拿過來一個毛巾被,蓋在了他的腹部。

隨後,顧喬喬關上了檯燈。

月光從另一側的窗戶投射進來,溫柔的將身姿頎長的男子籠罩祝

顧喬喬眸光里滿是複雜和無人可知的思緒。

半晌之後,她才悄悄的回了自己的室。

而秦以澤卻似乎睡得很熟。

眉頭舒展,嘴角微微的翹起,似乎,在做一個很美麗的夢一樣。

而顧喬喬卻久久不能平靜。

她知道,如今的秦以澤對她的感覺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而她在知道真相之後,對秦以澤的最後的一點怨恨也煙消雲散了。

剩下的只有感激。

感激他在那麼多的事情發生后,依然沒有放棄她。

可是,這感激真的僅僅是感激。

感激不代表愛情。

上輩子的她對不起秦以澤和秦家的地方很多,這輩子也只想在可以的範圍內,給他們補償。

可是,這不代表她要和他生活下去。

寧宛如老奸巨猾又狠毒無情,沒有達到目的,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上輩子她已經連累了秦家,這輩子,她不能在連累他們了。

如今,她接連對著他們出手,雖然都是小事,但是卻也讓一向處於掌控地位的寧宛如和顧城感受到了挫敗。

顧家的產業不止一個御寶軒,還有玉雕坊,而玉雕坊的背後,還有一個玉石礦。

這樣的產業,對於顧城來講,吸引力是巨大的。

都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顧城也不能免俗。

所以,接下來的事情誰都無法預測。

而她還沒有證據將寧宛如和顧城送進監獄去。

其實,說白了,這是一場很殘酷的鬥爭。

顧喬喬不管顧清風舍不捨得,她下手都不會留情。

她不為了顧家的產業,只為了上輩子慘死的家人,都要將寧宛如和顧城打到塵埃里。

讓他們永遠都不能翻身。

可是,這過程註定艱辛而又危險。

她不能將秦家拖進去。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她真的已經不愛秦以澤了。

一個人不可能愛同一個人兩次。

而她,其實已經沒有了愛人的能力。

兩輩子的時光,讓她那自認為燦爛明媚的愛情在地獄的業火里,早已經焚燒殆荊

而她,也真的不想秦以澤像她那樣愛而不得。

秦以澤是一個好男人。

冷漠疏離不是他的錯,是她不該將這樣自由不羈的他強行的拉進婚姻生活里。

她想,明天應該找個機會和秦以澤談一談離婚的事情了。

趁著一切都沒發生前。

顧喬喬輾轉反側,卻直到天明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卻沒有想到,等她醒來的時候,秦以澤已經出門去了。

而秦家靜悄悄的。

早餐放在了餐桌上。

她竟然起得這麼晚。

顧喬喬匆匆的吃了早餐,隨後就要出門去醫院的時候,客廳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秦家有兩部電話。

書房裡的,差不多是私人電話了。

只有相熟的好友才使用那個。

而客廳里的,就是秦家的同事和朋友間往來用的。

顧喬喬沉吟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萬一是秦奶奶打給她看她醒沒醒的呢?

顧喬喬接起了電話,卻是一個陌生的女人聲音。

等聽到顧喬喬的聲音時,對方似乎驚喜的提高了聲音,語速極快的說,「你是顧喬喬吧,我是艾琳娜,昨天我們賭過箭的……」

「有事嗎?」顧喬喬先是一愣,隨即皺眉問道。

「你能出來嗎,我想和你見一面,我很佩服你,也輸的心服口服,所以我和想和你談論下射箭的技巧,和你學習一下,好不好?」艾琳娜軟聲的懇求道。

顧喬喬冷笑,昨天輸了的艾琳娜可沒看出哪裡心服口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