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3章 惺惺作態的老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3章 惺惺作態的老女人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而且,一夜過後,就要和自己共同討論和學習,鬼才相信呢。

顧喬喬果斷的拒絕,「我沒時間,對不起,我掛電話了。」

說著,顧喬喬不等對方反應,很是利落的掛斷了電話。

那一頭的艾琳娜聽著聽筒里傳來的嘟嘟聲,氣的將電話摔在了桌子上。

好不容易要到了秦家的電話,也幸運的是顧喬喬本人接的電話,可是卻被斷然的拒絕了。

不識好歹的東西。

如果不是西諾看中了她,想將她吸收進俱樂部里,她才懶得搭理她呢。

沒去報復她,已經是她的仁慈了。

艾琳娜死死的皺著眉頭,西諾的命令不得不執行

那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只有她知道。

而他背後神秘的西諾家族,更是有著不為人知的權勢。

她如今的一切都靠西諾賜予。

沒有了這些,她和母親還有弟弟在顧家生存會是多麼的艱難簡直不敢想象。

她不能回到從前那見不得光,靠著奶奶僅有的憐憫活下去的生活。

她想,她是不是應該親自去秦家一趟了。

而顧喬喬放下電話之後,背上挎包出門了。

她要去看看玉雕坊到底是什麼樣的。

等到了醫院的時候,走廊門口的保鏢看到是她,很痛快的放了行。

顧喬喬推開了病房的大門。

顧清風看到是顧喬喬,神色瞬間就柔和了下來,他招呼著顧喬喬到她跟前坐下。

顧喬喬打量了老爺子一眼,還行,氣色比前幾天還要好。

看來在過一個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而那個時候,她也離開邊城差不多有二十多天了,該回去看看於奶奶到底怎麼樣了。

而目前來看,寧宛如根本就不知道於奶奶這人的存在。

所以,於奶奶相對來講,很安全。

她對著老當家的微微一笑,「您的氣色好多了,我想用不上一個星期,就可以下床走路了。」

「嗯。」顧清風點點頭,笑得很慈祥,「借你吉言,我也想早日離開這病床埃」

顧喬喬勾了勾嘴角,心裡想,假如你還不保護好自己,這病床你怕是不好離開了。

想是這樣想的,顧喬喬不可能說出來,她開口道,「老當家的,我今天想去玉雕坊看看,不知道顧伯這裡能不能離開一會?」

「可以,沒問題。」顧清風似乎早就猜到了顧喬喬的來意,對著顧伯說,「你現在就送喬喬去玉雕坊。」

「好。」顧伯痛快的答應下來。

而顧喬喬卻還是有點擔憂的問道,「老當家的,您自己一個人在這裡,行嗎?」

顧清風不在意的一揮手,意有所指道,「放心吧,有一有二,不會再有三了。」

顧伯帶著顧喬喬剛要走,顧清風卻想起來早晨聽到的事情,問顧喬喬,「喬喬,你先等下,我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兒?」顧喬喬停下腳步。

「昨天下午你在射擊館贏了一個玉笛,是嗎?」

「是啊,據說是御寶軒的鎮店之寶,中間還差點被您的孫女顧雅靜給搶走,怎麼,您也想要回去?」

顧喬喬半真半假的問道。

顧清風一噎,隨即不悅的瞪著顧喬喬,「怎麼,在你眼裡我顧老頭就是這樣輸不起的人嗎?」

顧喬喬笑了,「您當然不是,我開個玩笑而已,您可別當真。」

「那玉笛什麼樣子?」顧清風和緩了聲音問道。

顧喬喬描述了一下玉笛的樣子。

說完之後,顧清風和顧伯交換了一下神色。

沒錯,就是二十幾年前丟失的那一個玉笛,是顧坤小時候雕刻的,本來放在他的書房,後來不見了。

而後恰巧趕上運動,這事就被耽擱了。

然後再也找不到了

卻沒想到竟然在顧城的私生女的手裡。

不用說了,那一定是顧城偷的了。

顧清風的臉色不大好,揮揮手,示意顧伯帶著顧喬喬趕緊去玉雕坊。

而他則是將頭轉到了窗戶處,壓去了自己心底的憤怒。

偷?

這個字眼多麼的可恥埃

他給顧城的還不夠多嗎,在坤兒離開后,屬於坤兒的那一份父愛,他甚至都給了顧城。

可是沒養出一個孝子,卻養出了一個賊,一個心比天高的賊!

都說羊肉貼不到狗肉上,不是自己的骨血就是不行,這一刻的顧清風腸子都悔青了。

顧伯帶著顧喬喬朝著走廊的盡頭走去。

這裡走廊很安靜,行走的都是顧伯安排的醫生和護士

而就在走出走廊的那一刻,顧喬喬再次的看到了寧宛如。

穿著素色的旗袍,披著一件白色的真絲披肩,如果不是知道她的年齡,誰都不會相信這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

看起來也就頂多五十多而已。

雍容華貴,一看就是富貴堆里養出來的。

顧喬喬心底泛起冷笑,多麼偉大的顧清風埃

自己妻離子散,卻讓這一對母子和她的一家享受著顧家的富貴榮華。

顧喬喬抿緊了紅唇,掩去了眸子里的異色,只是用淡淡的眼光看著寧宛如。

顧伯不悅的皺緊了眉頭。

剛要說話,卻發現對面的寧安如一聲驚呼,雙眼瞪的老大,似乎不可置信的看著顧喬喬,片刻之後,手指有些顫抖的從胳膊上的挎包里拿出了一副眼鏡。

顫抖的手戴上之後,指著顧喬喬,顫聲的喃喃道,「玉姐姐,你是玉姐姐?」

真他么的會演戲。

顧喬喬心底嗤笑不已,卻故作不解的看著對面惺惺作態的老女人。

顧伯皺了皺眉頭。

這二夫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卻還是開口道,「二夫人,老當家的身體不好,不想見你,你回去吧。」

寧宛如似乎才發現顧伯,然後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嘆息道,「老了老了,這眼神也不好了,玉姐姐怎麼可能這麼年輕呢?」

接著不等顧伯,盯著顧喬喬眼神熱切的問道,「孩子,你姓什麼?」

顧喬喬微微一笑,「巧了,和顧老當家的一個姓。」

「這麼巧?」寧宛如驚訝極了,皺著眉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卻忽然又開口道,「看我,想玉姐姐都想的魔障了,竟然覺得這孩子好像玉姐姐的後人,怎麼可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