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4章 她的心底浮上一股異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4章 她的心底浮上一股異樣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伯看著寧宛如,一時之間竟然分不清這女人哪句話是真,哪句話是假了。

片刻后才幹脆的說道,「二夫人,記住自己的本分,也記住老當家的話,請回吧。」

既然聽不出真假,那麼索性不說話了。

乾脆利落的趕走,才是真理。

寧宛如微微的嘆氣,眼底瀰漫著水汽,「不看就不看吧,老當家的對我恩重如山,只希望我能死在他的前頭,這樣,也免得我難過傷心了……」

顧喬喬心裡說,你肯定會死在顧清風的前面,放心吧!

顧伯不是一個善言辭的人,而顧喬喬也不想和這個老太太說話。

所以,這裡就變成了寧宛如一人自說自話了。

但是,她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用絲質的帕子擦了擦眼角,寧宛如自嘲的笑了笑,凝眸盯著顧喬喬好一會,對顧伯開口道,「我走了,將我的祝福轉達給老爺子,只希望我能幫他做點事。」

顧伯沉默了一瞬,「好。」

寧宛如倒也沒在說話,而是轉身就走。

顧喬喬看著她的背影,眉頭微微的蹙起來,為什麼她感覺寧宛如似乎是沖著她來的呢?

還有,寧宛如不是應該極力的遮掩自己身世的奧秘,為什麼卻主動提起了自己像玉娘的事情?

她要做什麼?

暗的不行,來明的嗎?

顧伯叮囑了門口的保鏢幾句,然後才帶著顧喬喬朝著外面走去。

到了醫院的廣場,就看到寧宛如上了一輛小轎車,然後揚長而去。

顧伯打開了車門,讓顧喬喬上了車,隨後朝著玉雕坊的方向駛去。

醫院距離玉雕坊有些遠。

一路上顧伯顯然在考慮寧宛如為什麼突然來醫院,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而顧喬喬也同樣如此。

所以,車裡就顯得有些沉默,她的視線看著窗外。

卻忽然發現街道旁的一個咖啡廳的窗戶前,坐著的那個男子好像是秦以澤。

而對面的女人頭髮很長,有點像林清歡。

只不過一閃而過。

等在想仔細看的時候,車子已過去了一段距離。

顧喬喬回頭看了看,卻什麼都看不到了。

她的心底浮上一股異樣的情緒。

真的是秦以澤和林清歡嗎?

顧喬喬放在膝蓋上的手,攥了攥,又悄悄的鬆開了。

而此時,這家臨街的咖啡廳里,秦以澤坐在咖啡椅上,清冷的目光看向林清歡,淡淡的開口,「我在問你一遍,你和楚藍或者朱曉紅真的沒通過電話?」

林清歡臉色變了變,咬著嘴唇,忽而抬眸看向對面清俊如畫的男子,掩去了心底的悸動,點點頭,聲音似乎很歡快,「沒通過電話,給她們打電話也不方便埃」

秦以澤深如潭水的眸子掃了一眼林清歡,眼底劃過一抹冷意,他站起了身子,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林清歡,勾起嘴角,聲音帶著冷意,「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說完,轉身不疾不徐的離去。

林清歡痴痴的看著秦以澤的背影,直到消失,才收回了視線。

她坐在那裡,低垂著頭,長發擋住了她的臉頰,誰都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玉雕坊就在御寶軒後面的另一條街道。

這裡僻靜了許多。

是一間單獨的四合院。

面積很大,臨近的也都是同樣的建築。

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比正街的人,悠閑了許多。

顧伯和顧喬喬站在了朱紅而又斑駁的大門前。

顧伯抬手敲門。

很快,大門就被打開了。

是一個臉部有一道傷疤的老頭,佝僂著腰。

看到顧伯的時候,咧開嘴角笑了,隨後看向顧喬喬,用詢問的眼光看著顧伯。

顧喬喬拿出了木鑰匙。

顧伯開口道,「以後這孩子可以隨意的出入咱們玉雕坊。」

「喔……」老頭愣怔了一下,卻隨即點點頭。

然後閃開身子,讓兩個人進來了。

有些陳舊卻堅實無比的大門再度被關上。

顧喬喬好奇的看過去。

院子里的四周竟然種的都是花椒樹。

然後院牆上爬著開著喇叭花的爬山虎。

中間一條是鵝卵石鋪的石子路,在院子的兩個角落,放著那種很厚重的大水缸。

走進正房的時候,就聽到了裡面傳來了嗡嗡的機器聲。

這個聲音顧喬喬熟悉。

是切割機切割玉石的聲音。

到了裡面,卻發現這裡被隔成了一個個的小房間。

雕刻師傅的年齡都不校

不過這裡的氣氛很悠閑。

有的在喝茶,有的在看書,而有的則是在精雕細琢。

個人有個人的看家本領。

顧喬喬的雕刻技藝,是顧家的正統,也學成了圓雕,鏤空雕,深淺浮雕的技法。

除了年齡和經驗,她只在這些人之上。

所以,顧喬喬沒有進去看。

有幾個老師傅看到顧伯進來,都笑著打招呼,同時好奇的問顧伯,顧喬喬是誰?

顧伯在這幾十年裡,可從來沒帶外人來過這裡。

「這是顧喬喬,老當家的特許她可以隨時出入玉雕坊,來……喬喬,和眾位爺爺見個面問個好。」

顧喬喬依言和這些老頭打了招呼,臉上笑意盈盈。

姓顧?

老頭們對視了一眼。

這是顧老當家的親戚?

看樣子是了,否則,怎麼會讓她隨時出入玉雕坊呢。

顧伯又帶著顧喬喬去了後院。

這裡堆滿了玉石原石。

都是從滇南的玉石礦運回來的,大大小小,什麼形狀的都有。

顧喬喬到了這裡,就感覺到手指尖有些發燙。

她想,也許是這裡面有翡翠的緣故吧。

顧喬喬看著院子里的玉石原石,說顧清風富可敵國有些誇張,但是他的財富確實驚人。

她站在那沒有動,這個時候沒有賭石一說,而她也沒打算來這裡撿漏。

轉頭對著顧伯說,「顧伯,我們走吧,老當家的一個人在醫院還是讓人擔心。」

顧伯點頭,知道顧喬喬說的有道理,於是帶著顧喬喬離開了。

顧喬喬讓顧伯將她放在古玩街的路口就可以,顧伯也確實惦記著醫院的顧清風,於是自行開車離去了。

顧喬喬站在路旁,看了不遠處矗立的御寶軒一眼,朝著公交車站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