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8章 所以,他躲了她三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8章 所以,他躲了她三天。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他的聲音很輕柔,卻一字一句,帶著震撼人心的力量。

對於這一點,顧喬喬從來沒質疑過。

顧喬喬咬了下嘴唇,緩緩的點頭,柔聲的說,「我相信你。」

秦以澤依然凝眸看著她,有著不同於以往的專註。

瞳孔深處似乎翻湧著滾滾濃墨。

那雙燦若星子的眼眸似乎包含了千言萬語,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半晌,那千言萬語才化為一聲輕嘆,手輕輕的抬起,將顧喬喬被風吹散的一縷髮絲掖在了耳後。

看顧喬喬滿是信任清澈如水的眼。

他的心中充斥著酸澀。

喬喬,喬喬……

你現在是不是想馬上離開我,離開秦家?

是嗎?

受傷的那一晚,他在顧喬喬的眼中看到了決然。

所以,他躲了她三天。

秦以澤收回了手,卻看到了顧喬喬瞬間羞紅的臉頰,如三月的流風,吹過了五月的桃花瓣。

他想,她還是愛他的吧。

否則,對於他的碰觸為什麼沒有厭煩,而只是羞惱?

她只是為了他不知道的心結,在除夕的那個下午,在她剛剛清醒的時候,被她埋在了心底的最深處。

他想,如果解開了她的心結,那個笑的燦爛而又明媚,滿心滿眼都是他的女孩,是不是就會回來了?

他在顧喬喬發作之前,收回了所有翻湧的思緒,正色道,「我們去前面電話亭給褚成峰打個電話。」

說著,不等顧喬喬說話,一踩油門,吉普車朝著前方的馬路拐去,隨後匯入了滾滾的車流中。

顧喬喬再一次懊惱的皺著眉。

兩隻手的手指胡亂的攪在一起。

為什麼每一次和秦以澤在一起都疏於防範呢。

而且,每一次都不能及時的躲開。

由著他做些親昵的動作。

是她太笨了嗎?

不是吧。

那麼就是秦以澤動作太快了。

快到她都沒來得及反應。

而等她反應過來后,秦以澤卻又是一本正經的樣子,似乎什麼都沒發生。

讓她好像一股勁打在了棉花上。

顧喬喬憤憤然有些挫敗的扭頭看向了窗外。

很快,到了前方的一個電話亭。

秦以澤下了車,示意顧喬喬坐著別動。

他去電話亭裡面打電話。

很快,他就放下了電話,然後就在電話亭旁等了起來。

應該是在等褚成峰的消息吧。

頎長的身姿隨意的靠在電話亭的柱子旁,微微抬頭,白衫黑褲,如芝蘭玉樹。

這一刻像極了一副暈染了詩意的水墨畫。

卻在下一刻,似乎察覺到顧喬喬在注視著他一樣,秦以澤轉過了頭。

凝眸看向顧喬喬。

她也很是淡定的和秦以澤對視了幾秒,隨後雲淡風輕的移開了視線。

裝模做樣,她也會呀。

秦以澤的唇角漾開了一抹笑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電話亭的老大媽將桌子上的電話遞給了他。

秦以澤拿起了話筒似乎在凝神細聽。

顧喬喬也有些緊張的再度盯住了秦以澤。

不一會,他放下了電話。

隨後又撥出了幾個電話之後,才大步流星的朝著吉普車走來。

「找到了嗎?」顧喬喬急切的問道。

「嗯,那輛車已經出了帝都,不過距離尚可,我們現在就去追。」秦以澤說完之後,對著顧喬喬沉聲道,「坐穩了,別怕,會追上的。」

說著一踩油門,吉普車如離弦之箭一般的朝著帝都南部的馬路疾馳而去。

車子開得飛快。

顧喬喬緊緊的握著車的把手,除了面色有點蒼白外,其他一切都好。

秦以澤眼眸劃過一抹讚賞。

隨後沒在加速,而是按照剛才的速度迅速前行。

「那麵包車的人是壞人吧,是誰知道嗎?」顧喬喬忽然開口問道。

秦以澤點頭,「人查出來了,是一個倒賣人口的人販子,和前段時間火車上的人應該是一條線上的,公安一直在抓他,沒想到這次倒是露了行蹤。」

顧喬喬大吃一驚。

是那個組織嚴明的團伙嗎?

顧喬喬看了一眼認真開車的秦以澤,不在說話,將疑問都壓在了心底。

秦以澤在開車,她不能再讓他分神。

顧喬喬有點汗顏,她竟然剛剛才意識到這個問題。

吉普車很快出了帝都城。

方向是南方。

這樣的路線,應該是西南大山的深處。

顧喬喬眸光漸漸寒涼。

她還有一個夢魘,那就是那個毀了她一輩子的山村。

寧宛如狠毒如惡魔,而那個山村的老太太就是惡魔的幫凶。

通紅的火炭落入喉嚨的那一刻,她簡直如在地獄。

她最後沒死,只是不能說話了。

她以為是她命大。

當時沒多想。

但是如今想來,定是秦以澤在被關禁閉之前為她找了最好的醫生。

而且,那個山村最後據說解救出不少被拐賣的婦女。

雖然這是發生在三年後。

可是,如今也未必就沒有這罪惡。

顧喬喬握住的手,緊了緊。

她還是太弱了埃

不知不覺,太陽竟然朝著西面的山巒隱去。

來來回回的,竟然是下午五點鐘了。

顧喬喬有些愧疚。

總說不牽連秦以澤,卻每次都將他扯進來。

她覺得自己現在越來越虛偽了。

有點心口不一。

這樣矯情的女孩是她顧喬喬嗎?

她緩緩的坐直了身子。

眼角的餘光看向了秦以澤,隨即又悄悄的收回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前方出現了一輛和艾琳娜形容的差不多的東風麵包車。

秦以澤眯起了眼睛看了一下,心裡想,倒也膽大,竟然連車牌號都沒換。

想來是篤定沒人看到吧。

畢竟,不是劫持,而是安曉彤主動的上了車。

顧喬喬也看到了,忙問秦以澤,「是這個吧,車子我不認識,我記得車牌號。」

秦以澤點頭。

加大了馬力朝著麵包車追去。

麵包車的速度也很快,前方出現了岔路口,麵包車朝著右側的黃沙路開去。

吉普車也隨後跟上。

只是因為距離的原因,只差一點,就可以逼停麵包車了。

這條黃沙路很窄。

只能有一輛車通過。

路旁是排水溝。

好像是通往不遠處的某一個村鎮的。

顧喬喬想,也許那裡有他們的據點吧。

此時那輛麵包車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忽然的加快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