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30章 喬喬,你討厭我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0章 喬喬,你討厭我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由著公安的車還有褚成峰的車超過了他們。

秦以澤依然用平穩的速度開著車。

還沒有到帝都,此時的他們行駛在郊外的原野上。

布滿晚霞的天空與一望無際的綠色的大地,在落日的金色光輝中融合在一起,暈染出令人心神俱顫的瑰麗色彩。

秦以澤甚至有種奇妙的想法,他想就這樣和顧喬喬一直開車行駛下去。

一直到時間的盡頭。

他微微垂眸,看向了身側的女孩。

陽光帶著火紅的餘暉,照的顧喬喬的臉紅撲撲的,紮起來的馬尾有些歪了,但是那雙清澈如水的雙眸卻格外的明亮。

秦以澤握住方向盤的手微微一緊,忽然想起了一句話,目若清泉,眉若遠黛。

他的心口處忽然慌亂的跳了一下。

遙想起一年前與她拍結婚照片的時候,那一天是下著蒙蒙的細雨,如絲如線,打在了路邊花瓣上,滴落在水窪之中,濺起了一圈圈的漣漪。

她撐著小花傘,腳步歡快,也和今天這樣,目若清泉,眉若遠黛。

只是臉上帶著明媚的笑意。

似乎不在乎他的沉默不語,徑自的嘰嘰喳喳的說著她想說的話。

雖然天色陰沉,他卻覺得那花傘下的女孩,就跟一個小太陽一樣。

讓他那陰霾的心,也充滿了陽光。

也覺得,娶了這樣一個女孩,沒有想象中的難過,到好像鬆了一口氣一樣。

秦以澤在心裡嘆息,不到一年的時間裡,那個嘰嘰喳喳的女孩,就消失不見了。

從除夕那天開始,他再也沒聽到她對他嘰嘰喳喳的聲音。

是他的錯吧。

是他的淡漠和疏離,讓顧喬喬變了一個人。

於一年的時光里,就長成了另外一幅模樣。

可是,這樣子的她,他依然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喜歡的。

卻原來,真的有那麼一種感覺,無論對方變成什麼樣,他依然待她如初。

想到這裡,秦以澤不由得又看了顧喬喬一眼。

她穿著米黃色的襯衫,襯衫的下擺塞到了同色的窄腿褲里。

柔嫩的顏色顯得十九歲的女孩青春逼人,該豐的地方豐,該細的地方細。

像春日裡海棠花枝頭上的第一抹春光,傾城奪目。

秦以澤有些走神。

片刻后,才暗啞的有些煞風景的開口,「你餓了嗎?」

「不餓。」顧喬喬目視前方,脆聲的回道。

吉普車依然平穩的朝著行駛著,空氣中出現了一瞬間的凝滯。

秦以澤忽然覺得車裡有些悶熱。

平日里寬闊的似乎可以容納天空的心,這一刻,好像被堵了一團東西一樣。

他想,作為男人,他應該主動和顧喬喬談一談。

而不是躲避這個話題。

他緩緩的停下了車子。

轉身,如黑濯石的眼眸專註的看著顧喬喬。

而顧喬喬卻是一愣,從自己亂七八糟的思緒里反應過來的她,詫異的看著忽然停車的秦以澤,目露詢問。

秦以澤緩緩的開口,聲音低柔,「喬喬,我們談一談好嗎?」

喬喬?

他叫她喬喬!

這輩子從來都是連名帶姓的稱呼她為顧喬喬,這忽然間的叫起了她的小名喬喬!

顧喬喬心口一窒,幾息后,心又咚咚的跳起來,他要談什麼?

顧喬喬抿著紅唇,沒有說話。

眼神里卻閃過一抹戒備之色來。

秦以澤只當沒看到,開弓沒有回頭箭。

既然開了頭,就要利落的說下去。

「喬喬,你現在心裡是怎麼想的,還要和我離婚嗎?」

他輕聲的問道。

落日的餘暉,將他的側臉勾勒出一層淡淡的金色的光芒,讓他清俊的眉目添了一抹溫柔。

聲音雖輕,卻極是認真。

顧喬喬深吸了一口氣,也同樣認真的點頭,「是的,我們沒必要在繼續牽扯下去了,這樣對你對我都不好。」

秦以澤心底一沉,這是他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卻是他不想聽到的。

「記得你說要等三年後對吧?」秦以澤斂去了眸子里的暗沉之色,依然輕聲的問道。

顧喬喬覺得自己當時有點衝動,而是誰能想到,僅僅過去了幾個月,事情就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她找到了上輩子害自己滿門的仇人。

但是,卻依然是秦以澤幫助下做到的。

這一點,她不能否認。

她放緩了聲音,眉目柔和,「我當時那樣說,有點衝動,所以我希望這次回去就和組織遞交報告吧,這樣也不會影響你以後的生活。」

秦以澤的手,在方向盤上輕輕的敲擊了幾下,忍去了鬱結,忽然問顧喬喬,「離婚報告要重寫,這次我們是什麼理由?」

理由?

顧喬喬愣了。

上次不是說好了嗎?

「就說彼此沒有感情,這樣行嗎?」顧喬喬試探性的問道。

這個其實也是真實的情況。

秦以澤還沒有達到像她當初那麼愛他的地步。

頂多算是對她有了改觀,有了一點好感而已。

所以,現在的時刻,正好是懸崖勒馬的好時機。

秦以澤眉目微沉,似乎在認真考慮一樣。

顧喬喬有點緊張的看著他。

半晌,秦以澤才沉聲的開口,很是誠懇的問顧喬喬,「喬喬,你討厭我嗎?」

秦以澤心裡反覆的呢喃著這兩個字,叫出來之後,才發現喬喬這兩個字真好聽。

就好像那一次從她的嘴裡聽到阿澤一樣令人心動。

顧喬喬搖搖頭,雖然不知道秦以澤為什麼忽然這麼問,卻還是老實的回答,「不討厭。」

「恨我嗎?」

曾經糊塗,所以恨過你,但是現在早就不恨了。

「不恨。」她沒有一絲猶豫的說道。

他的喬喬就是這麼爽快。

愛與恨,總是這麼分明。

秦以澤再接再厲,「那你希望我被處分被降職被迫脫下這身軍裝嗎?」

啊?

怎麼問題一下子變得這麼嚴重呢?

顧喬喬似乎被噎住了。

秦以澤俊眉微挑,等著顧喬喬的回答。

眉目一派雲淡風輕,這人就是這樣,令人無可奈何的順著他的話朝下說。

「不希望。」

「喬喬,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呃……」顧喬喬感覺本來挺寬敞的吉普車似乎變得逼仄起來,硬著頭皮說,「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