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31章 我沒想過在嫁人(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1章 我沒想過在嫁人(加更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秦以澤微微一笑,眼波顯得越發流光溢彩。

「和我離婚後,你要馬上嫁人結婚嗎?」秦以澤的聲音繼續的在車裡緩緩的響起。

不過這句話似乎帶著不同於以往的戾氣。

而空氣也變得有些凝滯。

只是兩人都沒發現罷了。

什麼嫁人結婚,就是離婚了,她也不會在嫁人了。

用盡兩輩子的力氣嫁了一次,已經足夠了。

她猛然的搖頭,「不會,怎麼可能1

那凝滯的空氣又開始緩緩的流淌。

秦以澤眉目柔和,「既然你不急著嫁人,那麼在等一年吧,一年後我們就去辦手續。」

顧喬喬一愣,脫口而出,「為什麼?」

「因為這一年是我升職的關鍵時刻,不管我是什麼理由離的婚,都會影響我的升職,甚至都可能脫下這一身軍裝。」

「怎麼可能,你在危言聳聽。」顧喬喬不相信的指責道。

以秦家的門第和秦以澤的能力,怎麼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話你懂吧?」

「嗯,我懂……可是……」

「沒有可是,這個世界上想要爬的更高的人太多了,而我太年輕,所以,很多年齡比我大,自認付出比我多的人,對於我的存在是如鯁在喉,有了機會,自然會抓住,最好一棒子打死,讓我在也不能翻身。」

秦以澤半真半假很是平靜的述說道。

顧喬喬眨了眨眼睛。

他說的話,是實話,上輩子她就知道,秦以澤還被人舉報過。

不過那是在三年後了。

如今他這麼早就離開了邊城,而且還調進了帝都軍區,那是多少人擠破腦袋都想要進去的地方。

而他還是連升兩級,嫉妒他的人肯定眼睛就紅了吧。

顧喬喬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莫名的覺得,這樣糾纏下去,有點危險。

秦以澤掃了一眼顧喬喬的神色,接著說道,「我知道,喬喬是一個善良的好姑娘,絕對不想看到我離開我最喜歡的軍營,這樣吧,在這一年的時間裡,如果你有了喜歡的人,想要嫁給他,我馬上就和你去辦手續,這樣可以嗎?」

這話聽著好熟悉。

似乎她也和他說過。

顧喬喬終於開口,「那好吧。」

秦以澤眉目微動。

她又覺得不妥,接著說道,「你想多了,我沒想過在嫁人,一年就一年吧,等你穩定了我們去辦手續。」

她沒想過在嫁人?

秦以澤聰明的沒去繼續這個話題,不過心裡卻是愉悅的,對著顧喬喬伸出了手掌,「來,我們擊掌為誓吧。」

顧喬喬伸出了手,秦以澤的手緩緩的靠了上去,輕輕的拍了一下,隨後就轉身握住了方向盤。

他攥了攥方向盤,目不斜視,一字一句道,「我們回家吧。」

吉普車朝著帝都的方向再次的緩緩的駛去。

雖然太陽已經落了下去,天色有些發暗。

可是,秦以澤卻感到似乎在地平線上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顧喬喬卻總覺得,似乎有些什麼東西,在悄無聲息中發生了變化。

可這變化是好是壞呢?

顧喬喬搖搖頭,算了,不想了,反正目前最主要的也不是這事。

而且,她相信秦以澤。

這輩子他們都有了防備,寧宛如和顧城想要做什麼,可沒那麼容易。

而且,非常容易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就像顧雅靜一樣。

顧喬喬這樣想著,神態也變得輕鬆起來。

秦以澤眼角的餘光里,只見身側的女孩眉目漸漸的舒展,他也悄悄的舒出了一口氣。

軍綠色的的吉普車眨眼之間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天色之中。

翌日的清晨。

帝都的某家醫院的一處病房。

安曉彤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有些迷離的視線里,看到一個年輕男子低垂的眉眼,手裡拿著一本書。

卻久久沒有翻動。

是杜天?

安曉彤輕輕的翻身坐起。

細微的聲音還是驚醒了本就假寐的杜天。

他驀然的睜開了眼睛。

當看到已經坐起來的安曉彤,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你醒了?」

隨即開始站起來,因為動作急促,帶動了身下的椅子發出了很大的動靜。

他忙扶住了椅子,迅速的朝著外面跑去。

很快來了一個醫生和護士,檢查了一番之後,對著杜天笑著點點頭,「沒事了,在住院觀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謝謝錢伯伯。」杜天滿面笑容的說道。

錢醫生揮了揮了手,「這是我應該做的,好了,你照顧她喝點水吧……」

「嗯,我知道了。」

錢醫生帶著護士出去了。

安曉彤剛要說話,杜天就氣的一隻手叉在腰上,一隻手指著安曉彤,恨鐵不成鋼的數落道,「你笨死了,你蠢死了,同一個錯誤你犯了兩次,吃一百個豆你都吃不出豆腥來,你小孩啊,你去見顧喬喬,怎麼會上了別人的車,你沒長腦子嗎,你是不是不被人拐賣你就不死心,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顧喬喬發現了不對勁,你現在已經遠在千里之外的某處大山裡了……」

安曉彤的眼底浮上了一抹霧氣,她忽然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被騙那一刻的無助,昏迷前的絕望和恐懼,讓她再也控制不住了。

她抽泣著,斷斷續續的說,「車裡坐著你的鄰居方月琴,她身上有血跡,說和你一起坐車……出了車禍,你受傷很重,已經不行了,要見我……最後一面,我一時著急……我……嗚嗚……」

杜天一下子愣住了。

滿腹的火氣化成了柔腸百轉。

他走過去,輕輕的將安曉彤擁進了懷裡,拍打著她的後背,有些哽咽道,「傻丫頭,你以前不是說讓我去死嗎,現在還管我死活幹什麼……」

眼眸里卻瀰漫上一股陰沉,方月琴?

竟然是她騙了曉彤?

難道她和人販子是一夥的嗎?

一定是的。

杜天想到這裡,一手擁著安曉彤,一手拿起了床頭柜上的電話撥了起來,等電話接通之後,聲音陰沉的說道,「成峰,去幫我做件事,將方月琴給我控制住,別讓她跑了……」

電話那頭的褚成峰想,這是安曉彤醒了之後提供的信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