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32章 她卻總想將她推進地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2章 她卻總想將她推進地獄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安曉彤緩緩的止住了哭聲,哭了一下,感覺好多了。

然後她才發現自己是被杜天摟在懷裡的。

她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

慌忙的推開了杜天。

而杜天也正好打完了電話,看到安曉彤的樣子,也就順勢的鬆開了手。

可是,胸口處似乎還殘留著馨香柔軟的觸感。

他手握成拳,放在了唇邊,不好意思的輕咳了幾下。

而安曉彤則是低下頭。

半晌,杜天才開口道,「人販子已經被抓走了,和你在一起的還有另外三個女孩,也差點被拐賣……」

安曉彤驀然抬眸。

怔怔的盯著杜天。

眼底的羞澀一點點的褪去,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

漆黑如墨的雙眸翻湧著複雜難辨的思緒。

是寒涼,是仇恨,也或者是心傷和不解。

杜天心口一悸。

他從來沒看到這樣表情的安曉彤,似乎在眨眼睛就褪去了溫柔和純真,渾身滿是戾氣。

他再度靠前,雙手緩緩而又堅定的放在了安曉彤的肩膀上,柔聲的開口,「曉彤,別怕,都過去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以後再也不會了?」安曉彤喃喃的重複著,半晌才開口說道,「第一次被賣是我被人下了訂單,有人花幾萬要將我賣進大山裡去,第二次是用你的名義騙我上車,依然是要將我遠遠的賣掉,杜天哥哥,你說我到底得罪了誰?」

杜天大吃一驚。

他竟不知道安曉彤第一次被賣還有這樣的內幕。

他咬著牙,「你和我說說第一次到底怎麼回事?」

他剛回國不久,和安曉彤見過幾次,可是卻沒人告訴他原來安曉彤出事,竟然是被人下了什麼訂單。

安曉彤將在她第一次差點被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杜天說了一遍。

杜天氣的攥緊了拳頭。

他凝眸細想,對安曉彤說,「這第二次應該和第一次的人是一夥的,如今他們在公安局裡,相信很快就會水落石出的。」

安曉彤低下了頭。

杜天又想起一件事,嚴肅的問道,「你去中心大廈和顧喬喬見面,都有誰知道?」

安曉彤緩緩的抬頭,眸光里迸射出一股恨意,有些事情已經浮出了水面,可笑她還不相信顧喬喬的提醒。

她將她當成親姐姐,可是,她卻總想將她推進地獄里。

安曉彤一字一句,「只有安曉蘭知道。」

杜天眉目一凜。

手微微的攥起,安曉蘭,那個曾經對他表白卻被他拒絕的安曉蘭。

安家的養女?

安曉彤冷笑著開口,「我的性子你知道,我沒有恨不得我死的仇人,我在外面也沒有擋了誰的路,只有安曉蘭一直嫉妒我,我要是出事了,安曉蘭就是安家唯一的大小姐,我哥哥喜歡她,我媽也寵愛她,這安家……」

接下來的話安曉彤沒有說出來。

杜天心痛的看著面色陰沉的安曉彤,這接二連三的劇變,讓那個溫柔如水不諳世事的女孩變得凌厲和多疑起來。

是好事,也是讓人心疼的事。

「如果真是她,等待她的就是法律的制裁,曉彤,你是一個有福氣的女孩,所以每次都逢凶化吉。」杜天沉聲的安慰道。

安曉彤剛要開口說話,這個時候,病房的門被推開了。

進來一群人。

安奶奶,安父和安母,安曉彤的大哥安辰,還有看似有些憔悴的安曉蘭。

這些人是在昨晚得到消息的。

安董事長在外地出差,安奶奶和其他幾人昨天趕來了,而安奶奶急火攻心血壓升高,又是吃藥又是打針的,後來杜天就讓她們回去了。

此時是早晨五點多鐘。

安奶奶帶著人又來了。

看到孫女醒了,安奶奶上前,一把的摟住,嗚嗚的哭泣了。

而安曉彤被觸動了心事,又跟著哭起來。

安母尷尬的站在那兒,竟然沒有上前安慰。

臉色看起來也挺複雜的。

杜天涼涼的看了一眼安母,陰鷙的目光掃向了門口的安曉蘭。

安曉蘭也正在看他,卻被他這樣的眼神嚇得一哆嗦,忙慌張的移開了視線。

杜天冷冷一笑。

果然有鬼。

安母終於上前,拉開了安奶奶,看著床上的女兒,怨責的開口,「你也不小了,就不能讓人省點心,一次兩次的,都不長點記性,陌生人的車能上嗎,學學你姐姐,遇事多動動腦子不行嗎,就非得這麼不安生的將家裡攪得天翻地覆你才高興嗎?」

屋子裡一下子靜默了下來。

杜天擰緊了眉頭。

安董事長不悅的瞪了一眼安母,「怎麼說話呢,孩子被嚇成這樣,你不說安慰安慰,還責怪起來,有你這麼當媽的嗎?」

安曉彤推開了安奶奶,以前聽到安母這樣的話,她都會難過好幾天。

而且還無數次反思自己的行為,到底哪裡做的不好,惹媽媽不高興了。

如今卻發現,不是她做的不好,是她無論做什麼,媽媽都不高興。

她難過極了。

眼底瀰漫上了水汽,緊緊的攥著雙手,除了難過,她更多的是心寒。

這不是她的親生母親,這是安曉蘭的。

她只是安曉蘭的親媽。

想到這裡的安曉彤自嘲的一笑,輕輕的推開了安奶奶,為她擦去了臉上的淚水。

隨後目光直直的看著安董事長,一字一句的說道,「爸,今天正好在醫院,我想化驗一下血型,我覺得你們弄錯了,安曉蘭其實才是我媽的親生女兒,我才是領養的。」

安董事長氣的瞪了安母一眼。

這女人心裡有毛病,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不喜歡曉彤。

安奶奶氣的也瞪了安曉彤一眼,「胡說什麼,你就是我的親孫女,我是親眼看著你出生的?」

「奶奶,我是她生的嗎?」

「你當然是。」

「可是,這個世界上有親媽這麼對待女兒的嗎,我才二十一歲,差點被人賣進深山,按照正常的母親來講,不是應該和奶奶您一起抱著我哭嗎,問我受沒受苦,挨沒挨打,而不是上來就是一通責罵礙…」

說著說著,安曉彤就哽咽起來。

安母的臉色沉了下去,剛想要開口,安曉蘭卻忙拉住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