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34章 誰是安曉蘭?(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4章 誰是安曉蘭?(加更)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安曉彤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安董事長的臉色也陰沉下來,他知道女兒出事了,連夜趕了回來。

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呢。

可是這個女人竟然還敢指責顧喬喬影響她和曉蘭做頭髮了。

這個分不清輕重緩急的女人,在她的眼裡,女兒的安危都比不上那一頭破頭髮?

安母氣的臉色青白,顧喬喬譏諷她,她如何聽不出來。

可她還不能辯駁。

因為昨天她確實認為顧喬喬是小題大做。

安董事長狠狠的瞪著她,卻沒在說話。

畢竟這是病房,想要教訓她,也要回到家再說。

顧喬喬知道自己也許是冒失了,也許是遷怒了。

畢竟,顧清風在她的眼裡,同樣是如此的愚蠢和涼保

可是她不能讓安曉彤對於這個涼薄的母親有什麼幻想。

那樣以後還會有危險。

安曉彤就像上輩子的她一樣,總是小心翼翼的去討好身邊對她不善的人。

可是,她卻不知道。

當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無論你做什麼都是徒勞的。

所以,沒必要!

讓自己強勢起來,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這樣,別人在動手的時候,才會忌憚。

就像顧天峰出事那一次。

如果得逞了,接下來就是家裡的其他人了。

顧喬喬眸光寒涼的掃視了一眼安母安辰,心裡想,這兩個人假如死在了安曉蘭的手裡,是不是也算是死得其所呢。

惡人自有惡人磨埃

只不過如今沒有一點證據,只能等這人販子交代了。

不過她相信,這一次一定會有結果的。

因為那幾個人是團伙的核心人員。

而就在這個時候,病房外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

虛掩的門被推開了。

進來兩個身著警服的公安。

身後還跟著一個。

都是面色嚴肅,其中一個年齡約有三十多歲的男人,出示了自己的證件,隨後對著屋子裡的人說,「誰是安曉蘭?」

啊?

一石激起千層浪!

顧喬喬眯了眯眼睛,和安曉彤對視了一眼,果然如此。

其他的人都沒反應過來。

都愣愣的看著說話的公安。

秦以澤和杜天則是靜默的站在走廊。

一時間氣氛有些凝滯。

安曉彤指著安曉蘭,脆聲的說道,「公安同志,她就是安曉蘭,是我們安家的養女,你們找她有事嗎?」

養女,養女……

今天一直在聽這兩個字。

安曉蘭又驚又怒。

手也顫抖起來。

不是說絕對不會將她扯進來嗎?

為什麼公安會直接來找她?

一名方臉的公安來到了安曉蘭的面前,溫和的說,「你是安曉蘭?」

安曉蘭強自鎮定的點頭,「我是安曉蘭,您是不是找錯人了,差點被拐賣的是我的妹妹安曉彤,你們是想找她問詢吧?』

顧喬喬眸光閃過詫異,厲害,是個人才。

都這樣了,還想著轉移視線呢。

難怪安曉彤屢屢吃虧。

公安皺了皺眉,「找的就是你,方月琴指證你指使她騙安曉彤,所以希望你跟我們去局裡協助調查。」

嚓……

安奶奶拿在手裡的玻璃杯子掉在了地面上,摔得四分五裂。

她顫抖的手指著安曉蘭,「你……你,是你指使方月琴騙曉彤,你這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說著就要拿起了另一個杯子朝著安曉蘭打去。

病房內發生了突變。

顧喬喬忙攔祝

打傷了還怎麼帶走審問呢。

「安奶奶別衝動。」她低聲勸道。

安曉蘭忽然大喊道,「我沒有,我沒有,方月琴誣陷我……」

忽然悲從心中來,「不就是因為我是養女嗎,所以一個個恨不得我去死嗎,安家是我的恩人,是親人,我怎麼會去害自己的妹妹……」

公安沉聲道,「安小姐,我們只是讓你跟我們去協助調查,放心,我們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1

安母忽然上前,著急的說,「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曉蘭和曉彤就和親姐妹一樣,曉蘭不可能讓人去騙曉彤的。」

安曉彤告誡自己不難過,可是還是忍不住心傷。

她吸了吸鼻子,啞聲的嘲諷道,「媽,你真是一個合格的養母啊,我才發現,做您的親生女兒不好,不如做你的養女呢,下一步,假如真是她做的,你是不是會去幫她頂罪呢,你可一定不要讓我失望埃」

安母一噎。

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一向沒什麼存在感的女兒,這話是她說的嗎?

這個孽女!

安董事長看著屋子裡的人,眸光浮上了一抹狠厲,對著公安說,「帶她去調查,如果是她做的,絕對不姑息,如果不是她做的,我也會追究方月琴誣告之罪。」

安董事長的一番話,讓哭泣的安曉蘭愣了。

「爸,真不是我做的,方月琴是誣告,我是麗景豪的副經理,我去了局裡,對咱們酒店的聲譽肯定會有影響的。」

安辰也急了,他不相信善良開朗的曉蘭會做出這事,「爸,曉蘭一個女孩子不能去那裡,這裡一定有誤會礙…」

「你們夠了……」安曉彤再也忍不住了。

她翻身下床,赤足站在地面上,指著安母和安辰低吼道,「從現在開始,我沒有你們這樣不辨是非的母親和大哥。」

隨後指著安曉蘭,「安曉蘭,我去和顧喬喬見面的事,只有你一個人知道,如果你沒做,你為什麼不敢去公安局,你做賊心虛,我告訴你,安曉蘭,不管是不是你,我安曉彤都和你勢不兩立1

隨後,憤怒的女孩指著安董事長,痛心的說,「爸,你的親生女兒被人拐賣了兩次,你都不擔心什麼聲譽,安曉蘭只不過是去協助調查,你的妻子和兒子就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攔,到底是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是不是只有我消失了死了,你們才高興礙…」

安曉彤的神情有些瘋狂。

顧喬喬想,人都是被逼的。

不逼一下,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安董事長眼裡一酸,忙上前扶住了女兒,急聲道,「曉彤,你是爸的親生女兒,爸是最疼你的,不要說什麼死了和消失的話,放心,爸爸一定給你主持公道。」

安曉彤再也忍不住了,撲在安董事長的懷裡放聲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