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九零之軍長俏嬌妻>第1440章:申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40章:申請

小說:重生九零之軍長俏嬌妻| 作者:八匹| 類別:女生小說

趙教官緊擰著眉,看著李月華也不說話。

李月華知道他想說什麼,「教官,我知道這需要合作才能完成任務,也要看到抓到的人多少而決定成績,只是大家對我的情況有意見,我也不能因為自己影響到大家,我也不相信一個人就不能出任務。如果我抓不到人,成績不好,那也是我自己的問題,與領導們沒有關係。」

「山上很危險,雖然由我們布置了,壞人也是我們裝的,不過一個女人在野外生活原本就危險,你還有兩個孩子要照顧,沒有必要這麼拼。」

「教官,咱們部隊里的人,就那麼容易被傷到,那還是啥軍人,你就批准吧,以前我自己在山上也呆過,這點我有經驗,我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安危開玩笑。」李月華見教官並沒有咬死,也敢說了。

「這事我要和上面彙報一下,明天早再給你消息。」趙教官想了想,「你若是想,我可以去找她們們談一談。」

「教官,還是不用了,總不能勉強了別人。」李月華笑了笑,「那我明早等教官的消息。」

敬禮,人退了出去。

趙教官哪裡敢做這個主,當晚就把電話打到了上面,李雲雷得了這個信之後,當場就暴露如雷,要不是兩個小外孫在一旁,他早就吼了出來。

「都是什麼素質,為了成績,連品行都不要了嗎?還是軍人嗎?看到戰友有困難,不是應該伸相幫嗎?」

「首長,這事是我們處理的不好,我現在就讓他們去處理。」

「不用,既然這樣,那就讓嬌嬌一個人一組,我的女兒我相信。」李雲雷也憋了口氣,就不信自己的女兒壓不過她們,到時看打誰的臉。

那邊一愣,「首長?」

「就這麼辦了,讓嬌嬌自己一組,自己完成的任務算自己的。」

那邊還沒有從這消息中反應過來了,見首長已經把電話掛了。

半響才相信自己是真的沒有聽錯。

營地那邊,李月華晚上回到營房,回到自己床鋪時,旁邊的徐艷冰小聲問她,「教官那邊怎麼說?」

其實上鋪的張芳和宋初也沒有睡,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結果,聽到下面有動靜,也緊憋著呼吸側耳聽著。

「明天說。」李月華指了指外面。

徐艷冰點點頭,這才躺下。

看著李月華的情緒不錯,徐艷冰就放心了。

上面的宋初卻睡不著了,就像有一隻小手在抓她的心,怎麼也睡不著,第二天起來的時候,人都沒有什麼精神,晨跑過後,大家散了去洗漱,趙教官過來了。

也帶了上面的決定,這個決定是當著徐艷冰這個班長的面說的,徐艷冰驚呀,「教官,這樣太危險了,這樣怎麼行。還是我和李月華一組吧。」

「不用,就這樣吧,你們正常分組,李月華自己一組。」趙教官著臉沒有多說,就走了。

徐艷冰一看就是領導對他們一班有意見了,「這才一周,咱們一班就這麼多的事,也難怪讓人喜歡不起來。」

「大家是什麼樣的人,心裡都明白,做好自己就行。」李月華安慰她。

「你看的明白,可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徐艷冰都不明白宋初鬧的這一初初是為了什麼。

讓人眼紅的事多了,難不成她都要去針對?

就不累嗎?

李月華到覺得宋初不會累,就看大家收拾整擠往山上去的時候,宋初知道李月華是一個人一組的時候,眼裡的笑都掩飾不住了。

「你一個人行嗎?」張芳見關係鬧的這麼僵,心裡有些過意不去,過來想緩和一下關係。

哪知她剛開口,宋初就在那邊道,「張芳,現在可不是心軟的時候,要看個人能力的。自己不能,總不能靠別人一輩子,在家靠父母,在外面就只能靠自己。」

「宋初。」張芳是真的生氣了。

事情鬧成這樣,沒看別人怎麼打量他們一班嗎?有男有女的訓練,她們一班又全是女的,結果還鬧出這樣的事,又不是小孩子,也不嫌棄丟人。

「我說的又沒有錯。」宋初見身邊人都看向她,摸摸鼻子,才沒有再多說。

心裡又覺得是李月華的錯,要不她,大家怎麼會用這樣的眼神看她。

李月華可沒有理會大家的同情和擔心,或者幸災樂禍,到是覺得能一個人體驗一下大自然的生活也不錯。

大夏天的,山上的景色很美,等到了山下的時候,眾人就分開了。

李月華一個人一組,也不著急,大家為了找線索,都已經快步的上山去了,等快到中午的時候,李月華才到了半山腰,她先了一條小路,最後就成了沒有路的地方,一個人往上爬,感覺到累了,這才停下來休息,打量四周之後發現有一塊大石頭,就決定晚上在這裡紮營。

帳篷支好,李月華看著帶著的壓縮餅乾,只覺得沒有胃口,到是可以打只野味烤一下,李月華此時無比想念楊斌,若是他在這裡,那就好了。

想起楊斌,李月華忙翻開自己帶著的小包裹,那是楊斌給她裝的,說是讓她野外訓練的時候再打開,當時帶東西到營里的時候,不合格的東西都被拿走了,楊斌這個包裹也是她進營里之後,一個小戰士給她的,訓練一直很緊,她一直也沒有打開看過。

這時一打開,看到裡面有一包鹽之類的一些佐料外,還有一部手機,李月華激動的掏出手機,直接按開機就給楊斌打了過去。

那邊很快就接了,楊斌的聲音也透著笑意,「到山上了?」

「你算的很准埃」李月華躺在睡袋上面,「還準備了那麼多的佐料,是知道我要打野味?」

「在哪個方位?」

「你要過來?」

「或許。」

「那可不行,這是違規的。」李月華沒告訴他。

楊斌只能誘惑她,「這次你們要抓的壞人,可是我手下訓出來的兵,你覺得好抓嗎?」

李月華哼了哼。

楊斌又道,「你被踢出來一人一組,就不想打她們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