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2章 由不得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章 由不得你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由不得你。」藍天冷冰冰地丟下這話,就走了。

和小魚瞪著藍天離去的背影,想到原主做下的種種惡事,讓她沒辦法理直氣壯地和藍天對抗,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咽。

說實話,她喜歡的男孩是比較陽光的,而藍天冷冰冰的性格很不符合她的要求,好在他的顏值高,事業出色,為人有責任感又正直。

不然她才不會想著和他相處看看。

哼,等他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給他好看!

在和小魚無比傲嬌的時候,她就聽到:

「咚咚……」

敲門聲響起。

和小魚出去開門,現在的「家」是個平房,帶著院子,走出房間就是客廳,再到院子。

來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她笑道:「小魚,你傷咋樣了?」

「沒事。」和小魚回。

來人叫袁紅梅,是藍天營里的副連鄭建國的老婆,性格和原主差不多,一樣不討大家喜歡,於是兩人就相交起來。

出事前,原主就是和袁紅梅在軍屬院里聊天,袁紅梅又嘮叨著讓原主小心,說什麼藍天出色,會被那些狐媚子給勾引走等等。

原主和藍天到現在都沒圓房,原主知道藍天不喜她,然後她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出色的藍天,因此導致她自卑多疑,還有不少「有心人」所為,心理問題就更加嚴重。

這時,看到藍天和黃蓮花在說話,俊男美女,無比的刺眼和氣憤,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上前鬧了起來,最後把自己給作死,便宜了她穿越過來。

「那個黃蓮花太不要臉了,如果不是她,你也不會受這個罪。」袁紅梅罵道。

「這事是我錯怪人家了,人家替哥哥叫藍天去吃飯的。」和小魚道,說到黃蓮花,她也頭痛啊!

當初現場,藍天和黃蓮花就解釋得很清楚,可惜原主不信,羞辱又毆打人家,原主是走了,留下個爛攤子給她收拾,這如何負荊請罪是好?

「小魚,這話你也信,那是騙你的……」

「紅梅,別說了,我頭痛,回去睡會,下次再聊。」

和小魚不想聽袁紅梅這些話,直接關門了。

袁紅梅瞪著關起的門,臉色不悅起來,吐了一口痰,小聲罵道:「呸,要不是看你是營長的婆娘,我才懶得幫你……」

和小魚趕掉不喜的客人,就來到廚房燒水,她要好好收拾自己一番。

燒著水,她才拿起藍天送回來的飯菜吃,粗糙的米飯,沒有什麼油水的青菜炒得很老。

前輩子她家是小康,父母去世后,她有空間,吃穿住行也是很好的,根本就沒吃過這麼難吃又簡單的飯菜,吃了幾口就吃不下。

從空間里找了幾塊麵包填飽肚子,接著在客廳找出一把剪刀,把如同枯草般的長頭髮剪到齊肩的地方。

這邊水也燒好,她拿桶裝水,洗頭后,接著找衣服洗澡。

打開衣櫃,看到零零散散的幾件陳舊又土,又全是深色的衣服,和小魚額頭都露出黑線來。

這個年代雖然沒有什麼時尚,但也少有年輕女子穿得像老太婆的衣服,好嗎?

不管和小魚多麼嫌棄這衣服,她也只能這麼穿,實在是沒有別的衣服給她挑,空間倒是有一堆漂亮的衣服,可是出處解釋不了。

她把自己從頭到尾收拾一番,乾淨清爽,全身都舒服起來,看到廚房有著黃瓜,她還就著靈泉水敷面膜。

她如今才二十齣頭,怎麼著也要保養回二十齣頭的模樣,她可是護膚品研發博士,再有著靈泉幫助,肯定不能這個鬼模樣。

不過不能一下子變化太大,得一步步來……

——

藍天來到部隊的幼兒園,一個五歲大的男孩跑了出來,高興地叫:「爸爸。」

藍天冷硬的五官倒是柔和了一些,「把書包給我,我們回家。」

男孩高興地應下來,隨後問:「爸爸,我聽說,媽媽受傷了?」

「沒事了。」藍天眼中一閃而過的冷意和厭惡。

當初,他沒有要結婚的意思,卻在一次任務中,戰友為救他而死,留下一個兒子無人照顧,為了收養,他必須要結婚,原本是想在部隊里找的,但這個時候父母說給他找了一個勤快善良的對象,讓他回去完婚。

回去見過後,覺得這些女人都是差不多的,而且和小魚也同意好好對待戰友的兒子,視為己出,於是他就同意父母做主的婚事。

不想,這和小魚勤快倒是勤快了,卻和善良一點不沾邊。

——

和小魚精神很不錯,看看時間,於是她就去做晚飯,等下藍天也該帶那個養子下課回來了。

想到這個養子,和小魚倒是有些犯愁起來。

當初結婚,藍天是告訴過原主,會收養一個為救他而死的戰友之子,原主明明不喜,可是為了攀上這門好親事,就承諾照顧好孩子,婚後就原形畢露,沒少虐待養子。

藍天在婚後第一次回老家,就看到原主在打養子。

藍天一查,就知道養子沒少受委屈,和原主吵了一架,那是他就排斥起原主來,他直接帶著養子回部隊,平時有空就自己帶,沒空就放在鄰居家。

原主隨軍后,有藍天在,還有鄰居在,原主倒是沒有明目張的欺負養子,但她對養子的厭惡也讓養子極為懼怕她。

從記憶中,和小魚也知道,這個養子很乖巧很可愛的,這原主怎麼就下得了手啊!

胡思亂想中,和小魚洗米煮飯,煮了土豆和芥菜,僅有的豬肉也全部拿來炒了。

這豬肉用鹽腌著,但還是帶了一點異味。

如果是以前的和小魚肯定不會吃,況且也不會把豬肉放這麼久都沒吃。

但如今窮啊,這豬肉處理下還是能吃的。

說起來,這家裡會這麼窮,也是原主鬧的。

出嫁后,藍天的工資除了固定給父母的孝敬外,大部分都是交給原主,到手也有四五十伙食費,雖然不能大魚大肉的吃,但是伙食還是不錯的。

可原主節省慣了,她根本就不買肉,時間一長,還是藍天另外拿錢出來買肉,一個月下來,這桌上才會出現幾次肉。

而原主把錢贊下來,多數還給娘家。

想到這,和小魚也不由氣憤。

原主的父母重男輕女,娘家的人誰都可以欺負她,在娘家,她穿不好,吃不好,住不好,幹活也是最多的那個。

如此還拿著藍天的錢寄回去,簡直就是個腦殘。

這事,藍天沒少生氣,他想把錢自己管,可他對付不了原主如同潑婦的胡攪蠻纏,簡直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只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