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11章 藍營長,不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章 藍營長,不好了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雲中秀對藍天溫柔地一笑,才進屋去。

和小魚看向藍天,見對方幽深幽深地看著她。

她瞪了他一眼,「這有外人來,趕緊把衣服穿上,不許秀肌肉。」

話落,她轉身去了廚房,打算吃點東西。

藍天看著她的背影微楞,若有所思地把放在一邊的軍裝上衣穿上,不過天氣熱,扣子他還是沒扣。

和小魚到廚房,從窗戶看到藍天把衣服穿上,不禁一笑,還挺聽話的嘛!

她吃飽后,就進了客廳,看到雲中秀很耐心地教小寶做作業。

「中秀,麻煩你了,你忙你的去,小寶讓我來教就好。」和小魚客氣地道。

「我有空。」雲中秀微微一笑。

「媽媽,我想要你教我做作業。」小寶期待地看著和小魚。

雲中秀神情微微一僵。

和小魚露出笑容,小寶可真是神助攻。

「行,媽媽教小寶。」她笑道。

「那嫂子,我就先回去了。」雲中秀站起來。

「嗯。」和小魚淡淡地應了一聲,也沒看雲中秀,低頭看小寶的作業。

雲中秀眼底有些陰鬱地看了和小魚和小寶一眼,出去到藍天身邊,她神情溫柔,「藍大哥,你完成一個任務,我聽說,你後面有幾天假期會排到,你要去京都嗎?到時候我和你一起去。」

藍天搖頭。

而客廳的和小魚還是能聽到雲中秀的聲音,若有所思,從原主的記憶得知,藍天平時假期長的時候,就會去京都,是為了看什麼人,更詳細的就不知道了,難道,這還和雲中秀有關係嗎?

「這次任務順利,你的功勞最大,上面領導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安排。」雲中秀神情帶著淡淡的好奇。

藍天搖頭。

「這一年來,你立下的功勞很多,照理說,位置也該升下了。」雲中秀意有所指。

「回去,我要劈柴。」藍天冷聲道。

雲中秀倒也沒有因為他的冰冷而生氣,只是無奈地一笑,「藍大哥,你還是一點不變,我才說幾句話就嫌我煩,行,我先回去了。」

話落,她也不等藍天回應就瀟洒離去。

和小魚看到藍天對雲中秀的冷漠,覺得很滿意,這也是雲中秀一頭熱而已。

藍天劈好柴,這邊要到午飯時候,和小魚就讓小寶玩,她出門去菜地摘菜。

她走出家門,在樹根低下聊天的軍嫂,看到和小魚,視線都落在她身上。

和小魚知道大家都不喜歡自己,排斥她,所以,她也沒打算和大家打招呼就走了。

看著和小魚離去的背影,大家再度議論紛紛:

「和小魚最近可真是改變不少,這人看著真是精神許多,人也長點肉了,看著也年輕幾歲了。」

「她如今是我們大院里最敗家的娘們,誰家能頓頓吃肉的,要是不長點肉,那就是白吃的。」

「還以為她改好點,不過是換個方式折騰,藍營長這麼有出息,就因為娶了這麼一個潑婦,屢屢立功都沒有再升職,如果她再鬧嚴重點,藍營長就要轉業吧1

「可不是,昨天的情況多危險啊!好在她同意換人,不然許連長家的孩子可能就會沒命,到時候藍營長開除軍籍都有可能」

「那也是和小魚害的,是她激怒了陳詩詩,這是她本該做的。」

「她運氣倒是很好,昨天那麼危險,居然也能帶著小寶平安歸來,我聽我家男人說,如果不是和小魚插了一腳,兩個孩子被帶走,就真的沒命了,她也算是救了兩個孩子的命,算是立功了吧#」

……

「小魚,你這是要去菜地?」袁紅梅追上和小魚。

和小魚點頭。

「我和你一起去,我也要摘些菜。」袁紅梅笑道。

和小魚點頭。

「小魚,你昨天是怎麼逃脫的?」袁紅梅好奇地問。

「我帶著小寶趁他們不注意,躲了起來,等陳詩詩他們走後,藍天他們也到了。」和小魚回。

袁紅梅聽了這話有些氣悶,覺得和小魚很蠢,這點事情都講不清楚,這逃脫怎麼就一句話說完了,可是又不好多問了。

這時不遠處李容拉著兒子高傑迎面走來,屬於原主的記憶浮現腦海,讓和小魚看著對方有些沉默,臉色有些難看。

天啊!原主你敢再丟臉些嗎?

李容母子是藍天營里一個叫高勇排長的妻兒,高勇受藍天許多照顧,高勇一家都很感謝藍天,所以對原主也是很敬重。

平時李容對原主很好,再加上性格是個老好人,經常被原主蠻不講理的性格欺負,讓李容幫忙幹活,對李容一家指手畫腳,到李容家吃吃喝喝,讓原本貧窮的高家更是雪上加霜。

另外還敢下手打罵高傑這個四五歲的孩子。

對原主的所作所為,李容一直很包容,一家子都不敢和藍天說,就怕破壞藍天和原主的夫妻感情。

不過就算不說,風言風語也傳入藍天的耳朵,藍天找和小魚說道理,自然說不過潑婦似的的原主,不過藍天生氣后,原主也安分些,不過不久又重蹈覆轍。

終於在前兩個月前,李容身體不舒服,高勇買了一個雞給李容補身體,原主看到,把人家一個雞給吃全吃了,簡直是太丟臉了。

藍天很生氣,直接下了死命令,讓李容一家和原主斷絕往來,這下,原主才收斂。

「和嫂子,袁嫂子。」女子客氣地叫人,而她手中牽著的高傑有些懼意地看著和小魚。

「李容啊!你什麼時候過來的?」袁紅梅笑問。

「昨天。」李容回,看向和小魚,關心地問:「和嫂子,我聽說昨天你和小寶被挾持了,你們有受傷嗎?」

「沒有。」和小魚露出一抹笑容,「聽說你回老家,是公公生病,你公公如何了?」

看著和小魚神情是她沒見過的柔和,不禁一愣,「都好了。」

「那就好,弟妹,這些日子我意識到自己之前欺負你的行為太不對了,我在這裡和你道歉,晚上,你帶高排長和小傑過來我家吃晚飯,是我給你們一家賠罪。」和小魚誠懇地道。

李容錯愕,一臉的不可置信,良久她才回神,「嫂子,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你不用在意,那個……那個吃飯的事情……」

她猶豫著,藍營長可是不讓他們在接觸和嫂子的,到時候這夫妻又吵架就不好了。

「這樣吧,我回頭讓藍天去和高勇說。」和小魚想起藍天要李容一家和原主斷絕往來的,李容老好人的性格肯定不好拒絕她,但也不敢再應下這事,如果是藍天親自去請,想來也就沒事了。

李容有些愣愣的,這和嫂子今天怎麼這麼奇怪,難道自己回老家這些日子發生了什麼,讓和嫂子做出改變了?

——

「藍營長,不好了,你家婆娘又找李容麻煩了,你快去看看吧1「好心」人看到和小魚和李容在說話,來通風報信。

藍天驟然冰冷極了,無形的壓迫感瀰漫周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