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13章一個人的性格很難改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章一個人的性格很難改變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見對方走了,和小魚也就繼續帶著小寶回家,忙碌起晚飯的事情。

她打算殺一隻雞,炒雞肉,另外再做一個紅燒肉、鹹魚茄子煲、爆炒大腸、炒芥菜、骨頭湯等,而且每個分量都很足,這次請客吃飯,絕對夠體面了。

她可不是原主,肯定不能在請客吃飯的菜上再丟臉不是。

她剛把雞殺好,洗著菜的時候,李容就帶著高傑來了。

「小寶,你帶小傑去玩,拿些零食和小傑一起吃。」和小魚朝小寶道。

小寶高興地拉著高傑去,高傑卻猶豫著。

「去吧。」李容朝高傑道。

高傑這下才和小寶走了。

「嫂子,辛苦你了,你看下我能幫你做些什麼。」李容客氣地道。

「那你幫我打個下手吧。」和小魚笑道。

李容來這麼早,顯然是要來幫忙,和小魚就隨意找些輕鬆的事給她做,不然以李容的性格反而心裡不好過,這頓飯都吃不安。

做飯的時候,李容雖然很少話,但由和小魚起頭,兩人倒也能閑聊起來,聊孩子,聊怎麼做吃的,聊各自老家的風俗。

李容從開始的忐忑不安,也自在許多,聊天也能放開些了,「嫂子,你最近都精神許多,看著都年輕不少。」

「是嗎?我最近折騰了不少東西,看能不能把自己變好看點。」和小魚笑道。

「嫂子,平時不是不在意著外貌的事情。」李容有些驚訝之色。

之前,她看嫂子對自己的現象完全不打理,弄成一幅又老又丑的婦人,也間接地勸過,可惜嫂子不領情,還以為看不起她看不起她,還辱罵她。

李容想起這事,和小魚也從原主中得知這事,心中暗暗嘆了口氣,原主留下的爛攤子太多了。

「只是最近感悟到的,畢竟藍天這麼出色,如果我不做些改變,夫妻也不能長久,對吧。」和小魚繼續用藍天做借口。

「嫂子,說得對。」李容點頭,自然沒對和小魚的話有懷疑,還感到無比的高興,嫂子能改變,對藍營長來說,就是好事。

畢竟,藍營長家裡不處理好,他就算立再多的功勞也沒辦法再升職,或者最後鬧離婚,藍營長也只能轉業。

快要做好飯菜的時候,藍天帶著高勇來了。

「嫂子。」高勇在廚房門口客氣地打招呼。

「高兄弟來了,到客廳坐會,很快可以吃飯了。」和小魚笑道。

「有勞嫂子了。」

高勇和藍天去了客廳后,和小魚朝李容笑道:「弟妹,我們可以準備吃飯了,你先把這些菜端出去,我這芥菜也快得了。」

「全部端出去?」李容面露驚訝,之前見和小魚做這麼多菜,她就很驚訝,不過她也不敢想,這都是用來請客吃的,以為和小魚提前做好,收著以後吃。

「是啊1和小魚當沒看到李容的驚訝之色。

飯桌上,大家都坐下來,和小魚一一倒了酒,然後端起自己的酒杯,誠懇地道:「高兄弟,弟妹,之前我做了許多錯事,讓你們受罪了,這杯酒,我敬你們。」

夫妻兩嚇了一跳,藍天目光幽深地看著和小魚。

高勇連忙道:「嫂子,言重了。」

李容也連忙道:「是啊!嫂子,事情過去就過去了,你也不用在意。」

和小魚笑道:「行,我們喝下這杯酒,以後我再也不會幹以前的混賬事,你們也原諒我。」

高勇和李容連忙拿起酒杯,和和小魚碰杯,把酒喝下。

「高兄弟,弟妹,你們不用客氣,好好吃,藍天,你陪高兄弟喝點。」和小魚笑道。

藍天點頭。

一頓飯下來,倒也愉快地結束了。

高勇一家三口也是愉快地被和小魚送出門,在回去的路上,還遇到一些軍屬,都無比八卦。

「高排長,李容,聽說你們去藍營長家吃飯了,可吃飽啊?」這問話的人帶著取笑和埋汰和小魚的。

「和嫂子請我們去吃飯,自然給我們吃飽,而且嫂子還給我們做了好多菜,炒雞肉,紅燒肉,鹹魚茄子煲,爆炒大腸,炒芥菜,骨頭湯,又多又好吃,可把我們吃撐了。」李容笑道。

軍屬:「……」

一臉的驚訝,可是,李容為人大家還是比較認同的,自然不會覺得對方在撒謊。

——

「你辛苦了一晚,我來收拾就好,你去洗澡吧1藍天見和小魚也在收拾東西,於是道。

「好。」和小魚也沒有拒絕,反正她也累了。

前輩子,她一個人吃住,很少一下子做這麼多菜,不過,雖然累了點,但她也鬆口氣,起碼收拾了些原主留下的爛攤子,和李容高勇他們也恢復往來,面對他們也能心裡舒服了。

不過洗白的路還得繼續。

晚上,小寶說要和和小魚睡覺。

藍天看向和小魚。

和小魚笑道:「之前你出任務,小寶也是和我睡的,小寶很乖,就讓他和我睡吧?」

藍天沉默了一會,點頭。

小寶頓時高興無比,拉著和小魚的手蹦蹦跳跳地進了房間。

兩人睡下后,小寶就看著和小魚,「媽媽,你再給我講西遊記的故事好不好?」

「好。」和小魚笑著點頭。

之前藍天出任務的第一天,和小魚帶著小寶睡,就開始講這西遊記的故事了。

藍天洗澡出來,本來要回房間的他,目光落在和小魚房間的門上,沉默了一會,走上去,就聽到裡面溫柔的聲音在講西遊記。

他不由有些神情恍惚。

想不到有一天,和小魚居然也能如此溫柔地講故事哄小寶睡覺,這變化太大,有時候,他覺得這一切都很假,好像就是和小魚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而做出的陰謀。

畢竟一個人的性格很難改變。

想著,他目光一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