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22章 被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章 被打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和小魚冷冷地看向朱萍萍。

朱萍萍嚇了一跳,她這個女兒最怕自己了,如今居然敢用這麼冰冷的目光看她,心中頓時生起一股怒火,低聲呵斥:「死丫頭,出去一年多,就翅膀長硬了?想飛是不是?」

「藍天只是你女婿,不是你兒子,你怎麼能和藍家人比。」和小魚哂笑直言,語氣微冷和不屑,「如今過來,我們拿了雞,豬肉,酒,糖果餅乾,就是一份重禮了,就說我們村子里有誰家女兒回娘家能拿這麼多東西,多數都是一條豬肉而已。」

這個年代,大家的日子都不好過,特別在農家,能吃頓豬肉就算不錯了,雞啊酒啊零食什麼的,都是奢侈的東西,一般都是重要的節日才有,就好比過年,辦白事喜事什麼的。

況且還是一個苛刻女兒的娘家,她就什麼不帶也理所當然。

朱萍萍臉色難看,罵道:「我怎麼不能和藍家比,我辛辛苦苦把你養大,你如今胳膊往外拐了。」

和小魚立刻駁回去,「在你眼中,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我在你們眼中什麼都不是,如今我和藍天的家才是家,自然要為自己的家著想,我的胳膊是往內拐才是。」

朱萍萍錯愕地看著和小魚,「你鬼上身不成。」

和小魚嘴角微勾,這便宜娘居然真相了,她如今可不就是鬼上身嗎?

此刻,她臉上帶著邪氣,朱萍萍突然覺得後背有些發涼,她太過了解自己的女兒是什麼性子,一年不見,卻全變樣了,感覺邪乎乎,難道真的鬼上身?

「死丫頭,膽子肥了,敢裝模作樣嚇我。」朱萍萍一巴掌打過去。

和小魚沒想到朱萍萍會突然動手,硬生生地挨上一巴掌,捂著疼痛的臉,她目光冰冷地看著朱萍萍,第一次被打臉,如果對方不是她便宜娘,她早就雙倍奉還。

「瞪我做什麼,我告訴你,你是我生出來的,敢不聽話,我打死你,這次,藍家人都有禮品,我們家也不能少,既然沒買,你給錢我,就二十快錢,便宜你了。」朱萍萍怒道。

和小魚神情悻悻,隨之冷聲道:「你明知道我沒收入,家裡收入只有藍天的七十八元工資,給你寄二十,還有公公婆婆寄二十,如今你又要二十,你讓我一家喝西北風去嗎?

我一直在想,我肯定不是你親生的,不然你不會把我往絕路上逼。

這些年,我作為一個女兒,該做的一點沒少。

沒嫁前,一天到晚做農活,回到家還要做家務,家裡好吃好喝的,我碰都不能碰,都得讓給弟弟妹妹,好讓你一雙寶貝兒女嬌生慣養地長大,和千金小姐大家少爺有得一比。

而我得什麼好,爹不痛娘不愛,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還得讓你打罵出氣,被弟弟妹妹欺負。

出嫁后,我每個月辛辛苦苦省下二十塊錢寄給你,頂著多大的壓力才騰出二十塊,你不可能不知道,居然還嫌少,讓我每個月多寄十塊,虧你說得出口。

從今往後,我不會再給你寄錢,等你和爸老了,這養老的錢,和小鳳出多少錢我就出多少。」

越說,和小魚就越看不起原主,如此苛刻她的父母,她還如此愚孝,簡直是腦殘。

如果娘家有困難也就罷了,可是沒用;如果原主自己能賺錢也就罷了,可這錢都是藍天賺的,原主怎麼好意思每個月都寄錢。

藍天給公公婆婆寄二十元,主要是因為二丫和婆婆的身體不好,而二丫還是原主做的孽。

藍天寄了二十,剩下的錢,藍天平時是過得多麼拮据才能交四五十元到原主手中啊!

藍天做到這一步,可原主呢?還不好好珍惜自己的老公,真是個極品。

等那天藍天終於忍受不了要離婚後,憑原主的極品性格,模樣難看,再婚不可能有好的,而娘家也不會因為她的付出對她好一點,到時候,有得原主受苦。

「你敢。」朱萍萍看著和小魚的視線彷彿能吃人。

和小魚冷笑一聲,轉身離去。

她可沒有原主的愚孝,她一向是別人對她好一分,她就回兩分,愛恨分明。

「我還沒說完。」朱萍萍拉住和小魚。

和小魚回頭看著朱萍萍,冰冷至極,威脅道:「你再糾纏下去,我不介意鬧出去,反正我也沒有什麼名聲,到時候讓大家都知道你的真面目,敢和出嫁的女兒每個月要二十塊錢,如今還要加十塊,看這一家子人還要不要臉。」

「你敢。」朱萍萍咬牙切齒。

她和自家男人都身強力壯,再加家裡條件好,又有兒子,自然知道不該跟出嫁的女兒要錢,況且是一筆不少的錢,還都是女婿賺的,要被人知道,一家人都被戳脊梁骨,藍家的人也不會放過他們。

所以一開始,她和和小魚要錢都是瞞著來的。

「反正被你逼著沒活路了,我有什麼不敢做的。」和小魚大聲道,狠狠地甩開朱萍萍的手。

朱萍萍瞪著和小魚,滿是指責,隨之有些擔心地看向客廳,她可不想被藍天知道母女吵架的事情。

和小魚露出嘲諷來,轉身朝客廳走出,到門口的時候,她冰冷的臉頓時帶著委屈,心情低落地踏入門口,朝藍天道:「藍天,家裡不是還有事嗎?我們也趕緊回去吧。」

藍天立刻發現和小魚的不對勁,還有那帶著紅印的臉,目光一冷,「臉怎麼了?」

這時朱萍萍已經追來,聽到藍天的問話有些訕訕然。

和小魚一臉閃躲,「沒事。」

嘴上說沒事,一副我有事的模樣。

藍天再加朱萍萍的神情,什麼都明白過來。

朱萍萍狠狠地瞪了和小魚一眼,隨之笑道:「藍天,這孩子出去一年,還以為懂事不少,還是以前那麼不懂事,你多包容啊!這有什麼事都得吃完午飯再走。」

難得回一趟娘家,要是一頓飯都沒吃就走,不是讓人說閑話嗎?

藍天本就不是很喜歡自己岳家,如今妻子還被打了,他更是不喜,直接道:「家裡有事,就先回去,不麻煩媽再做午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