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23章 農家的金鳳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章 農家的金鳳凰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難得回來一次,再怎麼急,也沒有我和閨女難得團圓急。」和永家歷聲道。

和小魚心中嘲諷,這個便宜爸雖然是村裡德高望重的人,但最為重男輕女,他眼中只有他那個寶貝兒子,因為愛屋及烏,他才對和小鳳好許多,況且朱萍萍極為愛護和小鳳,他自然也要愛護和小鳳。

如今和小鳳是村裡的村花,又是村裡小學老師,外面都說,和永家這個小女兒,長得好,又乖巧,可讓和永家十分有面子,就越發寶貝和小鳳。

對於她這個只會幹農活、沒什麼出息的大女兒,重男輕女的行為就全部暴露,現在說是什麼團圓,不過是維護面子說的好話而已。

「是啊!姐,姐夫,吃完飯先,姐,這麼久沒見,我都很想你了。」和小鳳溫溫柔柔地說道,一張白凈的瓜子臉,充滿純潔氣息,一雙柳葉眼上翹,帶著媚色,純潔之中又勾人得很。

和小魚看著這一美女,有些感嘆,這和小鳳可都遺傳了父母的優點,而自己的身體因為皮膚的問題,可謂難看,好在這身體和自己前輩子長得一模一樣,等調理好自然也不差。

只是多數人更喜歡和小鳳這種一看就很驚艷的女孩。

大家都說,這是一隻落在農家的金鳳凰,早晚能一飛衝天。

對於這話,和小魚不置可否,金鳳凰啥啊!不過一朵白蓮花,年紀小小,心思極重。

看看,這和小鳳最看不起自家姐姐,平時就仗著父母的寵愛,暗裡利用欺負人,如今卻說想,可真是口是心非得很。

「如果真的急,那好,我們一家去藍家和女兒聚聚。」朱萍萍正色道。

和小魚看向藍天,訥訥道:「要不,還是吃完飯再回去。」

其實,她也沒打算一頓飯都不吃就走人,畢竟這不太現實,這種讓外人覺得不好看的事情,便宜父母是不會讓外人看到的。

只是被打了一巴掌,她總是要露出來,也讓藍天知道,她被打了,讓他覺得她和娘家的相處不好了,以後她與娘家的事,他也能多注意點,免得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被娘家的人給坑了。

至於自己和娘家不和,會不會丟臉的事情,她可不在乎。

還有她和藍天結婚兩年多,是雷打不動的給娘家錢,她突然不寄,不說娘家的人接受不了,就是藍天也會覺得很意外。

這關係越不和,藍天就更容易接受。

藍天點頭,他也沒打算走,畢竟還得維護家裡的名聲,這進岳家門沒多久就走人,大家就該說他父母不會教育兒子了。

只是看到和小魚被打,就順著話說,也讓表達他是站和小魚這邊的,讓岳家注意點,和小魚如今是他妻子。

「這就對了,你們先坐會,我去殺個老母雞,等下燉湯給你們補補。」朱萍萍一副慈母的模樣走了。

「小魚啊!你看,你媽多疼你,平時家裡都不舍吃什麼肉,如今你回來,這老母雞都捨得殺了,你這隨軍一年多,你媽媽天天念叨你,你爸我耳朵都要長蟲了。」和永家哈哈笑道。

「就是,姐,媽就最疼你,天天念著你,都無視我這個小女兒了。」和小鳳也打趣道。

「是嗎?」和小魚囁嚅著,一副想說又吞吞吐吐的模樣,讓氣氛微妙起來。

「姐,姐夫,這糖果餅乾,以後多買點,沒一下就被我吃完了。」這時,和小志有些嫌棄地道。

和小魚看向和小志這個家中小霸王,嘴角一扯,可真是厲害的,這糖果餅乾怎麼說也有一斤多,居然給吃完了。

「你這孩子真是的,你趕緊給我回房背本草綱目去。」和永家氣道。

和小志走了,東西都吃完了,他還沒興趣待呢!

「藍天啊,讓你看笑話了,家裡條件不太好,這吃食什麼的少,小志這孩子都饞了。」和永家苦著臉訴窮。

藍天只是點頭。

「爸,這零食稀罕東西來的,有誰家能不饞的,我還饞呢,這次買回來,我都一點不捨得吃。」和小魚道。

話外的意思就是如果不饞,你們是多富裕啊!

藍天聽到這話,看向和小魚,一想,她還真是一點沒吃。

小寶從藍天懷裡下來,掏出一顆他藏起來的糖果,乖巧地道:「媽媽,小寶這裡還有顆糖,給你吃。」

和小魚心中那是個感動,笑道:「小寶吃。」

「不要,媽媽吃。」小寶很是堅持。

和小魚也不好駁小寶的孝心,於是把糖果接過來吃了,然後覺得這糖果也挺好吃的。

說起來,和小魚吃慣未來各種好吃的零食,也就吃不慣這個年代的糖果,所以她買這些糖果餅乾的時候試過後,就沒吃過。

藍天看著這一幕,暗想著,以後還是得多賺錢,讓妻兒吃個夠。

和小魚並不知道,她不喜歡吃這糖果還讓藍天有更努力的目標了,只是接著她就聽到和永家惋惜的話,頓時讓她目光一冷。

「這小寶可真乖巧,可惜就……」不是親生的。

「爸,家裡不是藏有許多醫書嗎?這次,你給我帶幾本走吧?」和小魚打斷和永家的話。

她知道和永家要說什麼,這些日子相處,她可是真的很喜歡小寶這個乖巧的孩子,可不容別人說些傷害孩子的話。

而和家也算是家世淵博,老祖宗可是出了好幾代御醫,後來這世道混亂,祖宗們就帶著家人找了這個隱蔽的村子做個農戶,安居樂業。

所以和家的醫術都是祖傳下來的,和爺爺是個智慧的老人,這醫術可都藏了起來,不然前些年也都被毀了。

「你這孩子以前不是不愛學醫的嗎?要這醫書做什麼。」和永家道。

這醫術可是珍貴東西,他那捨得給。

「爸,爺爺以前說我最有學醫天賦了,要不是爺爺死得早,我還能跟爺爺多學學,如今都可能出師了,現在隨軍也沒有什麼事做,我還能再撿起來,反正還年輕。」和小魚道。

這話倒是不假,原主是和和爺爺學過,只是和爺爺去世后,和永家的心思都在龍鳳胎身上,哪裡有空教原主。

況且,和爺爺走了,原主也被父母更為苛刻,她的時間都要幹活,那有空學醫術啊!

她如今這麼一提,不但是駁和永家的話,也是給自己以後的事業做個鋪墊,讓藍天知道她有學醫天賦,也相信她是學過醫術的。

和永家臉微微一僵,這是指責爺爺教她,他這個做父親的不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