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24章 他記住了這刻的和小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 他記住了這刻的和小魚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藍天看向和小魚,若有所思。

「沒有人教,你拿書也沒用。」和永家道。

「先看看再說,到時候沒用,我把書還給爸,難道爸捨不得這醫書。」和小魚淡淡地道。

「怎麼會,你要看,爸等會給你拿,不過就算是手抄本,也很珍貴,你可要愛惜好。」和永家笑道。

和小魚應下,她就知道,為了面子,和永家怎麼都會給她醫書。

借著醫術,她總能做點什麼吧?

研究普通的護膚品也是需要醫術的,況且還有葯妝護膚品,就更需要醫術了,而她要把這些前輩子會的東西拿出來,必須有根據。

看來回趟便宜娘家也不是沒用。

此刻,和小魚心情好許多,接下來也沒找便宜娘家人什麼麻煩。

一頓還算平靜的午飯吃完后,和小魚一家三口也離去,剛出門口不久,就看到一對男女走來,是小叔和永成的女兒和小柔和其丈夫張敬齊,也是原主的前對象。

說起這事,還有些可笑。

張敬齊和原主是初中同學,後來雙方家長都同意下,開始談對象,原主也很喜歡張敬齊的,人長得清秀斯文,看著和農家人不一樣。

張敬齊原本家世普通,不料後來,張敬齊的父親居然當上副鎮長,這下張敬齊身價升高。

原本看不上張敬齊的和小柔也改變了態度,為了嫁給張敬齊,她就找了朱萍萍,給朱萍萍兩百塊錢,朱萍萍為了兩百塊錢,無視自己女兒的痛苦,就強迫和小魚和張敬齊分手。

原主很清楚朱萍萍和和小柔的目的,可再不願也扭不過自己的母親,最後還是忍痛分手。

原主心中覺得有愧張敬齊,心中記掛著這個前男友,就算嫁給藍天也沒有完全放下。

如今和小魚看到張敬齊本人,和藍天一比,簡直是雲泥之別,原主居然還記掛,眼睛到底是怎麼長的。

不過她也很奇怪藍天的眼睛怎麼長的,多好的一個人,居然娶了原主這麼一個極品,好在如今落到她手,嘿嘿……

「小魚姐,姐夫。」和小柔笑著打招呼,「得知你們回來,我和敬齊特意回來的。」

「辛苦了。」和小魚回。

這和小柔和張敬齊住鎮上,來回可不方便,還特意回來噁心她,可不就是辛苦。

「小魚姐,這麼快就要回婆家了。」和小柔又笑道。

「嗯,也該回去收拾收拾,明天早上就得回部隊,你姐夫可是營長,事情多,忙得很。」和小魚笑眯眯的,語氣帶著炫耀,好像人家不知道藍天是營長似的。

她就懟和小柔,讓之氣惱。

和小柔敢把張敬齊帶來噁心她,她一樣也可以懟回去。

當初,藍天說收養有養子,原主是極為不情願的,但是為了報復和小柔搶走張敬齊,她就忍下這事,一定要嫁給藍天。一是藍天比張敬齊出色,二是因為和小柔喜歡藍天,曾經表白過,可惜被藍天拒絕。

當初和小柔把張敬齊搶走,可是很得意的,可是得知原主嫁給藍天後,可謂羨慕嫉妒恨。

果然聽了和小魚的話,和小柔神情悻悻,這怨恨失意怎麼也隱藏不住,語氣帶著尖銳,「想來姐夫沒把小魚姐照顧好,小魚姐都比一年前老了許多,這一看,不知道的還以為小魚姐是姐夫的娘呢,知道也以為小魚姐老牛吃嫩草。」

和小魚:「……」

這可真是大實話啊!

「你姐夫沒錯,很照顧我,是你姐我長得丑,哎,我已經夠傷心了,你這一提,我心更痛,可有什麼辦法,丑就丑點吧,只要你姐夫不嫌棄就好。」

和小魚一臉憂傷地直言出和小柔戳人痛處,讓和小柔神情僵硬,下一刻和小魚看向藍天又道:「藍天,對吧!你不嫌棄我的哦。」

「不謙虛,不醜。」藍天正色回,隨之看向和小柔,一臉冰冷:「堂妹,隨意評論別人相貌很不禮貌。」

和小柔被自己心儀之人如此對待,臉色都白起來,悲憤地看著藍天。

當初,她一個女孩子表白,是鼓起多大的勇氣才做到的,可藍天卻毫不留情地拒絕,還鬧得全村都知道,讓自己一點面子都沒有,如今為了一個和小魚又落她的臉,太過分了。

「媽媽,在我和爸爸眼中,你是最漂亮的。」小寶大聲道。

藍天讚賞地摸摸小寶的腦袋。

這下,和小柔的臉色難看得不能再難看,就差點沒被氣得吐血。

和小魚被父子連這麼一說,頓時無比高興起來,又看到和小柔被氣得狠,心中也爽,於是道:「我們回家,收拾東西去。」

然後直接無視和小柔,和小魚和藍天各拉著小寶的手離去。

看著一家三口手拉手離去,和諧溫馨無比,和小柔恨得都磨起牙齒來,忍著要上前把和小魚撕掉的衝動。

「你和我都結婚了,你還如此,也不嫌難看嗎?」張敬齊冷聲問。

和小柔冷眼看向張敬齊,「這是我的事,由不得你管,你更沒有資格問。」

「那你叫我回來做什麼?」張敬齊立刻質問回去。

「這是我們兩個約好的,互不干涉,但得維護對方的臉面,難得回一趟娘家,你想讓我一個人回來嗎?」和小柔冷聲道。

張敬齊冷哼一聲,甩手離去。

看著張敬齊的背影,和小柔氣得發狠地跺腳泄怒。

她辛辛苦苦算計嫁給張敬齊,才發現對方又多混賬,如果不是離婚丟臉,還有兩家人的臉面,她早就離婚了。

她過得這麼慘,可和小魚卻嫁給她愛的藍天,還過得這麼幸福,憑什麼,憑什麼……

鄉間小路上。

藍天扭頭看向和小魚,正色道:「以後不許再犯。」

「犯什麼?」和小魚奇怪地看著藍天。

藍天:「你堂妹知道我是營長,不必你再提。」

「你這麼出色,我為你感到自豪,多在外人面前誇你還不行嗎?難道你不想你老婆為你自豪,誇你嗎?如果是這樣,以後我多貶你好了。」和小魚理所當然地道。

藍天:「……」

明明是他在說她的錯,怎麼最後反而是他有問題了。

就算改變,還是蠻不講理。

看著藍天無話可說,和小魚得意。

在藍天看來,她自然是知道和小柔和他表白之事,所以她的炫耀明顯是惹和小柔嫉妒,才有後面的事情,她也知道藍天不知道她和和小柔之間的恩怨,所以他目的很單純,就是要她不炫耀,不讓別人嫉妒而已。

不然,藍天敢幫和小柔來教訓她,她有他好看。

而且,藍天既然以為她有錯在先,但還是站她這頭,這算不算是幫親不幫理,這點她也很滿意。

「小寶,你說,媽媽誇你爸爸有錯嗎?」和小魚又得意地問小寶。

「沒錯。」小寶也不太懂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認同媽媽沒錯。

「二比一,你輸了。」和小魚更是得意洋洋地看著藍天。

藍天:「……」

他不說話總可以了吧?

然而,藍天看著得意洋洋的和小魚,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眼底一閃而過的笑意,心中有一股奇妙的感覺,他記住了這刻的和小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