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29章 火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9章 火災?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不用,這兩百塊錢除掉買葯的錢,我還有得賺呢。」和小魚笑道。

「這是你贏的,自然是你的,怎能算治療費,你治好的我的痘痘,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如果你再不收這治療費,我不就寢食難安了。」簫藍忙道。

「好吧,那你給我一百塊葯錢。」和小魚只收回買葯的錢,好讓簫藍心安,她明白欠人人情的滋味不好受,老是惦記著該怎麼還。

簫藍直接拿了兩百出來,「這葯錢和診費我都得給你,這裡是兩百,嫂子可一定要收下。」

和小魚連忙拒絕,她挺喜歡這個簫藍的,就是要賺錢也不會在簫藍身上賺,況且她已經在打賭上賺了兩百,「我知道自己在大院的名聲,當初你能信我,讓我治,我也很感激你的,不能收這多出的錢。」

「嫂子,我也不知道該拿什麼感謝你,就只剩這錢了,你別嫌棄俗,這一年來,為了治痘痘,我不知道花了多少錢,給你的錢領頭都不到,也是你讓我省下不少錢,不然繼續治下來,我還要花費更多的錢,還不一定能治好,又受罪。」

「如果,你當我是朋友,錢就拿回去,免得生份,況且我也不是為了賺錢才幫你治的,不是賺錢的行為怎麼能收錢,一點人情味都沒有。」和小魚正色道。

簫藍這些猶豫起來了。

「你要真覺得過意不去,這樣吧,下次有機會,你請我下館子去,我吃你一頓大餐。」和小魚打趣道。

「好。」簫藍笑著應下來,以後再找有機會報答嫂子的。

送走簫藍后,和小魚朝藍天道:「我贏了這錢,我們可以買兩颱風扇了。」

這天氣熱,她早就想買了,思考再三,她還是不敢買,畢竟在外人看來,她家很窮,而且已經天天吃肉了,怎麼可能有錢買風扇。

藍天也是如此以為她手上有不會有多少錢,絕對買不起這風扇。

如今贏了這錢,可以光明正大地有錢買了。

「隨你。」藍天只回兩個字。

「你說我拜師了,是不是要交學費什麼的,給師父拜師禮。」和小魚想起自己拜師這事,她可以看得出藍天和尤新關係很好,但也不能不知禮數吧。

藍天:「什麼都不用,以後他有得麻煩你。」

和小魚迷惑地看著藍天,不是該是她麻煩師父嗎?怎麼師父還得麻煩她?

藍天神情有些不自然,淡淡地道:「如果覺得過意不去,就做些吃食送去就好。」

和小魚點頭,這可是藍天給她找的師父,該怎麼做,就聽藍天的,於是她就去做飯,還有準備下給尤新的吃食。

好在她做的東西好吃,拿出去也不會丟人。

簫藍高高興興地哼著小曲回到文工團的宿舍,就對上高月和程語玲悻悻的神情,她心中冷哼一聲,之前有多囂張多高傲,現在她們就有多怨恨失意。

「簫藍,好心告訴你,那個潑婦可不是什麼醫生,也不知用什麼法子讓你的痘痘好的,小心點,免得到時複發更為嚴重。」程語玲一副好心地道。

簫藍的神情一冷,「程語玲,虧你是一名軍人,還常常把潑婦怪在嘴邊,你這是羞辱軍屬,也顯得自己沒文化,我再聽一次,我就去團長哪裡告你。」

「好心沒好報。」程語玲怒道。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簫藍直接駁回去,這麼毒的好心誰敢要啊!

「簫藍,語玲說的話不無道理,你自己注意點最好,畢竟你之前用的葯可不是專門醫生開的,還有這麼多醫生都沒辦法治好你,如今卻短短的時間治好,不覺得好奇怪嗎?難道那些大醫院的醫生還比不過一個農村婦女。」高月道。

「我們之間的關係也沒有多好,不用你們假好心。」簫藍不屑地道。

……

第二天,和小魚送小寶去學校,就帶著一些準備給尤新吃的吃食搭車去市裡。

等她來到三水衛生所的時候,卻是錯愕不已,只見衛生所冒出濃濃煙霧,一幅火災的模樣,卻無人滅火。

「著火了,著火了,快救火啊1和小魚大叫著朝旁邊的商鋪跑去,「老闆,這旁邊衛生所都著火了,怎麼沒有人滅火,哪裡有電話,找消防員啊1

那商鋪的老闆笑了笑。

這火要是繼續燒下去,這個商鋪也得燒沒了!怎麼還笑得出來,和小魚氣惱地想著,就聽到商鋪老闆笑道:「這位大姐別急,這是尤大夫做飯呢?他一向做飯都這麼大煙的,我們都見怪不怪了。」

「什麼?」和小魚傻眼,此刻,她已經完全忽略被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叫大姐的事情。

做飯也能冒出這麼大的煙,太師父,哦,不對,師父他老人家是怎麼做的飯菜?

看著周圍的人都不為所動,和小魚不得不信商鋪老闆的話,轉身跑進衛生所。

「師父。」和小魚叫喚著,「咳,咳……師父……」

和小魚一邊叫,一邊把周圍的窗啊門啊都打開,來到衛生所的後面,後面有一處小小的地方露天,四周圍著房屋。

這時尤新從廚房出來,他一身黑炭嚇得和小魚一跳,「師父。」

「徒兒,你來了,師父在做早飯呢,咳……」尤新閉著眼睛道,顯然是被熏得睜不開眼了。

「師父,你先去收拾下,我進去處理下。」

和小魚也不等尤新回話,就跑進廚房,這煙弄得她眼淚都要出來了,必須、立刻、馬上處理。

她在灶前蹲下,才發現灶里塞得許多柴,有些柴明顯是不幹的,這火又燒不起來,直冒煙。

而且后灶放了一個鍋,因為鍋小,直接放到底,把煙筒給堵了,根本就不通煙,怪不得冒得這麼大的煙。

她連忙把過拿掉,找個大鍋放上,然後把柴拿出來,埋進灰里,防止再度冒煙。

然後拿起旁邊細的柴和報紙把火點著,這灶總算不冒煙了,接著又把窗給打開,就等著去煙散去。

煙散得差不多,和小魚才仔細打量下這廚房,廚具和糧食肉菜亂七八糟的亂成一團。

這時尤新收拾得乾乾淨淨地進來,又恢復了儒雅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