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41章你真的要考大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1章你真的要考大學?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藍天吃飽后,跟和小魚說一聲就去軍區醫院,這些日子出任務,他也是一直記掛著的榮安翔的情緒變化。

晚上十一點,藍天回到家中,這會和小魚還沒睡,在看初中的書,這個時代和前輩子的課本有很多的區別,她還真的要花點時間來認真學習。

如今,離恢復高考越來越近了,她得抓緊時間,詳細的時間她不記得,好像是明年的冬天吧?

「你真的要考大學?」藍天問。

和小魚點頭,「我都這麼努力看書了,能有假的嗎?以前我的生活很糟糕,在娘家也好,嫁給你也罷,都沒有一天開心的,把自己弄得自哀自怨、尖酸刻薄,這模樣的我自己都覺的很討厭。

如今我發現,只要試圖改變后,這生活就可以不一樣,我如今學醫,努力學習,覺得自己沒白活,日子過得有意思多了,如今我就盼著有一天能恢復高考,上大學,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說起來,還得感謝你讓我醒悟,當你說要把我送回老家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是很害怕也很排斥回村,回去,代表這我還得被娘家奴隸,我真的一點都不像面對偏心的父母還有會欺負我的弟弟妹妹。

當初能離開村子,我覺得很高興,可以離娘家遠了,村裡的人也很羨慕我,嫁個出色的男人,不用在村子里過苦日子。

可是我發現我離開村子,好像自己也過成一個笑話,別人都看不起我,鄙視我,連自己的丈夫也討厭自己,最後還得回村子。

我問自己,以前是不是做錯了?是不是該改變?於是我決定做些改變,不過我和你承諾會改,裡面多多少少也有部分是為應付你的,讓你不送我回老家的。

可是這一改變我就發現好多地方都不一樣了,自己心裡覺得舒服好多,那一刻我才真正的決定自己要徹底的改變,如今我做到了,我覺得現在是日子越過越好,我發現自己也可以很出色的。

比如這學醫,我爺爺沒說錯,我很有天賦,師父也是如此說的,我以前沒有繼續學,真是太可惜了,好在不晚。

那麼我為什麼還要像以前那般被人看不起,被人厭惡,有一天,我可以出色得讓所有看不起我的人仰望我,你說是不是?」

她微笑地看著藍天。

她說了這麼多,都要把自己給說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讓藍天相信她是下決心改變,所以才和以前不一樣。

其實,這些日子,她多多少少能在藍天眼中看到對她的迷惑和懷疑。

她性格一向不受約束,自己想怎麼過就怎麼過,如今穿越后,為了不被人懷疑,她可真是束手束腳的,還得裝模作樣,這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要做回自己就必須打消藍天的懷疑,讓他相信她的改變是有根據的。

至於更詳細的她也不想去管了,反正這個身體沒換,誰能說她不是這個世界的和小魚呢?

「希望你一直這麼有志氣,也許明年還真的有可能恢復高考,要不要抓緊時間,自己看著辦,」藍天淡淡地道。

和小魚雙眼一亮,「怎麼,有消息下來了?」

「沒有,只是個人推測,不要往外說。」藍天回,如今「**幫」被抓,延續十年的動蕩就能結束,動蕩結束自然也象徵著即將改變的世界,國家迫切的需要新的知識和各個行業的人才來改變如今的現狀,讓人讀書是必然的趨勢。

況且,如今的事態發展也就說明一些行為是錯誤的,自然得改正。

「放心,我不往外說。」和小魚笑道。

第二天,用早餐后,和小魚見藍天休息,於是道:「你和我一起去趟衛生所吧,我在我爸給的醫書里找到一條方子,我做了些改動,也許對榮安翔的雙腳有用,拿去給師父看看,如果真的有用,到時候我們商量下怎麼辦。」

便宜爸給她隱晦難懂的醫書,好在裡面有對榮安翔有用的方子,不過作用不大,但是經過她改變,機會就有百分之五十,等現場的時候,她偷偷加入靈泉,就能提到百分之八十了。

藍天猛地看向和小魚。

和小魚把醫書和修改後的方子,也就是治療計劃遞過去。

藍天接過,「走吧1

來到衛生所,尤新看到藍天很是高興,可惜還來不及說話,藍天就先把和小魚給他的東西遞給尤新,神情嚴肅,「看這個。」

尤新楞了楞,接過來先看了治療計劃,越看,神情就越發嚴重,「那來的。」

藍天看向和小魚。

「這是我祖上留下的醫書里找出來的,不過榮安翔的情況嚴重,我就做了改動,能把幾率提高。」和小魚道。

「這用藥很冒險,卻也不是沒道理,五成的機會讓榮安翔恢復如常,如果失敗,對榮安翔的身體會雪上加霜。」尤新道。

接下來,大家都沉默下來,過一會,藍天道:「安翔會用的,不能行走代表著不能再當兵,對他來說,比死還痛苦。」

「那就去問他,他要用就用,先不要說是我拿來的方子,到時醫治之時,我要在在場觀察,方子是我改的,有問題我能及時發現。」和小魚道,說是她拿的,榮安翔可能會和她做對,想用也不用,另外只要她在現場就一定有機會放入靈泉。

「還有個問題,這針灸部分,可能找不到人做。」尤新道。

「師父,你不會針灸?」和小魚奇怪地道,尤新是中醫最為出色,怎麼可能不會針灸,況且歷史中記錄,尤新針灸很厲害的。

所以她以為針灸部分尤新完全能應付的,如果他不能做,還能從哪裡找針灸高手。

尤新的神情難看起來。

和小魚暗想,其中恐怕有問題吧!

「一個人選都沒有?」藍天問。

尤新點頭,「這針灸難度太高,也不是沒有,但都在批鬥中,是不可能被放來治病的,就算能放出來,經歷了這麼多苦難,歲數高,身體傷痛更多,體力不能支撐針灸結束。」

藍天沉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