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軍嫂威武>第44章 打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 打架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同人競技

和小魚快要做飯的時候,也不見小寶回來,於是她出門去找。

今天星期六,小寶不用上學,帶著星期天找高傑玩去了。

途中,和小魚卻遇到了李容,她笑道:「我剛要去你家找小寶回家,準備做飯了。」

李容笑著回:「小寶和小傑出來玩了,我也是出來找他們的,應該是去操場那邊了。」

於是兩人往操場那邊去。

「小魚,李容,我剛要去找你們呢?小傑、小寶和萬營長家大牛、二牛打架了,小魚你家的狗還把大牛的臉給抓花了,江嫂子說什麼要把這狗給打死呢。」袁紅梅從操場那邊走來。

和小魚和李容面面相視一眼,連忙往操場那邊去。

而和小魚心中卻有些不妙的感覺。

說起來,原主潑辣,大家雖然不怕原主,但是對於胡攪蠻纏的潑婦,還是秉著少惹為妙,所以不少人厭惡原主的同時,多數也是避開原主的。

而這江紅彩卻不是,她也是極為潑辣的主,沒少和原主懟上的。

看著和小魚和李容的背影,袁紅梅露出幸災樂禍的笑,連忙跟上去,這下有熱鬧看了。

操場上。

小寶緊緊地抱著星期天,留著眼淚,驚恐地看著江紅彩,「江大娘,你別打死星期天,求求你了。」

「小寶,把狗拿過。」江紅彩厲聲道。

小寶害怕得後退,「不給,不許你打星期天,嗚嗚……」

「小寶,你是不是要學你媽那樣的潑婦行為,以後誰還敢和你玩,今天這狗無論如何你都給大娘交出來。」江紅彩怒道。

和小魚來到看熱鬧的人群外,聽到小寶的哭聲,頓時心痛起來。

這些日子,她雖然不能說把小寶當自己的孩子那般疼愛,但她是很喜歡這個乖巧可愛的孩子,況且這孩子還沒有父母,她是真心疼愛憐惜他的,只要是養母一天就做好養母的事情。

「我倒你的無論如何有多無論如何?」她厲聲喝道。

不管這次打架事件誰對誰錯,江紅彩一個大人這樣欺負一個孩子就不對,有什麼,她也該找大人來商量著辦。

大家都看向和小魚。

小寶和高傑看到和小月和李容,就像看到救星,各自投奔了各自的娘。

和小魚心痛地看著小寶臉青鼻腫的小臉蛋,衣服凌亂又佔滿了灰塵。

「和小魚,你來得真好,你必須給我個交代,你家小寶把我家二牛打得都流血了,還有這狗還抓花我家大牛的臉,要是毀容了,肯定影響以後工作,娶媳婦,就是禍害我家大牛一生。」江紅彩瞪著和小魚怒道。

「你著什麼急算賬,我家小寶還臉青鼻腫的,看著比你家的孩子嚴重多了,誰找誰算賬還不一定呢。」和小魚冷聲道。

「這大家都看到的,是你家小寶先打人的。」江紅彩大聲道,然後看向大家,需求認同,「大家說,是不是這麼回事?」

「是啊!這事還真是小寶先打人。」

「我也看到了,小寶打二牛,二牛打不過,大牛就出手,然後小傑也幫小寶一起打人,後來這狗也加了進去,抓傷了大牛,這狗還凶得很,我們這些大人都有些怕。」

兩個軍屬接連出聲。

聽著軍屬的話,李容心裡的擔憂已經全部露在臉上了,這事也不知道怎麼解決了,這江嫂子可是得理不饒人的主,肯定沒完。

她雖然擔憂,但也是無比心痛地看著自家兒子臉上的傷,臉青鼻腫的,完全不比小寶輕。

和小魚也不著急,她對小寶還是有些自信的,小寶不會無緣無故打架的。

於是她蹲下來看著小寶,關心地道:「小寶,痛不痛?」

一聽到關心,小寶頓時無比委屈了。

「痛,媽媽,小寶不該打架,星期天是為了救我才抓了大牛,你別讓大娘打死星期天好不好?」他可憐兮兮地哀求著,臉上全是害怕的神情。

打死星期天的事情讓小寶嚇得不清,和小魚心中生氣一股氣,一個大人怎麼能這麼嚇唬孩子呢?

「星期天不會有事的,誰也不能打它。」她安慰道。

小寶頓時安心不少,無比依賴地躲在和小魚的懷裡。

「和小魚,你家養的狗會傷人,就不該養。」江紅彩道。

一聽這話,小寶頓時著急起來,看著和小魚。

「沒事的。」和小魚安撫地摸摸小寶的腦袋,無視江紅彩的話,溫柔地問:「為什麼打架?」

小寶有些氣憤地控訴起來:「是二牛搶我的糖,我不給他搶,他還罵我是被媽媽丟棄的孩子,爸爸也死了,說媽媽跟男人跑了,爸爸被帶綠帽子,我明明有爸爸和媽媽,他說謊,他還說媽媽不要臉的狐狸精,爸爸無能,就是以為他罵媽媽,咒爸爸,我才沒控制住打他的。」

「你憑什麼把糖給狗吃也不給我吃,再說,我也沒說錯,你本來就沒有爸爸媽媽,你爸爸死了,媽媽跟男人跑了。」二牛大聲爭辯。

這下現場都安靜了下來。

不料還有這一幕事情。

江紅彩臉色也變了變,陰鬱起來。

和小魚神情冰冷地站起來,小寶口中的爸爸媽媽,自然是親生爸爸媽媽,只是小寶還不懂,以為是說藍天和她。

她冷冷地看著江紅彩,厲聲道:「江紅彩同志,你該知道,小寶的爸爸是烈士,小寶是烈士遺孤,你怎麼能在孩子面前胡說八道,讓孩子羞辱小寶,還羞辱烈士。」

二牛還小自然不懂這些話,肯定是從大人那裡聽來的。

「我沒有說,誰知道孩子是在哪裡聽來的閑話。」江紅彩怒道,和烈士扯上關係,她無論如何都不能認下這些話的,隨後一巴掌打向二牛的屁股,「死孩子,讓你胡說八道。」

蠢死了,不打自招了,這下有理也變得沒理了。

二牛頓時哭了起來,「嗚嗚,我沒錯,媽媽,你也……嗚嗚,好痛……」

江紅彩臉色再度一變,一巴掌又打過去,打斷了二牛的話,「死小孩,再胡說八道。」

二牛這下只會哭,不敢說話了。

「和小魚,就算二牛有錯,你家小寶也不能動手打人,這事你必須給我們個交代。」江紅彩又懟上和小魚。

和小魚冷笑,「你這話倒是問得理直氣壯啊!你家的孩子搶糖吃,搶不了,還欺負人,年紀小小,嘴巴就這麼毒,你還敢找我算賬。」

說到這裡,她雙眼都帶起厲色。

幸好江紅彩遇到的是她這個斯文人,要是原主,早就和江紅彩打起來了。

~~~~~感謝書友20170223071604953、夢無瀾、米朵的打賞,求推薦票哈!等大概零時會又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