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47章 我們分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 我們分手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吃完飯,洗完澡,和小魚帶著小寶坐在院子里看星星,狗狗星期天也蹲在一旁看著天空。

「媽媽,我親爸爸變成了星星,我們能去看他嗎?」小寶好奇地問。

「暫時不行,星星在太空上,不過等小寶長大了,能變得很厲害,做個科學家,製造成宇宙飛船,就可以飛到星星上,另外還得作為一個宇航員,才能飛行宇宙。」和小魚笑道。

「小寶長大了要到星星上去看爸爸。」小寶興奮地道。

「那小寶從今天開始就要努力讀書,多多吃飯,努力鍛煉好身體,不然是去不了的。」和小魚笑道。

小寶連連點頭,立下志願,「我會的,好好讀書,我要做科學家,做宇航員。」

「加油!小寶最棒了。」和小魚握起拳頭來,覺得自己太是厲害了,她都沒帶過小孩,如今哄孩子也是杠杠的。

剛洗澡出來的藍天聽到這些對話,嘴角微勾。

這時院門敲響,和小魚去開門,看到萬長青帶著大牛和二牛登門。

「和弟妹,打擾了。」

「這個時候過來,有事嗎?」和小魚問。

「今天大牛和二牛做錯事,我帶他們過來道歉。」萬長青誠懇地道,這是又看到藍天出現在和小魚身後,叫道:「藍天兄弟。」

藍天點點頭。

和小魚讓開,讓萬長青帶著兩個孩子進來。

大牛和二牛因為被萬長青教訓過來,倒也很乖巧地朝小寶說對不起。

小寶心地善良,原本還生氣的,這會也不生氣了,還拿出口袋的糖分給大牛和二牛。

大牛和二牛得到糖吃,更是高興了。

三個孩子在院子里玩,萬長青和藍天在客廳里坐著說話,而和小魚給他們上茶后,也坐在院子里看著幾個孩子。

「小寶,你為什麼對狗狗這麼好,都把糖給狗吃,平時爸媽都沒買給我們吃的。」二牛蹲在狗狗面前問對面的小寶。

「媽媽說過,要是養狗狗就要把狗狗當作朋友,狗狗也會把我們當朋友的,我和星期天是朋友,當然要對朋友好,而且星期天也對我好,它看到你們欺負我,都幫我。」小寶回。

大牛和二牛似懂非懂地點頭。

「以後,我們也做朋友好不好,我再也不打你了,你是不是也給糖我吃。」二牛道。

「那我也和你和星期天做朋友,以後誰要欺負你們,我也幫你們欺負回去。」大牛拍著胸口道。

小寶高興地應下來。

看著小孩子之間的交談,和小魚覺得好笑,表示,小孩子的世界她不懂。

第二天,簫藍給和小魚送錢,另外她也找到五瓶美白霜的買主,錢都帶來了。

「這麼快。」和小魚有些驚訝。

「大家都被曬得很黑,狠不得立刻白回來,其實買主是三個,平時和我比較要好,其中一個要三瓶,她人本身就偏黑,看到我的痘痘都能治好,聽我說能美白,就狠不得全買了,好在另外兩個不同意。」簫藍笑道。

她們家世都好,基本都不缺錢,自然捨得買。

和小魚也高興,這一下子都買出去了。

五瓶共九百元,她能掙百分之五十元,有了這筆錢,夠她花一陣子了。

把美白霜交給簫藍后不久,雲中秀就出現在院子里,這院門沒關,她就直接走了進來。

「和嫂子,簫藍。」雲中秀微笑著打招呼。

「中秀姐。」簫藍笑道,「你怎麼也來了?」

「我聽說小寶被打了,過來看看,小寶不在家嗎?」雲中秀擔憂地道。

「小寶被打了?」簫藍驚訝地看向和小魚,關心地道:「嫂子,小寶被誰打了,嚴不嚴重?」

「小寶出去玩了,他和大牛二牛打架,就是些皮外傷……」和小魚把事情經過說一下。

簫藍笑道:「原來是小孩子之間打架啊!想我小時候也經常打架,沒事,中秀姐,你也不用擔心。」

「話是這麼說,不見見小寶都不能安心,小寶是丘大哥的遺孤,他去世了,如果他的孩子沒被照顧好,他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雲中秀皺眉道。

和小魚微微皺眉,雲中秀提了丘立國去世,還說孩子沒被照顧好,就差沒直接道:丘立國是救藍天而死,和小魚你怎麼沒照顧好小寶,這是讓丘立國死也不得安寧,你不覺得有愧嗎?

「小寶親爸爸要是知道中秀如此記掛他,他也是不得安心啊!要是還活著,一定會好好照顧你,不辜負你一片深情。」和小魚笑道。

簫藍卻沒有多想,聽了和小魚的話,也道:「是啊!中秀姐姐,對丘連長可真是一片真心。」

雲中秀神情微微一僵,瞬間恢復如常,隨之拿出一瓶藥膏,「嫂子,我這裡帶了一瓶外傷用的葯,效果很好的,你給小寶塗上。」

「小寶已經用藥了。」和小魚笑道。

「這葯是特殊渠道買來的,和普通的葯不一樣。」

「那好吧!多謝中秀了,小寶爸爸在地下有知,你這麼關心小寶,今晚可能都會託夢來謝謝你的。」和小魚笑道,一邊接過藥膏。

雲中秀眼中一閃而過的冷芒,該死的,這和小魚老是提丘大哥做什麼!況且她一點都不想被託夢,這肯定是噩夢。

「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嫂子謝。」她忙道。

「如果你要看小寶,去高勇家,可能會找到。」和小魚道。

「好。」雲中秀應下,「我現在就去找找看。」

說著,她就離去。

在雲中秀走後,簫藍有些憐惜地道:「中秀姐也很可伶,她一直都放不下丘連長。」

「是嗎?」和小魚不置可否,大家要是知道雲中秀一直喜歡的是藍天這個有婦之夫,不知會如何呢?她一直維持的形象要是被毀,也不知道會怎麼樣?

此刻,和小魚雖然好奇,可是也沒有想去拆穿雲中秀,畢竟人家表面看著很安分的。

簫藍走後,和小魚直接把手中的藥膏往垃圾桶里一丟,小寶有她的葯,怎麼可能用雲中秀的。

星期六、星期天結束了,和小魚又開始去衛生所的日子,有空的話,尤新就教授和小魚醫學上的知識,平時出門看診也都帶著和小魚了。

這天,他去軍區醫院,和小魚也跟著。

和小魚如今也知道,衛生所是沒有什麼病人,但是軍區醫院病重的人都會找尤新的。

「滾,滾出去,嫌棄我以後不能走是嗎?也別以為我有多稀罕你,如你所願,我們分手。」和小魚和尤新剛到榮安翔的病房門口外,就聽到榮安翔的怒喊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