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48章 羨慕嫉妒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章 羨慕嫉妒恨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和小魚和尤新立刻停住腳步,沒有進入病房,接著一個哭哭啼啼地女孩跑了出來。

和小魚和尤新看著女孩離去的身影,面面相視。

和小魚只用尤新能聽到的聲音道:「師父,他如今在氣頭上,我們還是不要進去吧1

從原主的記憶中,和小魚知道榮安翔有個對象,榮安翔還挺喜歡的,看來是不能共患難,要分手了。

尤新很是認同地點頭。

於是兩人連忙離去,尤新帶和小魚去看別的病人。

看完病人,尤新帶和小魚去了院長辦公室。

此刻院長和一個年輕醫生在說話,兩人看到尤新進來,神情都變得恭敬。

「尤醫生,你來了,快坐。」院長客氣地笑著。

「我就不坐了,我是過來拿病例的。」尤新笑道。

「我早就準備了。」院長說著就從辦公室的桌上拿起一疊厚厚的病例。

尤新示意和小魚拿過來,道:「徒兒,這些病例是我借來給你看的,你好好看,不懂的地方就問我。」

和小魚連忙應下,把病例接過來,還朝院長道謝。

這會,那個年輕醫生定定地看著和小魚。

待和小魚和尤新離去后,年輕醫生看著院長問:「爸,那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就是尤醫生收的入門徒弟?」

「是啊1院長道。

年輕醫生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咬牙切齒地道:「想我汪嚴華年輕有為,醫術被人稱讚,幾番拜師,尤醫生卻看不上,收了一個婦女為徒,我看,他腦子有問題。」

「閉嘴。」院長喝道。

汪嚴華氣憤地道:「爸,我不甘心,為了拜尤新為師,我花了多少功夫了,他卻一點面子都不給,好歹你還是你堂堂的軍區醫院院長,生為你兒子的我,要家世尤家世,要才華有才華,哪裡比不上一個婦女了。」

「尤醫生性格怪異,愛好自然也奇怪,既然不收,你就好好獃在醫院裡跟別的醫生學,你這話可不能再說,得罪人。」院長厲聲道。

汪嚴華轉身離開了院長辦公室。

院長嘆了口氣。

——

從院長辦公室出來,尤新才帶著和小魚去榮安翔的病房,看完榮安翔就可以打道回府。

榮安翔長得俊美陰柔,如今帶著頹廢的氣息和陰暗的心情,就更加陰柔了。

見尤新慣例檢查,他也不讓了。

尤新苦口婆心地勸:「安翔小子啊!你這腿還有希望的,得想開點啊!這天涯何處無芳草啊!這對象分了就……」

他意識到什麼,連忙停口,訕訕然地看著榮安翔。

榮安翔黑沉沉地看著尤新。

和小魚捂眼,沒眼看了,這笨師父簡直就是不打自招啊!直接說出看到榮安翔被甩的事情,這下榮安翔肯定得惱羞成怒。

榮安翔看向和小魚,「你也看到了。」

和小魚:「……」

沒說話,代表著默認,榮安翔頓時吼了起來,「你們都滾出去。」

「哈哈,看你還有力氣吼,精神不錯,非常不錯。」尤新誇獎著。

「同感。」和小魚道。

「滾。」榮安翔又是一聲大吼。

和小魚很是爽快地直接走人,尤新看了看,也連忙跟上,火氣這麼大,還是走為上策,明天再來檢查。

第二天,再度來醫院,和小魚跟著尤新去看完別的病人,榮安翔這裡她就沒去,找借口上廁所去了。

她還是發發善心,不去了,這榮安翔本來就受傷,還被對象甩了,她人到就是給榮安翔火上澆油啊!

這榮安翔心裡不知道怎麼恨她,以為她是看他笑話。

她在病房不遠的椅子坐著,這時一個年輕醫生站在她面前,有些面熟,想了想,才想起這人是昨天在院長辦公室見過的。

只是他臉色不善地看著自己幹嘛?

她沒得罪人吧?

「就你也能成為尤醫生的徒弟,可真是好笑。」汪嚴華冷笑著,眼中充滿不屑。

和小魚這下什麼都明白了,無辜地看著汪嚴華,這人看來是嫉妒羨慕恨啊!這算不算是拜個師父也能招來麻煩?

「不可笑,我就是我師父的徒弟,唯一的。」她笑眯眯地道。

汪嚴華冷哼一聲,冷聲道:「你得意什麼,你既然能做尤醫生的徒弟,在尤醫生看來肯定天賦很高,醫術很了不起,我們來切磋醫術。」

「我沒有天賦,醫術也沒了不起的,不能切磋。」和小魚認真地道,心中無比傲嬌地想著:可不是誰都有資格和她切磋的。

「你……」汪嚴華被話氣到了,「你如此慫,怎麼能成為尤醫生的徒弟。」

「沒辦法,就成了,我可能比較招我師父喜歡。」和小魚得意道。

汪嚴華差點就吐血,這麼說,他不招人喜歡,他堂堂一個大學生還比不過一個婦女,怎麼可能?

和小魚秉著懟死人不償命的原則,好心地建議,「你是不是也想拜我師父為師啊!然後不能如意,所以對我就羨慕嫉妒恨,如果是這樣,你拜我為師如何?也算是入門。」

汪嚴華差點又被氣得吐血,「不知所謂,你太給尤醫生丟人現眼。」

他怎麼可能落魄得給一個婦女拜師,這人可真臉皮厚的,這樣的話也說得出口,尤新收這麼一個徒弟可真眼睛瞎掉了。

「有嗎?」和小魚一臉迷惑,隨之道:「我師父都沒覺得耶,不過我倒覺得你給你自個丟臉了。」

「我什麼時候給自己丟臉了。」汪嚴華質問。

「現在啊!你自己沒能拜師,就找我一個婦女麻煩,這肚量可真狹小啊!一根針恐怕都不能放,不過我肚量大,能撐船,不和你計較,你走吧。」和小魚一副寬容大量地道。

汪嚴華臉一陣紅一陣青,身子都氣得微微顫抖起來。

「尤醫生早晚會知道收你這個徒弟是個錯誤,把你逐出師門。」他丟下這狠話轉身離去。

和小魚看著汪嚴華離去的背影,「這人有病,得治1

「徒兒,你這話對極了,原來這樣的人可以稱之為『有病,得治』。」

尤新的話突然在和小魚耳邊響起,嚇得和小魚一跳,拍著胸口,「師父,你既然來了,怎麼不出來給我撐腰,由著你愛徒我被人欺負。」

「徒兒,做人要厚道,不能得理不饒人,你都把人家氣得厲害了,怎麼還能讓為師出面雪上加霜呢?」尤新無辜地教育著和小魚。

「還不知你招來的。」和小魚翻個白眼。

「哎……」尤新嘆氣,「這不能怪我,都怪為師太出色了,沒辦法,徒4點。」

和小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