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49章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陰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9章 一切都是計劃好的,陰謀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星期六這天,和小魚要去鎮上送那個黑痣男子要的葯,今天小寶不要去上課,她和往常一樣也順道帶著小寶去鎮上玩。

而且今天還是鎮山有遊街慶祝粉碎「**幫」的活動,於是去鎮上的車都挺多人的,還有不少認識的軍屬,簫藍也在其中,她是去鎮上辦事的。

下車后,簫藍道:「嫂子,我大概一個小時就能辦完事,到時候找你,我可還欠你一頓飯。」

和小魚笑著應下,約好見面的地址,就分開各辦各的事情。

鎮上比平時熱鬧許多,人擠人的,大家臉上都是喜悅和放鬆的,討論的也都是粉碎**幫的事情。

和小魚帶著小寶去送葯,黑痣男子留下的地主說得很清楚,這位置不難找。

鎮上唯一的一家電影院,電影院旁邊是永安二巷,走進去的105號房,大概十分鐘左右,和小魚帶著小寶到了。

周圍都是平房,此刻挺冷清的,想來大家都到街上去了,當時她和黑痣男子都沒想到今天會有遊街慶祝的活動,也不知道他妹妹會不會在家?

想著,她敲門。

不久后,她聽到急匆匆的腳步聲,接著一個婦女打開門,身上和臉上都是麵粉,也不知是怎麼弄的,看不太清容貌,於是她問道:「阿琴在家嗎?」

「出去玩了,你是不是送葯的,你給我就好,我是她姑,準備做個餃子,不想麵粉放得高,拿下來的時候沒拿穩,全往身上倒了,讓你看笑話了。」婦女不好意思地道。

地址沒錯,和小魚也沒有什麼不行的,把葯遞過去。

婦女剛要接,突然發現自己的手也全是麵粉,不好意思地道:「這位大妹子,你看我的手髒兮兮的,這葯聽我家侄子說很珍貴的,我可不敢弄髒了,麻煩你幫我放在那桌子上行嗎?」

說著,婦女指一下院子的桌子。

不過就是幾步路,所以和小魚同意了。

進入門口,她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剛要轉身,鼻子和嘴巴就被捂住,她本能就屏住呼吸,可已經來不及,她立刻覺得意識不能集中,渾身發軟,迷迷糊糊地昏迷過去。

小寶驚恐地看著倒下的和小魚,看著突然從門後面冒出的陌生大叔就要叫起來,下一刻就被捂住了嘴巴,昏了過去。

街上,高月、陳語玲、李莎麗、黃蘭、肖艷、還有一些別的軍屬,鎮上不大,大家都是來看熱鬧的,遇到就集合在一起看遊街活動了。

突然,高月看到人群中,一個帶著黑痣的男子抱著睡著的小寶,連忙道:「大家看,那個男人抱著的人是不是小寶?」

「還真的是。」黃蘭皺眉道,「這人看著好像在哪裡見過,怎麼抱著小寶?」

「見過,上次我們一起來鎮上,在部隊門口見過,這人還給和小魚錢的。」陳語玲提醒道。

「剛才在車上,我看到和小魚帶著小寶來鎮上的,怎麼不見和小魚。」一個軍屬奇怪地道。

「小寶看著是睡著的,現在才十點不到,早上才剛醒來,怎麼就睡著了,還是一個我們不認識的人。」高月皺眉道。

「不好,該不會是遇到人販子吧?小寶不是睡覺,是被迷暈的。」一個軍屬擔心地道。

大家臉色都一變,覺得這很不對勁。

「大家上去問一下,弄清楚怎麼回事?」黃蘭厲聲道。

「不好,不見人了。」有軍屬叫了起來。

「快找,快找,如果真的是人販子就麻煩了。」高月叫起來。

於是大家連忙找起來,人山人海的,她們找了好久也不見人,有人提議報警,得到認同,於是大家就到了派出所。

警察接到報案就開始詢問,大家描敘了抱著小寶的男子模樣,警察臉色頓時不好起來,拿出一張通緝令,「可是他?」

「是他,是他。」

大家紛紛點頭。

「這是昨天發現的人販子,我們正在通緝。」警察道。

大家頓時就想到小寶是被拐賣了。

「警察同志,這孩子是烈士遺孤,養父如今也是個部隊營長,你們得想辦法把人救出來。」高月正色道。

……

和小魚再度醒來,有些茫然,發現自己趟在地上,是之前來的院子,此刻院門緊閉著,隨之她意識到什麼,自己被人迷暈了,小寶呢?

「小寶,小寶……」

她驚恐地叫著,完全沒有回聲,她連忙在屋子裡找,什麼人都沒有,況且還是小寶了。

她連忙走了出去,敲開隔壁的門,開門是一個老人。

「這位大娘,我問下,隔壁住的是什麼人?」和小魚急問。

「我也不太清楚,是新來的租客,沒幾天,剛才我看到他們又搬走了。」

這回答,彷彿就是把和小魚最後的一點希望摧毀,她臉色更是蒼白,渾身發冷,這一切都是有計劃的,陰謀,是陰謀,那個黑痣男人特意把她引來這裡的,他把小寶帶走是要做什麼?

和小魚回神后,拚命地往派出所跑去,她只剩下一個念頭,報警,報警。

和小魚跑進派出所,高月等人沒走,也發現了和小魚。

「和小魚,小寶被人販子拐了,你如何和藍營長交代。」肖艷冷聲道。

和小魚沒搭理她,對著警察道:「警察,我要報案,我家孩子被人綁架了。」

「和嫂子,你別著急,已經報案了,藍營長也在來的路上。」高月安慰道,「剛才我們在看遊街活動,就看到一個男子抱著睡著的小寶,有人覺得不對勁,懷疑小寶是不是被人販子拐賣,等我們意識到要去追的時候,已經不見男子和小寶的蹤影,就覺得報案會比較安全,到派出所才知道那男子真的是人販子,都有通緝令了。」

和小魚發愣地看著高月,人販子?黑痣男子是要拐賣小寶!

「和小魚,那天我們都看到你在部隊門口,和這個人販子接觸過,他還給你錢,你一向不喜小寶,是不是你把小寶賣給人販子的。」程語玲也就是這麼一懟,話落,卻覺得自己說得有理,「肯定是這樣的,肯定是這樣的,你認識那個人販子,你這個毒婦。」

她瞪著和小魚。

這下,曾經見過和小魚有接觸過黑痣男子的高月、黃蘭、肖艷、李莎麗都懷疑地看著和小魚。

另外的軍屬也驚訝地看著和小魚,不會是真的吧?

「和嫂子,你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對不對,你該知道小寶對藍營長來說多麼的重要。」高月著急地問。

「她這麼惡毒,有什麼不能做的,可沒少虐待小寶的,我就說她這些日子為什麼對小寶好了,原來在這裡等著,她就是要賣掉小寶,所以人販子給她錢,然後今天就約好送到鎮上,如今你故作報警,不過是賊喊捉賊,大家不會信你的。」程語玲憤憤地道。

大家面面相視,都覺得很有可能起來。

和小魚只覺的渾身發冷,心中恐慌,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感覺一張網籠罩著自己,如果黑痣男子是真的人販子,他要拐賣小寶就拐賣好了,為什麼還要提前接觸自己,把她騙到鎮上?

只有一個可能,黑痣男子不但要拐走小寶,還得陷害她!

「藍營長,你來了。」這時有人有叫道。

大家齊齊看向門口。

藍天冰冷的氣息更為強烈,讓人對上血液都被凍住,還帶一股隱隱要爆發的戾氣,讓人有點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