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50章 藍天,你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0章 藍天,你瘋了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藍天,我去給人送治痘痘的葯,就被人迷暈,小寶也不見了,對不起,是我沒看好小寶。」和小魚聲音沙啞,雙眼有著淚光閃動。

自從爸媽過世后,她就沒有如此恐懼過,打心底里害怕,如果因為自己的疏忽而讓小寶有什麼不測,就是她害了小寶。

藍天看著和小魚沉默兩秒:「我會把小寶找回來的。」

這冰冷的聲音卻也讓和小魚安心一點。

「藍天,小寶的失蹤是有陰謀的,和小魚為了錢賣掉小寶。」程語玲上前道。

「藍營長,雖然我們都見過和小魚收那個人販子的錢,但其中肯定有誤會。」高月善良地道。

「和小魚和人販子有接觸,小寶又是從她手中不見,和她沒關係,我看也不可能。」肖艷冷聲道。

「和小魚,江妹子說狗改變不了吃屎,果然是啊!以前你虐待小寶就已經很不對了,如今你居然把人給賣掉,那可是烈士遺孤,你真是太讓人失望了。」黃蘭厲聲道。

……

和小魚不在乎這些人的指責,只在乎藍天的態度,她盯著對面冰冷卻又看不出情緒的男人道:「藍天我沒有賣掉小寶。」

「我知道,不是你。」

大家都意外地看著藍天。

高月在意外后,卻是憤怒了。

而和小魚也錯愕地看著藍天。

原主的過去做得太過分,她沒期待這麼短的時間做的改變,能讓藍天相信她的,可是他相信了。

「嗚嗚……」她猛地抱著藍天哭了起來,「謝謝你信我,謝謝,嗚嗚,我其實好害怕,好害怕小寶出事的……」

自從小寶失去消息后,葉小魚心中就絕望的,藍天的信任把她從絕望中拉了出來,是對她的救贖,她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脆弱。

自從父母去世后,大家也都說她很堅強,她也快要相信自己很堅強,其實她心裡的脆弱和孤單隻有自己知道,每次想爸媽的時候就躲在被窩裡哭,獨自一人的她,受了委屈沒人傾訴的時候,她也躲在被窩裡哭。

這一抱,讓藍天身子瞬間僵硬起來,良久他伸手拍拍她的後背,安慰她。

此刻,和小魚的脆弱讓藍天心中升起異樣的情緒,只是他並沒有發現罷了。

「藍天,你瘋了,小寶是丘連長的唯一的血脈,如今你居然就這麼相信和小魚,你是不是被她迷昏頭了?完全沒把小寶放心上。」高月不可置信地叫了出來。

大家都驚訝地看著高月,剛才還溫柔善良的姑娘怎麼突然就抓狂了?

藍天沉默。

他也覺得自己瘋了。

和小魚平時對多小寶多不好,他是很清楚的,如今現有的證據都指向和小魚把小寶賣向人販子,他也懷疑過和小魚,然而他卻想起他之前因為李容而誤會和小魚時給出的承諾,沒有明確的證據,他不會再犯誤會她的事。

和小魚說過會改,這些日子來,她做得很好,就算是假的,他和小寶都願意給一次機會和小魚,所以此刻,他選擇相信她,維護他們的家。

她不會賣掉小寶。

而且,冷靜一想,和小魚不會這麼笨才是,和人販子光明正大的接觸,況且她把小寶帶出來,如果沒帶回去,她該知道面臨著什麼。

「藍天,你到底想什麼,抓緊時間問清楚和小魚,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錯過機會,我們就錯失救人的機會。」高月憤怒地上前扯開和小魚。

和小魚擦乾眼淚,氣憤地瞪了高月一眼,不過這話倒是提醒她了,道:「藍天,先救小寶,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上個星期六,是部隊守門的小戰士通知我,說外面有人找我,當時那人說是聽部隊的人說,知道我能治痘痘,所以……」

她比從頭到尾,一絲不漏的細節都說了出來,就是想藍天能不能找出蛛絲馬跡。

「和小魚,你說得再多,也沒人信你。」程語玲不屑地道。

「我不需要你們信,只要藍天信,我就滿足,你們都說我要賣掉小寶,我沒這麼蠢,我把小寶帶出來沒帶回去,我也逃不掉責任,如果真的要賣,我肯定會偷偷的來,不和自己扯上一點關係,如今你們要說我賣掉小寶,可以,請拿出真憑實據。」和小魚冷冷地看著程語玲。

程語玲瞪著和小魚,「藍營長是被你灌**湯了,你也別得意,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掉的。」

「你說得對,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誰抓了小寶自然會查得一清二楚,如今我不想和你們吵,你們再揪著我不放,就是妨礙我們去救人,居心不良。」和小魚神情嚴肅起來,看向藍天,「藍天,我帶你去看看小寶失蹤的地方,聽說是人販子租的,去查肯定能查出點什麼。」

「你先回家。」藍天命令道。

和小魚什麼都來不及說,一名警察走了出來,「藍營長,你愛人不能走,她現在是嫌疑犯,要留下來配合我們調查。」

程語玲和高月露出笑容來。

和小魚心頭一緊,是啊!她現在是嫌疑犯,她就是想回去也不行。

藍天的拳頭一緊,他身為一名軍人,很清楚規矩,看向和小魚,「你安心配合警察同志,我去救小寶。」

和小魚點頭。

藍天獨自一人走後,在高月等人幸災樂禍的目光下,和小魚被帶進一個只有一張桌子的空蕩蕩的房間坐下,而她前面坐著一男一女的警察。

「下面的問話你必須從實回答,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男警察道。

「好。」和小魚應下來。

男警察看了一眼女警察,見對方拿筆開始記錄,他就開始問了。

「姓名?」

「和小魚。」

「年齡?」

「二十一。」

……

男警察先問基本情況,然後神情一正,「上周星期六,你是不是見過人販子黃平,也就是上面通緝令的人。」

和小魚看向通緝令,正是之前和自己接觸的黑痣男子,「是,當時我不知道他是人販子……」

「我們問什麼,你就回什麼,是還是不是,不要多話。」

和小魚迷惑地問:「如果這樣回答,不聽解釋,是不是斷章取義?」

「是我問話,還是你問話?」男警察厲聲道。

「是你問話,可你是警察,不是土匪,你憑什麼不給機會我解釋。」和小魚也喊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