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53章 球越滾越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章 球越滾越大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和小魚一直注意著黃平的眼睛,他眼裡的變化她也看到了,也知道下去也不會再有什麼重要的信息,於是就出來跟藍天道:「我要見從河裡撈出來的屍體。」

藍天同意了,不久后,兩人來到冷冰冰的停屍間。

和小魚看著面前一具面目全非的屍體,她呼吸都停下來。

她學醫,再恐怖的屍體都不會怕,可是她卻害怕這是小寶!

「我剛才對黃平說的DNA鑒定,可以做嗎?」

「可以做,如今技術難度高,能做的單位少,要一層層地往上遞,時間會很長。」

「你信他是小寶嗎?」

藍天沉默良久才回:「不知道1

大家都說這是小寶,他不想去相信,可是現實又告訴他,就算這屍體不是,小寶活下去的幾率小得不能再校

所以屍體不重要。

這時候,他恨自己的理智。

和小魚沒有再說話,而是仔細地對著小寶看,外表可以改變,但有些地方是不可能變的,她打開屍體的嘴巴,觀察起牙齒來,然後又伸手指進去。

藍天看著有些不忍,和小魚不過才二十齣頭,對著一具屍體如此,她肯定很難受很害怕,她沒有吐沒有大喊大叫就已經很能忍了。

「這我看過,牙齒和小寶的基本差不多,沒辦法區分。」藍天道。

「不,有區別。」和小魚厲聲道。

「什麼區別?」藍天猛地盯著和小魚。

「小寶失蹤的前一天,牙齒有些不舒服,我給他檢查,他有一顆大牙在長,可這個屍體沒有。」和小魚道。

說著,她在藍天的灼熱的視線下又往小寶的手甲,腳甲看去,最後目光落在大拇趾上,指著又道:「小寶的這個趾甲內部邊緣是圓過去的,很好看,這個卻是一高一低,還有我給小寶剪手甲和趾甲時,都有個習慣,只會在邊緣角修一半。」

話落,她定定地看著藍天,「他不是小寶,我可以百分百的肯定。」

之前從黃平哪裡有所懷疑,她不敢肯定,此刻,她終於可以下決定。

藍天看著和小魚,眼裡露出震驚來,小寶這些細節,他都不知道,而和小魚卻記下了,此刻誰又能說她不把小寶放在心上。

「既然有人拿屍體來騙我們,真正的小寶肯定還沒死,藍天,小寶沒死,你快想辦法救人啊1和小魚緊緊地抓著藍天。

藍天全身緊繃著,卻沒有露出一絲輕鬆之意,帶起肅殺之氣。

「我和黃平的對話,你也聽到了,找出那個所謂的妹妹,他的命脈被人抓著,他會和我們不死不休的。」和小魚急道。

「黃平的妹妹我在查,我送你回去,接下來的事情你都不用管。」藍天道。

和小魚無力地點頭,她想管也管不了。

待回到關押自己的房間,和小魚忍不住把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藍天,這幕後的人是針對我,我懷疑是雲中秀和高月……」

「她們是軍人,沒有證據,就一個字都不能說,這幕後是誰,我會查。」藍天打斷了和小魚的話。

沒有證據,就是誣陷軍人,是犯罪的。

和小魚看著藍天,她無法推測他的情緒。

藍天轉身離去,他必須去撬開黃平的嘴,才能找到小寶。

黃平在和小魚走後,一直都很獃滯,看到藍天進來,背對著他。

「那屍體已經確定,不是小寶。」藍天道。

黃平目光一縮,回頭看著藍天有些諷刺起來,突然坐了起來,慢慢地靠近藍天,哂笑一聲,聲音輕得只有藍天聽到:

「就算那屍體不是,你也該想到那個孩子的命運,只有他死了,所以的事情才會落幕,所以你就算明確地知道這屍體不是你兒子,你現在也高興不起來,對不對。」

藍天面部肌肉顫動,雙手握起拳頭,青筋冒起,雙眼的殺氣迸射而出。

黃平這話說得太對了,此刻他恨不得殺了黃平。

可是理智讓他再度死死地壓制著。

「是,我知道,可是我還抱有希望,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而你已經處在萬丈深淵,包括你所謂的妹妹,你當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藍天諷刺地看著黃平,繼續道:

「我查到一個失蹤人口,叫王小青,十八歲,是一對王姓夫婦收養的女孩,在家中不受重視,過得並不好,昨天,王姓夫婦找到王小青的屍體,他們收到一筆來歷不明的巨款,偷偷地把人給葬了,對外還說養女沒有找回。」

黃平震驚,再也控制不住情緒,驚恐地叫了出來,「不可能,不可能,都是你騙我的……」

藍天淡淡地笑了,輕輕地道:「你讓我失去了親人,而你也要失去,可真是同命相憐啊1

「不可能,不可能……」黃平不可置信地囔囔著。

藍天走出房間,高勇在門口看了一眼絕望又不敢相信事實的黃平,才關上門,追上藍天,「老大,你真的查到了。」

藍天沒有回話,只是吩咐:「好好地看著他。」

「我會的。」高勇應下來。

藍天剛出派出所就看到雲中秀。

雲中秀走向藍天,語氣略急,「藍大哥,我收到消息,軍隊得到消息,黃平背後有一個強大的人販子團體,黃平如今已經移交軍隊處理,而你得避嫌。」

藍天冷冷地看著雲中秀,「不可能。」

如果避嫌,營救小寶的行動他就不能參加,還有和小魚如今也危險,如果不破案,她就背負著賣兒童的罪名。

雲中秀厲聲道:「藍大哥你冷靜些,小寶失蹤,嫂子被關,我知道你很擔心,我也很擔心,可是必須避嫌,這些日子你干涉得太多,派出所這裡的人你是暫時壓制,表面聽從你,但背地裡已經和上面領導聯繫,領導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這次事情重大,上面又再度施壓,你再不退步,軍隊會有強制性措施,處分你。」

藍天雙眼一眯,「這案交給誰調查。」

雲中秀沉默一會,「你的死對頭,許家輝。」

「誰下的命令。」

「是……是……」雲中秀欲言又止。

「不用你為難,我知道了,你回去吧1藍天冷聲道。

「藍大哥,要不你回去說兩句軟話。」雲中秀勸道。

「不可能。」藍天冰冷的氣息迸射而出,讓雲中秀不敢再說話,眼睜睜地看著藍天轉身回派出所。

「老大。」看到藍天折回來,高勇有些意外。

「準備一下,我們要撤,這事有另外的人來接手。」藍天淡淡地道。

「為什麼?小寶和嫂子都沒有救出來。」高勇急道。

藍天把事情經過簡單地說一下。

高勇氣道:「這球越滾越大,這下如何是好?」

「也許是還是好事。」藍天嘴角冷冷一勾。

好事!

高勇怎麼想都想不出這是好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