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54章這是不是有人故意報復她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4章這是不是有人故意報復她啊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和小魚在發獃,直到有警察叫她出去才回神,看到眼前是一個充滿書生氣的俊秀軍官,看著也該有三十歲了。

聽著警察和軍官辦交接談話,她才意識到,她被移交給這個軍官調查了。

「和弟妹,走吧1俊秀軍官笑道,他雙眼微翹,感覺一直帶著笑容,看著溫和親切,此刻笑起來,更是溫柔好看,隨之他似乎反應過來,連忙道:「我先自我介紹下,我叫許家輝,是你愛人的戰友,軍銜一樣。」

和小魚點頭,「要帶我去哪?」

「回部隊。」許家輝笑道。

兩人來到院子的吉普車旁邊,準備上車的時候,一個小戰士跑來,慌慌張張地道:「營長,黃平跑了。」

和小魚皺眉,怎麼跑了?是不是處境更麻煩了?

許家輝也皺眉,「怎麼跑的?」

「黃平要上廁所,他是從窗逃跑的,那窗我檢查過,是關死的,也不知道黃平是怎麼打開的。」小戰士道。

「你怎麼這麼沒用。」許家輝罵道。

和小魚有些訝然地看著許家輝,還以為這人脾氣很好的,果然人不能單看外表。

小戰士認錯地低著頭不敢說話。

「許營長,這人一交到你的人手上,人就跑了,你如何交代啊1高勇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

大家看去,不知何時,藍天帶著高勇出現了。

許家輝惱羞成怒地瞪了小戰士一眼,都怪他,害他在死對頭面前丟臉。

他冷哼一聲道:「人從我手上跑的,我自然會抓回來,不用你們操心。」

接著他又看著藍天,笑道:「藍天,案子如今由我接手,如果弟妹是清白的,我自然還她一個清白,至於小寶我也會找回來,你就安心吧1

和小魚聽著這句「你就安心吧」的話怎麼都覺得不對勁,似乎帶著惡意,就好像人去世前被人安慰似的語氣。

「如此就好。」藍天淡淡地道。

和小魚就是再遲鈍也能感覺到兩人之間的火藥味,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覺,求助地看著藍天。

藍天朝她點頭,示意她放心。

許家輝冷哼一聲,命令:「走,回部隊。」

和小魚上車后,吉普車就往部隊去。

「弟妹,你想不想聽聽我和你愛人之間的故事。」許家輝微笑地看著和小魚。

和小魚搖頭,她現在一點心思都沒有,誰要聽他和藍天的故事啊!反正兩人一看就不對付的。

許家輝有些可惜地搖頭,倒是沒有強迫和小魚聽。

和小魚下車后,許家輝就把她交給一個小戰士帶走,他要先去處理黃平的事情,回頭再向和小魚問話。

在途中,和小魚遇到肖艷的老公丁健柏,丁健柏看了兩眼和小魚,問小戰士,「這是把人帶那裡去?」

「營長讓我把她安置好,等他有空會過來問話。」小戰士回。

「行吧,把她交給我,我來處理,也好等營長回來問話。」丁健柏道。

小戰士應了下來,走了。

「和嫂子,多有得罪了,跟我走吧。」丁健柏冷淡地地道。

和小魚點頭,接著她發現自己的處境很不妙,她躺在一個完全隔音的小房間,這周圍環境明確地告訴她一個詞,這丁健柏要對她進行——感覺剝奪!

想不到這個年代已經用上了。

她學醫的時候,見識過感覺剝奪的厲害。

嗚嗚,有必要這樣做嗎?是不是太狠了點?

和小魚默哀著。

接著她被帶上半透明的保護鏡,這會減少視覺刺激,接著帶上木棉手套,在袖口處套一個長長圓筒,為了限制各種觸覺刺激,在頭部墊一個氣泡膠枕,接著用調節器限制她的聽覺……

這樣她就開始進入感覺完全剝奪的狀態。

感覺剝奪實驗結果是,正常的人最多能撐到八個小時,而且也會有後遺症,比如就是做些簡單的事情也能出錯,精神沒辦法集中。

一般受過訓練的人,十六個小時就會因為產生的幻覺陷入精神崩潰,而受過特殊而強烈到變態地步的人都沒辦法承受三天。

她不過是個嫌疑犯,還是個普通人,用上這招,這是不是有人故意報復她啊?

——

黃平逃出來后,他在一戶人家偷了衣服,喬裝打扮就往梧桐村跑去,夜色中,他翻牆進了一戶熟門熟路的人家。

王有為和妻子張大花在睡覺,房門被打開的聲音讓他們驚醒過來,看著一個黑影進來,他們嚇了一跳,驚恐地問:「誰?」

「是我。」黃平出聲。

王有為夫婦頓時鬆口氣,打開電燈,王有為就朝黃平怒道:「你小子來做什麼,三更半夜的。」

「小青呢?」

對於黃平的問話,王有為夫婦目光遊離。

「那個,小青不是失蹤了嗎?你也是知道的,現在還沒有找回來,話說回來了,你不是去找小青了嗎?我還沒問你怎麼沒找回來,你倒是問起我了。」王有為不悅地指責。

「是啊!那個死丫頭也不知道去那了,果然是賠錢貨一個。」張大花罵了一句。

「閉嘴。」黃平的五官都有些扭曲起來,質問:「是不是小青的屍體找到了,你們收了錢,就偷偷把小青埋了,還對外說,小青還在失蹤。」

「你怎麼知道的?」張大花驚訝地道。

王有為一巴掌拍了過去,張大花頓時意識自己說錯話了。

「黃平啊!你大娘胡說八道的,哪有這事啊1王有為死鴨子嘴硬。

「你們……你們……我回頭找你們算賬。」黃平悲憤地轉身離去。

鎮外的廢棄工廠。

黃平滿身仇恨地出現,手中的刀在夜色上散發著冷芒。

此刻廢棄工廠煤油燈下,兩個青年在打牌喝酒,看到黃平闖了進來,都嚇了一跳。

「黃平,怎麼是你?」一個青年連忙問,這人不是被抓了嗎?

黃平悲憤地看著這兩個青年,「是不是很意外啊!我告訴你們,我逃出來了,我要為我妹妹報仇。」

一青年氣道:「你胡說八道什麼,你妹妹好好的。」

「還想騙我,我妹妹都被你們給殺了,今天我就要殺了你們報仇。」黃平兇狠地道,舉起手中的刀。

一青年冷聲道:「居然你都知道了,那麼你也沒必須再活下去了,兄弟,我們一起上,把他殺了,一了百了。」

兩人也拿起刀就朝黃平砍去,黃平無所畏懼地迎上去,他就是死,也要為妹妹報仇。

這邊打鬥,而外面的黑暗中,兩道身影悄無聲息地看著這一幕。

「藍天,你夠陰暗的啊1許家輝陰陽怪氣地道。

「現在可以同意我條件了。」藍天淡淡地道。

許家輝傲嬌無比,「要我把你調過來協助我們調查也不是不可以,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到時候我再告訴你,放心,不會讓你做違法和不道義的事情。」

「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