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55章 我們拭目以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章 我們拭目以待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黃平拿刀的手被砍傷,接著被一腳被踢到在地。

「黃平,你既然這麼在乎你妹妹,那麼就一起到地獄團聚吧1一個青年兇狠地道。

黃平氣憤地大叫起來,「你們這些王八蛋,老子為了你們做事,命都搭進去了,你們怎麼能殺了我妹妹,怎麼可以如此不守信。」

一個青年不屑地道:「你別天真了,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你妹妹認識我們,我們怎麼能放她走,她必死無疑,你也別怪我們心狠,要怪就怪你自己,你比我們害的人多了,這是報應,哈哈。」

「對報應,你們也會有報應的。」黃平視死如歸了,絕望的他已經無力反抗,仇不能報,還要丟命。

兩青年陰森森地朝黃平走去,舉起刀。

「你們都快點,進去看看,黃平肯定在。」千鈞一髮之間,藍天的聲音響起,頓時把兩青年和黃平給驚到了。

「有人來了。」

兩個男人面面相視,也顧不得黃平了,離開撤退。

藍天這時也走了進來,看著逃離的人也沒追,這是許家輝的事情,他俯視著黃平。

黃平看到藍天,凄涼地哈哈大笑起來。

「走吧。」藍天淡淡地道。

黃平站了起來,自嘲地道:「你婆娘說得沒錯,報應,報應啊1

藍天嘴角冷冷一勾,給黃平上了手銬,帶上了吉普車,拿出包紮傷口的東西丟給黃平……

——

三水衛生所。

藍天的吉普車停了下來,然後給黃平解開手銬,直接拿出鑰匙打開衛生所的門,把黃平帶了進去,來到一處房間前敲門,等裡面的燈亮后,他就問:「可以進來了嗎?」

「請進。」一道弱弱地聲音響起。

黃平聽到這聲音渾身一震,猛地推開門。

房間的床上,一個臉色蒼白的姑娘靠著枕頭坐著,她看到黃平,露出驚訝之色,「哥1

「小青。」黃平不可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姑娘。

「哥,你來了。」王小青聲音哽咽起來。

「你沒死,你沒死。」黃平激動地抓著王小青上上下下查看。

「哥,是這位解放軍同志救了我。」王小青笑著解釋,「當初,那綁架我的人要殺我,往我心臟處桶了一刀,然後埋了我,好在我心臟和常人不同,偏一些,沒死,不過,要不是解放軍同志及時把我挖了起來,送我到這裡救治,不然我也活不成了。」

黃平看著藍天,帶有幾分感激,似乎想到什麼,瞬間就消失。

藍天淡漠地道:「別開心太早,你妹妹畢竟還是傷到了心臟,接下來的治療也很麻煩,而且她還有腎炎,必須長時間的治療,而且普通的醫生沒辦法治好他。」

黃平沉默一會,就對王小青溫柔地道:「小青,你好好養傷,哥哥一定會治好你的,讓你健健康康的。」

安慰完妹妹,他就叫藍天到外面說話。

「這一切都是你計劃好的,我逃跑,是你幫我了,所以我才逃得怎麼順利,因為你之前的話,你知道我會回去確定我妹妹的生死,你讓我絕望,又給我希望,是不是?」黃平肯定地道,因為藍天的話,他已經亂了分寸,所以才上當。

藍天點頭。

「你可真陰。」黃平冷聲道。

「你不是第一個說。」藍天淡淡地道。

「你是如何查到我妹妹的。」黃平問。

藍天回:「我去了你所在的村子,得知你家父母因為家庭困難,曾經把一個女兒給賣掉,他們說,當初你哭得死去活來的,順藤摸瓜,我就找到了王有為,他又有一個女兒失蹤了,自然也知道得差不多。」

黃平自嘲一笑,「我們的村子偏辟得很,也沒幾戶人,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知道的人都死的死,走得走,也能讓你問到,算你行,你又是怎麼救我妹妹的,我覺得我的行蹤一直都隱藏得很好。」

「這些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我把你妹妹救了出來。」藍天冷聲道。

「行,你和他們都一樣想要利用我,只要你繼續給我妹妹治療,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黃平陰陽怪氣地道。

「和我合作,是雙贏,和他們合作是與虎謀皮。」藍天道,見黃平神情更加的沉默了,是認同他的話,藍天才繼續問:「我兒子情況如何?」

黃平猶豫一下,就道:「當初我把你兒子帶走後,就交給了一個叫三爺的人,當時三爺是要殺死他的,可是不知道為何,在緊要關頭,他突然改變了注意,讓我找個屍體來冒充,我拐賣有許多孩子,其中肯定有反抗意外致死的人,所以找個屍體對我來說不難。」

「那三爺把我兒子帶那裡去了。」

「我也不知道。」黃平搖頭,「那個三爺我都沒見過真面目,高深莫測,神秘得很,一向都是他找我的,不過他喃喃自語了一句話,是『既然是被拐賣,那就拐賣吧』。

我自個想,他應該是不想殺了,還是把孩子賣出去,如果他真的是把孩子賣出去,應該也會落到牛爺手中,牛爺控制著我們省的人販子,我平時拐賣回來的孩子也是到牛爺手中分散出去的。」

「這麼說,兜兜轉轉還是的找這個牛爺。」許家輝這時走了進來。

「跟丟了。」藍天肯定地道。

「嗯,那兩人倒是小嘍,不過和他們匯合一個叫三爺的人倒是高深莫測,反跟蹤能力很強,把我給甩了,老子第一次如此窩囊。」許家輝沒好氣地道。

「是嗎?」藍天不置可否

「你是什麼表情?」許家輝氣道。

「人表情。」

「哼,是奸人。」

藍天不想和許家輝鬥嘴,沒說話。

許家輝也沒想和藍天繼續斗,看向黃平,「我們接到任務,緝拿牛爺,粉碎他的人販子團體,而你去做我們的內應。」

黃平自嘲地道:「我怎麼可能接觸得到牛爺,我見都沒見過。」

「我給你理由去接觸,就是和小魚。」許家輝高深莫測地笑著。

「你想做什麼?」藍天充滿殺氣地看著許家輝。

「她怎麼可以?」黃平奇怪地問。

「據我所知,牛爺貪財,有財怎麼可能往外推,和小魚會制女人愛美用的葯,這可是很有市場的,而且利潤極高,小小一瓶也能賣到高價,一兩百塊啊!這可比牛爺拐賣兒童婦女好。」許家輝笑道。

藍天殺氣更重,但許家輝一點都不在乎,在黃平迷惑中繼續道:「如今,在外看來,和小魚已經和你交易,是賣掉養子的毒婦,你和和小魚就是蛇鼠一窩,然後通過你上線推薦給牛爺身邊,又會怎麼樣呢?」

黃平立刻道:「他會留下來,讓和小魚給他製作更多的葯來買,比他拐賣兒童婦女安全多了。」

「我不同意。」藍天冰冷地看著許家輝。

許家輝瞪向藍天,冷聲道:「閉嘴,我才是這案件的負責人。」

「我覺得很好。」黃平此刻是有些幸災樂禍的,「如此,和小魚肯定能在牛爺身邊做內應,你們粉碎牛爺的人販子團伙就指日可待。」

「許家輝,你可是軍人,不能強迫老百姓的。」藍天冷聲道。

「如果和嫂子自願呢?」

「我不會讓她同意的。」

「那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