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穿越軍嫂威武>第56章 和小魚的特殊體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6章 和小魚的特殊體質?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歷史穿越

天亮后,藍天和許家輝去辦了些事情,在中午回到了部隊。

「什麼,感覺剝奪,誰讓你把人關到哪裡去的。」許家輝朝小戰士怒道。

「營長,你讓我關起來,好詢問,我也沒想過關到哪裡去的,後來丁連長來了,是他關的。」小戰士道。

「多久了。」

「到目前差不多有24時小時了。」

藍天臉色難看地看著許家輝,聲音帶著濃濃的殺氣,讓許家輝一哆嗦,就聽到藍天恐怖的聲音響起:「如果我愛人出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的。」

丟下這話,藍天連忙去救人,許家輝也急急跟上。

——

丁健柏奇怪地看著面前的和小魚。

自從被關進來后,這女人不吵不鬧的,好像就是在睡覺。

正常來說,這個環境怎麼能睡覺呢?如今都快二十四小時了,她一點不良反應都沒有,所以他才沒有把她帶出去。

丁健柏聽到腳步聲,抬頭看去。

「礙…」他的臉迎上了一拳,定神一看,是許家輝,他有些懵,營長為什麼打他?

「誰讓你自作主張,把嫂子關到這裡來的,還關24小時,你想要人命嗎?等著,要是出什麼事,你等著被開除軍籍吧1許家輝怒道。

丁健柏更懵了,怎麼回事?

他僵硬地扭頭看著丁健柏和藍天一起拆開設備,然後藍天抱起和小魚送去醫務室。

醫務室。

許家輝不可置信地看著軍醫劉醫生,「什麼,嫂子這是睡覺?」

劉醫生點頭,「是啊1

藍天:「那她怎麼沒醒?」

劉醫生回:「睡得太沉。」

「豬也沒有這麼能睡的,我們都這麼折騰了,她還不醒。」許家輝好笑起來。

劉醫生微微一笑,道:「有些人的體質很奇怪,和同志在接受感覺剝奪時,身體本能進行自我保護,進入深度睡眠狀態。」

「還能這樣的?」許家輝驚訝,如果那個特殊分子都有這個能力,在拷問的時候不就有神助。

劉醫生搖頭,「和同志的體質特殊,我也沒辦法解釋。」

藍天:「那如何把她叫醒。」

劉醫生回:「一是讓她自己醒,二是你們在旁邊叫她的名字,看她有沒有感覺。」

在劉醫生離開病房后,許家輝看向藍天,「怎麼辦?」

「這些日子她都沒得休息,讓她自然睡醒。」藍天神情淡淡地看著沉睡的和小魚,雙眼卻是有些發亮,幸好沒事。

許家輝諷刺地問:「小寶能等嗎?」

藍天沉默,是啊!不能等,可是他也不同意和小魚去冒險。

「我說過,我不同意她去。」

「放屁,這事由老子來決定。」許家輝冷聲道,「和嫂子,和嫂子,醒醒,快去救小寶,小寶出事了,和嫂子,和嫂子……」

許家輝叫得嘴都累了,都沒辦法叫醒和小魚,最後看著藍天,無奈地道:「藍天,你可真娶了一個太……有趣的婆娘了。」

藍天不屑地看了一許家輝,「你應該僥倖,否則她現在就被你營里的人弄得精神失常了。」

許家輝無話可說,心虛的同時,還氣惱著丁健柏。

——

和小魚知道自己承受不住長時間的感覺剝奪,好在她有個空間,完全可以把意識放進空間里,和身體隔離進行沉睡。

這種方式,只要她不想醒來,就是身體死亡也沒有辦法叫醒她。

當然隔一段時間她還會醒來,然後見沒結束感覺剝奪,她就像烏龜似的又躲回去,這次她出來,總算能感覺到周圍是正常的環境,接著就聽到藍天的話,「你應該僥倖,否則她現在就被你營里的人弄得精神失常了。」

她睜開眼睛,看到了藍天和許家輝。

「藍天。」她驚喜地叫道。

「嫂子,你總算醒了,你這也太能睡了,下次教教我怎麼辦到的。」許家輝笑道,接著又說:「我先說明啊!不是我要把你關進那個感覺剝奪房,是丁健柏自作主張,好在你平安無事。」

和小魚雙眼一眯懷疑地看著許家輝。

「我發誓,那個房間是針對一些特殊的分子,根本不是你一個嫌疑犯進去的地方,回頭我找那個丁健柏算賬。」許家輝繼續道,「好在你沒事,上天保佑。」

說完,他還朝天上拜拜。

見此,和小魚自然不好說什麼,「既然不是你的意思,我自然不會怪你,也好在我沒啥事。」接著看著藍天,著急和擔憂地問:「藍天,小寶有消息了嗎?」

「有了,有了,嫂子,我和你說,小寶應該還活著……」許家輝推開藍天,殷勤地把事情從頭到尾地說了出來,「如今我們和黃平達成協議,他也完全坦白,他是受一個叫三爺的人指示陷害你的,如今你已經清白。」

「那小寶什麼時候能救出來。」這點才是和小魚關心的。

「這就是關鍵了,需要你幫忙。」許家輝笑道。

和小魚看了一眼冷冰冰又帶著殺氣的藍天,才問:「如何幫?」

「我需要你去牛爺哪裡做內應……」許家輝把自己的目的說出來。

和小魚也沒被許家輝的目的給驚嚇到,而是問:「賺錢的能力我有,這牛爺能信我嗎?他不會懷疑我別有用心。」

許家輝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這事很危險,你去的話,一曝光就是死。」藍天淡淡地道。

許家輝登了藍天一眼,道:「嫂子,只要計劃好,就不會有事,況且你還有能力賺錢,牛爺不會摹!

「好了,你們都不用說,我去。」和小魚道,她有空間,只要不是用迷藥害得她意識沒辦法集中的話,她隨時都可以進去空間自保。

為了救出小寶,她不可能拒絕。

「嫂子,太深明大義了,回頭,我給你請功。」許家輝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和小魚道,她現在就缺功勞洗白。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許家輝拍著胸口保證。

「我不同意。」藍天冷冷地道,平時和小魚膽小怕事,照理說不可能同意的,她想做什麼,難道他說的危險她還不明白嗎?

「小寶是我弄丟的,我會找回來。」和小魚看著藍天,無比的肯定自己的決心。

許家輝瞪著藍天,「藍天,這事我做主,如果你再不聽從命令,我就……就不讓你參加這個案子,到時候,由我做主嫂子還是可以去,難道你想違抗軍令嗎?」

藍天充滿殺氣地看著威脅他的許家輝。

「藍天,你放心,我不莽撞,我有自信能自保我才去的,你忘了,上去陳詩詩也不能把我如何,我還不是把小寶帶回來了。」和小魚勸道。

「上次是你運氣好。」

「我以後的運氣一樣好。」和小魚笑道。

「藍天,你敢打擊嫂子的革命鬥志,我也能說到做到。」許家輝怕藍天再說,讓和小魚不敢去做內應。

藍天閉嘴了,許家輝說得沒錯,如果不能參加調查這案件,到時候和小魚和小寶更危險,他可不期待許家輝這個蠢貨能救人。

「許營長,藍天可是我愛人,請你客氣點。」和小魚可是很護短的。

「好好,這是一定的。」許家輝狗腿地道。

和小魚有些鄙視,這人看著書生氣,很俊秀,怎麼性格就天南地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