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57章 你和和小魚同志有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7章 你和和小魚同志有仇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許家輝心情很好,但他看到臉上腫了一邊的丁健柏后,臉頓時沉了下來。

「營長。」丁健柏立得筆直,心中不安。

許家輝看著丁健柏,待對方渾身不自在的時候才淡淡地問:「你和和嫂子有仇?」

「回營長,沒有。」丁健柏聲音洪亮。

許家輝臉色頓時沉了下去,怒道:「還不老實,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嫌疑犯,什麼時候用得上感覺剝奪了。」

「我……我,和嫂子性格特殊,而且還和牛爺的人販子團體有瓜葛,聽說在派出所里,警察什麼都問不出,和嫂子肯定不簡單……

所以知道營長要問話,我就想著來個感覺剝奪兩三個小時,讓她意志弱下來,可是進去后,她一點不良反應都沒有,只能加長時間,我越發覺得和嫂子不簡單,肯定專門培訓過的,才熬過二十四小時,她……會不會是特殊分子?」

「人家不過和一個小人販子有點接觸,怎麼就和牛爺的人販子團體有瓜葛,你把人家往重了說,還特殊分子,想做什麼,把人家往死里推,老子看你才是特殊分子,來害人的。」許家輝立刻懟回去。

丁健柏臉都漲紅了,「營長,我怎麼可能是特殊分子,根正苗紅,請營長隨意調查。」

「丁健柏。」

「到。」

「負重奔跑五十公里。」

丁健柏錯愕地看著許家輝離去的身影,營長不是和藍天死對頭嗎?如今他為難和小魚,不過是想查出問題所在,好讓藍天也受牽連。

可是營長居然不領情就罷了,還罰他。

但軍令如山,不服他也只能服從命令。

丁健柏這邊受罰,和小魚已經被藍天帶到鎮上的一處平房,和黃平見面,開始做兩天的急訓,比如如何傳遞消息,如果偽裝自己。

另外,許家輝詳細地和和小魚、黃平兩個說接下來的身份和要做的事情。

——

一輛去市裡的馬車上,一男一女。

男得看著皮膚黝黑,頭髮有三成是白的,布滿滄桑,臉上還滿是鬍鬚,一看之下,就是個農村的糟老頭,而女的邋邋遢遢的農村婦女一個。

兩人真是黃平和和小魚。

馬車到了市裡,黃平就帶著和小魚來到一處平房前。

開門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婦女。

「找誰?」

「柯大娘,我是黃平啊1黃平連忙道。

和小魚懦懦地看了一眼柯大娘,原來這就是黃平的上線,一個寡婦。

柯大娘看了一眼和小魚,才道:「進來。」

進門后,黃平讓和小魚站在院子里,他和柯大娘進入客廳就迫不及待地道:「柯大娘,我的身份被警察知道了,不能再回鎮上。」

「沒被抓?」柯大娘臉色陰沉地問。

「你也知道我們鎮上的派出所沒啥作為,對我來說家常便飯,關不住我。」黃平得意地道。

柯大娘對這話倒是沒懷疑,看著院子的和小魚問:「這女人是誰?」

和小魚佔在院子里一動不敢動的,渾身都散發著我很緊張我很害怕的模樣,很讓人瞧不起。

「說起這事,我就晦氣,這女的叫和小魚,是個毒婦,她把她家男人收養的兒子賣給我,那知道孩子太不聽話,我一時下手中重了,被我打死了。這女人也被婆家人知道是她賣掉養子,她害怕,就跟我跑出來了,我和你說,她可是能幫我們賺大錢的,所以想讓你幫著引見下牛爺。」

柯大娘神情冷了下去,「你以為牛爺是你想見就能見的,還帶著一個亂七八糟的人。」

「這個自然知道。」黃平連忙道,接著說:

「這女人可不是亂七八糟,你隨時可以去查,她不但毒還潑,又丑又妒,名聲在她生活的地方,臭氣熏天,她男人很對厭惡她,她平時虐待養子,大家忍忍就是了,可這次可是賣掉養子,養子還是死了,被抓到是要被槍斃的,對了,她是軍嫂,那個養子是個烈士遺孤,更是罪上加罪……」

柯大娘立刻罵道:「混賬,和軍人扯上關係的人,你也敢往這裡帶。」

「柯大娘,在你眼中,我是那麼不謹慎的人嗎?」黃平有些委屈地道,「我都考慮周全的了,這女人是走投無路才和我跑出來的,膽小怕事,欺善怕惡的主,什麼都不敢做,只要牛爺把她關起來,哪裡不讓去,誰又能知道她在我們這裡。」

柯大娘沉默一會,才問:「你說她能賺錢,怎麼賺錢?」

「可以讓女人變漂亮的葯,這女人愛美,這葯要是能變漂亮,有那個不捨得花錢的,之前,她弄一個治痘痘的葯出來,一瓶一百五十元,一個星期就能把滿臉的痘痘治好,你說,你要是長了滿臉的痘痘,能一個星期治好的葯,你買不買?」

「這麼厲害?」柯大娘懷疑地看著黃平,又看著院子的和小魚。

「我敢騙你,也不敢騙牛爺不是,我找死啊!到時候讓她做些給你們看看,不就一清二楚,而且她不但會做治痘痘的葯,還能做別的,用了可以美白,保護皮膚什麼東西,這女人的玩意我也不是很懂,這和小魚太蠢,什麼都不懂,要是聰明點,她早就做出來賣了,賺大發了。」

柯大娘沉默下來。

黃平又加把勁道:「如今有關部門加強了打擊人販子,牛爺被人定得越來越緊,如果有和小魚,是不是可以多一條賺錢的路子,讓牛爺開個公司什麼的,又能販賣人口,一舉兩得,而牛爺只要給她提供一個容身之所就好,一個鄉下女人,沒見識,能在我們手中翻天不成。」

柯大娘有些動容了,「我先去和牛爺說下,你們暫時住下來。」

「好咧。」黃平高興地應下。

晚飯的時候,柯大娘看著對面的和小魚,臉有些僵硬,吃不下了。

和小魚就是個餓死鬼投胎似的,拚命地往嘴裡塞東西,腮幫子都鼓起來,吃東西的聲音還特別的響,夾菜前還含著筷子,弄得筷子都是口水,然後碟里挑挑揀揀,有時候吃著吃著,用拿手來扣牙齒,往衣服上一抹……

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說多沒素質就多沒素質。

黃平看了一眼演得無比逼著的和小魚,再看向臉色難看的柯大娘,一副很有眼色地朝和小魚喝道:「和妹子,注意點吃像,別給老子丟人現眼。」

喝完又不好意思地對柯大娘道:「柯大娘不好意思啊!她一個農村來的,沒啥素質,別見怪別見怪,我會好好教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