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58章 牛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8章 牛爺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和小魚似乎也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有些尷尬地道:「我……平時吃不好,看到這麼多吃的,就控制不住,老娘家那個死男人,雖然是個兵,但是家裡負擔中,錢都往家寄,就餓著自家婆娘。

大娘,你不知道啊,我男人家,人口多,而且特別的沒用,還收養個白吃白喝的臭小子,沒少給我氣受,如今被我賣掉,之前我也提心弔膽的,現在舒坦了,他們不給我好過,對別人比對我還好,我也不讓他們好過,里啪啦里啪啦……」

和小魚越說越興奮,口水滿天飛……

柯大娘厭惡的同時,卻也放心了不少。

第二天,和大娘就離開了家。

「我想她肯定去查你了。」黃平偷偷地朝和小魚道。

「查吧,反正怎麼查,我都名聲都很臭,況且也做了安排。」和小魚無所謂地道,原主的臭名聲總算有些作用了。

「你在柯大娘面前表現得太好了,她一定以為你是個沒素質的農婦潑婦,惡毒養母,不愧是本色出演啊1黃平笑眯眯的立起大拇指。

「滾蛋,戲弄老娘,找死。」和小魚冷聲喝道。

黃平嚇了一跳,「你還演上癮了。」

當初陷害和小魚的時候,他自然調查一翻,自然知道和小魚的過去是怎麼樣的,可是真正接觸后,和查到的完全不一樣,明明是很恬靜的一個女人。

和小魚冷哼一聲,她剛才那句呵斥的話才是本色出演,雖然現在和黃平合作,但她心裡時時刻刻都想怎麼打死這個死人販子,害她吃苦也就罷了,但如果是小寶出事,殺了他也不解心中之恨。

黃平眼力自然看出和小魚眼中的冷意和殺氣,可是沒有一點演戲的成分,神情訕訕地道:「那個和同志啊!騙你是我不對,但是沒有我,也會有別人,誰讓你們得罪人呢?」

「我告訴你,你最好完美地完成任務,救出小寶,否則……」和小魚陰森森地盯著黃平看。

「一定會完成任務的。」黃平狗腿地道,自己的妹妹可是要和小魚師父治病的,他可得罪不起。

如黃平所說,柯大娘自然是去查和小魚的。

軍營她進不去,但是裡面的軍屬會出來搭車,她嘴巴厲害,和軍屬坐在一起,就能聊得高興,很快就聽到很多和小魚的壞話。

這些軍屬能一個陌生人在背後說人壞話,素質自然有些問題,說出來的話自然也是不好的話,和小魚在柯大娘面前就變得一個惡毒又沒素質的潑婦。

夜晚,柯大娘來到某處小工廠里。

一群男人和女人在吃吃喝喝,好不快樂自在。

「牛爺,我有要事和你說。」柯大娘朝人群中一個中年男子道,長得很普通,如果不是柯大娘這聲牛爺,誰能相信他就是惡事做盡的人販子頭目。

牛爺點頭,帶著柯大娘進了一個房間。

柯大娘立刻把來意說了。

「這人調查清楚了?」牛爺皺眉問。

「查清楚了,一個沒見識,心思要刻薄歹毒的婦女,很好控制,而且斷絕她和外面聯繫,她一輩子也只能做個奴隸,被我們所利用,做不出任何對我們不利的事情。

而且黃平這人你也知道,他做事還是比較謹慎可靠,他能信的人,自然不會有多大問題,他也不敢出問題。」

牛爺點頭,道:「你辦事我一向放心,不過還得謹慎,時刻監控著,先讓她做出葯來試試,有效果迷暈帶過來見我,黃平我也順便見下,最近人手,這小子精靈,該用了。」牛爺道。

柯大娘應下,待她回去就告訴黃平和和小魚這個消息。

兩人都表示得很高興。

在柯大娘買回藥材后,和小魚立刻製做治痘痘的葯,第二天做好就被柯大娘給帶走。

一個星期後,柯大娘試藥成功了。

和小魚被迷昏后,再度醒來,就發現周圍全變樣了,仔細一看,是個光線黑暗的雜物間,周圍圍著十來個男男女女,其中就有認識的黃平和柯大娘。

「醒了?」柯大娘問。

「這是在哪裡?我怎麼在這裡?」和小魚驚恐起來。

「來,見過牛爺。」柯大娘冷聲道。

「牛爺?」和小魚茫然一下,似乎想起來是誰了,偷偷地問柯大娘,「可以帶我賺大錢,還不會讓我被警察抓的那個很厲害的牛爺嗎?那個是啊?」

她自以為小聲,其實周圍都有不少人能聽到,而且她一邊問,一邊到處亂看,頓時就引來一些人的鄙視。

黃平一臉恨鐵不成鋼,「蠢貨,一點眼力都沒有,你面前坐著的就是牛爺,大家都站著,就一個人坐著,你都看不出來,眼瞎啊!要不是看你有點做葯的本事,你這麼給老子丟臉,有你好看。」

和小魚頓時一個哆嗦,害怕得結巴起來,「我……我……」

她偷偷地看牛爺,彷彿面前就是個凶神惡煞的人物。

「黃平,這大妹子一看就膽子小,說話溫柔點。」牛爺和藹可親,「大妹子,別怕,我就是牛爺,你既然投靠我了,我就一定讓你賺大錢,也不會被警察抓。」

和小魚一喜,連忙道:「那太好了,回頭我把你拱起來……」

「閉嘴,會不會說話。」黃平連忙道,「我們牛爺長命百歲,不用你拱。」

「對,對,我給牛爺當牛做馬,好好報答牛爺。」和小魚低頭哈腰起來,隨之想到什麼,頓時潑婦罵街起來:「牛爺,等你帶我賺了大錢,我一定要回去把那些殺千刀的貨踩到泥里去,想我安守本分,乾乾淨淨,那些害我的人,不得好死,見人,爛貨,我讓他們斷子絕孫……」

現場的人什麼人沒見過啊!此刻對上和小魚這樣的潑,又把自己黑說成白的,也露出驚訝之色,然後就是鄙視。

牛爺也皺眉起來。

「閉嘴,接下來不許講話,否則我打死你。」黃平怒道。

和小魚哆嗦著辯解,「我也沒說什麼。」

黃平瞪眼,見和小魚哆嗦著沒再辯解,才朝牛爺道:「牛爺,您大人有大量,別和她一般見識,這人就是個農村潑婦來的,什麼都不懂,就是會做些葯,不然這人我就賣到深山老林,給那些娶不到老婆的人生孩子去。」

「別,別……我以後不亂說了。」和小魚頓時急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