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60章 暴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 暴露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和小魚開始進入製藥之中,她也努力扮演自己的角色,好不給黃平帶來麻煩,而黃平得到牛爺的看重,也很忙碌,逐漸的傳遞了不少消息出去。

藍天和許家輝根據黃平給的消息鎖定了許多目標,就等最後的收網,可小寶還是沒有一點的消息,這人讓越發的煩躁和不安。

和小魚再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什麼為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這天,和小魚和往常一樣在房間里製藥,黃平突然拿著一把刀,一身是傷地闖了進來,快速地朝監督她的小花攻擊。

小花花容失色,和黃平打了起來。

和小魚臉色一變,立刻明白,他們是暴露了,於是就抓起一條木根就打向小花的脖子。

小花的注意力都在黃平身上,自然沒留意和小魚,被和小魚偷襲成功,華麗麗地暈過去。

「快走,我們暴露了。」黃平急道。

和小魚連忙拿起旁邊用紙包著的東西跟上黃平就跑,剛出門口就被牛爺等人給圍住了。

黃平臉色面如死灰,這下死定了!

而和小魚卻是鎮定不少,思考著如何活命。

「黃平,我們待你不薄,為什麼出賣我們。」牛爺此刻的神情陰森恐怖,讓人看著就發抖。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牛爺,我也是沒辦法。」黃平無奈地道,隨之問:「我倒是好奇,牛爺是什麼時候懷疑我的?」

「這些日子來,大家的貨少了,二線的人發現有些三線的人失去聯繫,一查,就察覺到很多人都被暗中盯梢了,你們就是最大的嫌疑,所以就決定一試,這放在書房的假賬本,你果然去看了。」牛爺冷聲道。

黃平自嘲一笑,「你故意透出這賬本記錄你一直以來的買賣,對我誘惑實在是大。」然後朝和小魚道:「抱歉,是我太心急了,把你給連累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時候。」和小魚冷聲道。

「和大妹子,你把藥方全部寫出來,我饒你一命。」牛爺冰冷地看著和小魚。

和小魚又不是三歲孩子,怎麼可能信這話?藥方一出,必死無疑。

「牛爺,和他們廢話什麼,時間越長對我們越不利,黃平遞出這麼多消息,二線三線四線的人都被盯上了,肯定折進去,現在我們也被盯著,如果不是為了一網打盡,我們早就被抓,現在殺了他們,趕緊逃,盯梢的人只有兩個,輕而易舉就能拿下來,不然等軍人發現我們知道他們的陰謀,會立刻行動的。」有人道。

「男的殺,女的抓。」牛爺大聲道。

「我攔著他們,你趕緊跑,告訴外面的人,我們暴露。」黃平說完就要往前沖。

和小魚連忙拉住他,把手中一包東西往牛爺等人砸去,紙在空中散開,粉末滿天飛。

「捂住眼睛鼻子。」牛爺大叫。

牛爺等人連忙捂住眼睛和鼻子。

黃平一喜。

「走。」

趁這個機會,和小魚喊一聲,和黃平往外就跑。

黃平和和小魚跑出大門。

這也是和小魚第一次看到外面的環境,周圍有些零零散散的平房,泥路上也沒有行人,而外面盯梢的兩人躲在草叢中看到兩人跑出,就知道不對勁了。

「快,通知老大,他們曝光了,我跟上去,會留下記號。」一個盯梢的道,另外一個盯梢立刻抓緊時間悄悄地走了。

這時,牛爺等人也追了出來。

「這邊。」黃平叫了一聲,在前帶路。

和小魚塞了一包葯給黃平,「等下救急用。」

黃平不客氣地接了過來,還有心思誇和小魚,「聰明啊,想不到還備有這一手。」

和小魚拚命地跑,沒回話。

這些日子借著治做葯的機會,特意弄出來的,他們之間也沒有人懂醫術,自然沒防備這些藥粉,她說做什麼的就做什麼。

「別跑。」牛爺等人大喊著追來。

和小魚回頭看了一眼,露出驚恐之色,牛爺等六人追她和黃平,四人往草叢去。

她心中發寒,想起來剛才牛爺的人說過,已經發現盯梢的人,他們這是要對盯梢的人出手,果然下一刻,盯梢的被發現,兩方纏鬥起來。

盯梢的人,和小魚見過,就是在派出所說黃平跑點的小戰士,此刻小戰士只是一個人而已,怎麼打得過?

「快跑,別看了,你想死嗎?」黃平怒道,「放心,他是軍人,比我們有辦法追,我們自身難保,只會拖累。」

話落,牛爺等人更進了,黃平把手中的藥包丟出,牛爺等人也有防備,連忙捂住眼睛和鼻子。

黃平和和小魚也沒能爭取多少時間。

「我們分開跑。」黃平道。

和小魚知道,這樣的辦法最好,可以分散人,黃平也多一份機會逃命,而她也是如此,能利用上空間。

於是她把手中的葯全部給了黃平,「拿著,你比我更需要,我就算被抓,他們也不會殺我,能等到救援。」

黃平明白她的話,不客氣地接了過來,兩人分開跑了。

和小魚想著那個小戰士,還回頭看了一眼,心頭一震,她看到小戰士被捅了一刀,接著就倒在地上,她咬咬牙,繼續奔跑。

追上她的有兩個男人和張嬸,剩下的人由牛爺帶頭追黃平去了,她看到路邊是密密麻麻的灌木林,她毫不猶豫地跑了進去,隱藏起身影,瞬間躲進空間。

在空間里,她看到張嬸等也進來了。

「娘,的,這見人怎麼跑得這麼快?」

「死啊,明明看到她跑進來了。」

「在周圍找,肯定在的。」

張嬸等人越走越深,她剛要出去,又聽到腳步聲,一看,是兩個男人,是剛才和小戰士打鬥的其中兩個,看來是處理完了小戰士,自然跟著來追人。

兩人走遠后,和小魚就閃身出空間,往回跑。

那個受傷的小戰士必須回去看看,如果沒死,及時醫治還可能救回一條性命。

和小魚很快就回到原地,看到路邊全是到士,他還有意識,沒死。

「快走。」小戰士看到和小魚折回來,急道,一說話,口中就吐血。

「別說話。」和小魚看來看周圍,把小戰士往草叢裡拖,這裡就是牛爺的窩邊,很危險,牛爺等人隨時都有可能折回來的。

隱藏住身影后,她拿出早就從空間拿出的放在口袋的包紮物品,其中有一小瓶的藥水,先灌進小戰士的嘴裡,裡面帶著靈泉,能快速地保命。

接著看傷口,有些不致命,但腹中那一道刀傷刺得很深,是致命的,幸好她來了,也幸好她有靈泉,不然不立刻動手術,根本就不能救人,而她自然也沒有辦法在沒有工具的情況下做手術。

她模進口袋,從空間里再度拿出一瓶靈泉,往傷口的地方倒,血止住八成后,她才沒有繼續,她不敢用太多,否則太明顯,沒辦法解釋。

而小戰士的角度也看不到和小魚做什麼,只覺得傷口沒那麼痛了。

和小魚拿白布包住傷口處,這白布是做衣服的白布,隨處可見。

「你撐住,等到醫院就不會有事了。」和小魚安慰小戰士,她的處理能撐幾個小時。

「謝謝。」小戰士感激地道。

這時由遠到近的聲音響起,和小魚和小戰士一動不敢動。

「那屍體怎麼不見了。」張嬸道。

「有人來過。」一個男人回。

「在草叢裡搜。」張嬸連忙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