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66章你為什麼抱著我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你為什麼抱著我睡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如今進入十一月,天氣自然轉冷,特別是夜晚,和小魚睡著后就覺得冷,迷迷糊糊中就開始扯被子,扯啊扯,連藍天的被子都被她扯了。

藍天睜開眼,看向縮成一團的和小魚,然後把身上的被子整理一下,疊在和小魚身上,和小魚覺得暖和些,但藍天卻發現自己沒有被子蓋了。

他思考一下,於是就睡到和小魚的被窩去,如此,和小魚更是暖和,覺得旁邊多一個暖袋似的,睡得更舒服,還做了一個夢。

夢裡,和小魚很冷很冷,然後突然冒出個暖袋,她連忙抱著暖袋,這下全身都暖和起來,暖啊暖啊!突然懷裡的暖袋變成了藍天,嚇了一跳。

於是睡夢中的和小魚也就被嚇醒了,覺得周圍不對勁,為什麼她會在藍天懷裡,還有她抱著藍天是什麼鬼?

藍天也醒來,兩人大眼瞪小眼的。

藍天淡定,和小魚眼珠子都快要登出來了,質問:「你幹什麼?」

藍天神情清冷,帶著一點迷惑,這點迷惑讓他顯得很無辜。

「你為什麼抱著我睡?」和小魚再度質問。

「是你抱著我。」

藍天淡然的語氣讓和小魚臉一紅,連忙把抱著藍天的手收了回來,嘴硬地道:「肯定是你陷害我的。」

此刻她恨不得把自己的手來兩巴掌,她不是睡覺都很安分的,不對,她明明抱的是暖袋,暖袋怎麼變成了藍天?不對,那是夢,該死的,不會是她太冷,就把藍天當暖袋抱著取暖吧!

真相的和小魚怎麼都不願意相信事實,見藍天要開口說話,頓時到:「你不用辯解,就是你陷害我的。」

丟下這話,她手忙腳亂地爬起,逃似的離開了房間。

藍天:「……」

這事誰抱誰也沒有什麼好辯解的,用得著陷害嗎?他只是想告訴她,他要起床而已。

和小魚來到外面,拍拍熱滾滾的臉蛋,連忙去刷牙洗臉,完成後,就看到藍天也拿著牙刷和毛巾過來,她冷哼一聲,傲嬌地走了。

藍天:「……」

這女人再改變,屬性依然是胡攪蠻纏,蠻不講理。

好在沒有以前厭惡的感覺,不過,為什麼會不一樣呢?真奇怪!

想著,他搖了搖頭,顯得有點無奈,開始刷牙洗臉。

和小魚熬著粥就去小寶的房間,見兩個孩子已經醒來,小寶已經自己找出要穿的衣服把睡衣換下來。

而小女孩沒有衣服,自然是穿小寶的,雖然比小寶矮半個頭,但勉強還能穿。

「小寶,帶妹妹去刷牙洗臉,水池那邊,媽媽放了新的牙刷。」和小魚道,也不知道小女孩的名字,她就用妹妹來代替。

小寶乖巧地應了下來。

和小魚接著也去房間把自己的睡衣換下,看著柜子的衣服有些犯愁,這衣服太少了,多數還是原主那些陳舊難看的衣服。

這些日子,她也給自己做些衣服,但沒做多,想著自己養胖點再做,免得不合身,秋天和冬天的衣服更少,秋天有新做兩身,冬天全是原主的。

自從穿越過來,她就吃好睡好,在牛爺哪裡,伙食也不虧她,頓頓有肉有米飯,所以她已經長胖不少,她在空間的電子秤稱過,體重一百斤,身高一米六五,這體重剛合適,不胖不瘦,以後她也會保持這個體重,倒是可以多做點衣服了。

她的目光落在旁邊的衣櫃門上,哪裡掛著一面鏡子,把她上半身照了出來。

這人變胖,就不像以前那般皮包骨,現在的她就如同一個沒氣的氣球充滿了氣,那皮膚下垂和皺紋已經消失,整個人都飽滿起來,顯年輕許多,就差皮膚表面了。

皮膚上的斑主要是日晒斑和黑斑,原本是密密麻麻地分佈在臉上,在脖子處才逐漸,現在也好了一半,和原主在的時候對比,白凈許多,特別是剛洗完臉,更多了兩份水嫩。

這個時候,誰能說她長得丑啊!不過是比同齡人多些斑,稱不上好看罷了,看著不絕對不過三十歲的人。

這時藍天進來看到和小魚對著鏡子發獃,「怎麼了?」

和小魚淡淡地回:「沒什麼。」

「家用的票和錢我放在我書桌的抽屜的鐵盒子里,要用的時候自己拿。」藍天道。

以前每個月一到發工資都是原主跟著藍天要的,不給還不行,後來和小魚來了,就沒伸手要過錢,於是藍天就主動拿出來。

和小魚看一眼藍天,「錢我有,不過票我就沒有什麼了,我拿那些票用。」

之前她就只顧著賺錢,卻忘了賺票,如今買東西不一定說非要票才能買到,但大部分還是要票才好買東西。

藍天點頭。

和小魚:「我要換衣服去炒菜,你先出去。」

藍天出去了。

和小魚換上那陳舊的衣服,黑色的直筒褲,黑色薄棉襖,還是紐扣在側邊的那種,真是夠土的。

吐槽完自個,她就去廚房炒菜,這些菜都是藍天昨天帶回來的,忙活一陣,她也徹底忘了和藍天之間的尷尬,吃飽后,就問:「小寶要送去幼兒園嗎?」

藍天:「明天再送去,今天在家休息一天。」

和小魚點頭,如今這幼兒園可沒有很正規,基本教不了什麼東西,就當幫忙帶孩子,讓孩子們能一起玩,去不去,她也沒覺得太重要。

「妹妹的家裡人聯繫上了嗎?」

「沒有。」

和小魚皺眉,「誰家丟孩子應該會報案的,沒有對上的。」

藍天這會倒是放下高冷,和和小魚解釋一下:

「各處派出所接到的報案,需要一定時間上報,還有好多家裡丟孩子,也不報案,這次營救出來有六十多個兒童婦女,婦女倒好,能自己回家,但孩子說不清楚自己來自何處,再等兩天,基本就能落實了。」

和小魚點頭,想起現在的時代信息傳遞還是很慢的。

「如果不報案的怎麼辦?」和小魚好奇地問。

「會拍照登報紙。」

「這孩子掉了,居然也不報案。」和小魚有些無語這些孩子的家長,心夠大的。

「一是孩子不受看重,丟就丟了;二是老百姓中,對派出所排斥,會自己找,找不到就怨天尤人;三是有目的性的丟孩子。」

和小魚點頭明白了,「那人販子都抓住了?」

「還有五人,這五人就是去追你的那些,最後出現的地方就是你說的灌木草叢裡,接著失去蹤跡。」

和小魚皺眉起來,「這五人都是認識我的,會不會再來找我?」

她一向懶散隨性慣了,可以後出個門要多加戒備,得多累人啊!

「放心,我會把他們抓回來的。」藍天保證道,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擔憂,凝視著和小魚,這女人不會一害怕,又要提離婚吧?

「你看著我做什麼?」和小魚奇怪地道。

藍天:「這五人逃還來不及,不會來找你的。」

和小魚點頭,沒啥精神。

藍天:「……」

他一吃飽就出門了,無論如何都先把那五人給抓了,免得嚇到她。

他可不想剛平靜點的家再度折騰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