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71章 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1章 打臉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和小魚緊緊地抱著小寶,心痛地道:「小寶,你是爸媽的乖兒子,最乖了,不哭了,再哭媽媽都要哭了。」

小寶一聽媽媽都要哭了,才冷靜一些,但還是一抽一抽地哭著,緊緊地抱著和小魚。

和小魚抱著小寶,輕撫著小寶的背。

小寶哭道:「媽媽,不是你賣掉小寶的,是壞人把小寶抓走的,大娘不能冤枉你的,媽媽不會被劈死的,媽媽和爸爸不要拋棄小寶,小寶很乖很乖的,等有新的寶寶,小寶也會很乖。」

「媽媽知道,爸爸媽媽也不會拋棄小寶的,媽媽也不會被劈死的,壞人的話不能信,你信爸爸媽媽就好。」和小魚連忙應下,她擔心的事情果然來了。

袁紅梅冷嘲熱諷,「小寶,你這麼蠢,相信你這個惡毒養母,被賣……」也活該。

後面還沒說完,就被和小魚打斷。

「袁紅梅,你一個大人,拿這麼惡毒的話來攻擊一個孩子,你可真行啊,要是你敢再說一個字,我會讓你後悔的。」和小魚冰冷地打斷袁紅梅的話。

「你敢做,還不能讓我們說,你賣掉養子,都進派出所了,你想否認都否認不了,藍天也無法幫你掩蓋得祝」袁紅梅大聲道。

「如果我能證明我沒賣小寶呢?」

「那我給你跪下認錯。」袁紅梅的聲音鏗鏘有力。

「很好,記住你的話。」

「我等著。」袁紅梅不屑地道。

和小魚冷眼看了一圈周圍的人,語氣諷刺:「大家平時不是很為小寶鳴不平的嗎?說我如何對待小寶的,今天袁紅梅用這些話來嚇唬一個孩子,會給孩子心裡留下不好的陰影,你們怎麼就由著袁紅梅來了?不為小寶鳴不平了?」

大家面面相視,露出一些尷尬來。

「和小魚,你別說得這麼好聽,如果不是你賣掉小寶,自己做事太過分,大家誰都不會說。」

一個軍屬出聲,另外也有幾人附和著。

這時一個吉普車在不遠的空地停下來,先是一名小戰士,接著就是兩個年輕男女,他們各自扶著一個老爺子和一個老奶奶下車,一群人都往和小魚家去。

這一幕讓眾人都安靜了下來,都好奇地看著。

這群人中,一個艷麗的女子看一眼人群,只見一個熟悉的小女孩站在人群里,她神情驚喜地改變了行走方向,一邊跑來,嘴裡還喊著:「彤兒,彤兒。」

大家都奇怪地看著她,接著與她一起三人也驚喜地跑來。

這個艷麗女子二十幾歲,不是她穿著艷麗,而是她的五官很美,美得很艷麗,簡直的瓜子臉,高挑的鼻子,丹鳳眼,嘴唇不點而朱。

最後,在大家注目下,這個艷麗女子緊緊地抱著和小魚帶回來的小女孩哭了起來,「彤兒,彤兒,媽媽終於找到你了。」

小女孩一動不動的。

聽著這話,和小魚頓時明白這些人的身份了,昨天藍天說過,今天小女孩的家人應該會過來的。

「彤兒,快給奶奶看看,這該死的人販子把你拐走,是要挖奶奶的心啊1老奶奶也哽咽著。

「好了,老婆子,兒媳,你們都別哭了,現在我們把彤兒找回來了,這人販子被抓到也會受到應有的懲罰。」老爺子安慰道。

「天啊!這小女孩可是和小魚帶回來的,難道和小魚不但賣掉養子,還做起人販子不成,是她把這個小女孩拐來的。」袁紅梅叫了起來。

大家聽了這話,也不可置信地看著和小魚,帶著質疑。

當初大家都好奇和小魚家怎麼多了一個小女孩,不過也沒多問,沒想到這個孩子是被拐的,如今又在和小魚手上,難道真的是和小魚拐賣孩子。

對上大家的目光,和小魚露出冷笑,這些人對她的事情都會往壞處想,她這些日子的改變,她們可真的一點都不放在心上,而且也沒腦子,這個拐孩子的事情就因為兩句話而懷疑到她身上。

「各位嫂子,別多想,這四位可是各位首長。」旁邊的小戰士連忙叫道,然後看向他帶來一群來客,指著和和小魚,道:「四位首長,這位嫂子就是救了孩子的人。」

兩個年輕男女和兩個老人都看著和小魚,先是英姿颯爽的年輕男子道:「和同志,謝謝,太謝謝你救了我的女兒,不然都不知道被人販子帶到何處去了。」

「不用謝,我是去救我兒子,剛好碰到你女兒也在。」和小魚回。

聽著這些話,大家都驚訝起來,真的是和小魚救回小女孩?怎麼可能?

「大家圍在這裡做什麼?」許家輝的聲音突然響起。

大家齊齊看向許家輝。

許家輝看到兩個老人,立刻朝他們敬禮。

「許營長,我們是來接回孩子的,也和和同志道個謝。」老爺子道。

「老首長,和小魚同志這次可是立功了的,可不道鮮壯ぜ業暮印!斃砑一孕Φ潰然後又看向和小魚,「弟妹,你的光榮軍屬獎下來了,八百元獎金也帶來了。」

隨著許家輝的聲音,周圍的軍屬都驚訝無比,袁紅梅臉色卻陰沉無比。

他們這個部隊里都沒有軍屬得有光榮軍屬獎的,這可是極為光榮的事情,況且還有八百元的獎金。

和小魚冷冷地看著袁紅梅一眼,然後看向許家輝,「許營長,你來得正好,你來告訴大家,我有沒有賣掉小寶。」

「當然沒有,你還幫我們破案,救出被拐賣兒童婦女六十五人,抓捕人販子團伙八十三人,如今省內的人販子基本被打荊」

從牛爺的名單中,自然知道人販子團伙的二線三線四線的人販子資料,然後根據資料可以把省內分散在各地的人販子緝拿。

「可是她不是被抓進派出所了嗎?而且還和人販子接觸。」袁紅梅連忙問。

「可也沒定案,這全是人販子的陰謀,經過部隊的調查,和小魚同志沒有賣養子,還立功,這獎狀和獎金就是鐵證,在場的各位同志可是軍屬,可不能說些沒憑據的話,讓軍屬蒙羞。」許家輝道。

他神情有些冷,雖然不知道實情的詳細經過,但也能大概估計一下事情的經過,好在案件都沒結束,他為了減輕愧疚,就開始催著上面趕緊把和小魚的功勞定下來。

看來這做法是對的,不然這流言蜚語不知會弄到什麼地步,這軍屬的素質還是要提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