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73章 你惹上大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3章 你惹上大事了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彤兒會寫字,她知道自家的地址。」唐糖驚喜得哭泣起來。

宋家人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彤兒都沒讀過書,我們也沒和她說過地址,她怎麼就懂?」宋老奶奶也不可置信地道。

宋家等人迷惑不已。

「彤兒雖然是自閉症,但某方面會有很突出的能力,也可以說是天才,她只是沒有對外界做出任何反應而已,但該知道的還是清清楚楚的。」和小魚道。

宋家的人這會也驚訝地看著和小魚。

「你知道這孩子是自閉症。」宋玉文問。

和小魚點頭。

「大家都說彤兒是個傻子,我們找了個名醫說孩子是自閉症,沒辦法治。」宋老奶奶道。

和小魚這點倒是清楚,這自閉症在現在的年代是不治之症,在未來治療也是很困難的,更不敢說全部治好,只能改善。

「如今的醫術來看,是很難治療,也沒有藥物可用,如果你們有耐心,可以做些教育訓練改善孩子的情況,讓孩子可以獨立生活,學習,甚至工作。」

「什麼訓練?」

聽了和小魚的話,宋家等人異口同聲地問了出來。

和小魚詳細地說了一下自閉症的臨床表現。

「和同志,你說得比醫生說的還要詳細,難道你有辦法改善彤兒的情況。」宋老爺子正色問。

「老首長,我會些醫術,剛好知道一些,行不行,我也不知道,不過這種訓練也不會影響什麼,你們覺得可以,不妨一試。」和小魚笑道。

「麻煩你詳細地說下如何訓練。」宋玉文道。

和小魚:「大家也知道自閉症的病因,那麼就針對性的治療,兒童模仿、粗細運動、知覺能力、認知、手眼協調、語言理解和表達、生活自理、社交以及情緒情感等各個方面,都可以在家裡進行,家庭傢具的特別布置、玩具及其有關物品的……,我能知道就這麼多了,你們找些專業心理醫生來幫忙。」

宋家等人連忙道謝,離去后,許家輝好奇地看著和小魚。

「你怎麼還不走?」和小魚淡淡地道。

「我還以為弟妹留我吃午飯的,好歹我一個營長都做起跑腿的事情了。」許家輝帶著委屈。

「要不,我讓藍天請你吃飯吧1和小魚笑道。

許家輝連忙搖手,「別,他不找我麻煩就很好了,這獎金和獎狀給你。」

和小魚接了過來。

「弟妹,看來你懂得挺多的,自閉症都知道。」許家輝笑道。

「我最近很喜歡看書,剛好看過。」和小魚回,「好了,趕緊走吧,我要做飯了。」

「弟妹,這次你幫忙牛爺這案子,我真的很感謝,你能不能在藍天面前幫我說兩句好話,讓他別找我麻煩。」許家輝道。

「找你麻煩?」和小魚奇怪地道。

「是啊!你幫忙,藍天很不樂意,後來你暴露的時候又沒來得及保護你,藍天就更生氣了,現在一有機會就找我麻煩,你也不想,要不是我抽走人去別的地方,你還不一定找到小寶對不對?」

「也對,那我就把你說的話一字不漏地告訴藍天,你是為了讓我能碰到小寶才抽走的人。」和小魚笑眯眯地道。

許家輝一副便秘的表情,要是藍天知道了,肯定是火上澆油啊!他憤憤地指控:「弟妹,你和藍天簡直就是蛇鼠一窩,都是大大壞。」

和小魚哈哈一笑,覺得這個許家輝也挺奇葩的。

「好了,趕緊走吧,我要是心情好,就幫你。」她道,「對了,剛才鄭建國的愛人袁紅梅,不但在大院里散播我賣掉小寶的謠言,還誣陷藍天以權謀私,你就順便舉報下吧。」

現在有現成的人可用,她也不用跑一趟了。

許家輝一臉怕怕,散播謠言!以權謀私!這兩個詞頓時讓婦女同志之間的吵架完全變樣,有了無比高大的罪名,這手段又快又狠。

不過,他喜歡。

「好,我等下就順便跑一下,藍天哪裡就有勞弟妹了,多謝多謝,你可真是大大的好人。」許家輝狗腿完就跑了。

許家輝走後,和小魚看了看手中的光榮軍屬獎,是金屬做的,可以直接鑲在牆上,她決定弄在客廳最明顯的地方,這東西是她洗白成功,變好的證據。

以後眾人都會對她刮目相看,當成勵志軍嫂的楷模。

把錢收好,和小魚就去做午飯了,然後和小寶、高傑一起吃,李容去鎮上辦事,所高傑會留下來吃午飯。

吃完午飯,和小魚就去菜地,摘點今晚用的菜,途中遇到不少軍嫂,大家看她的眼神已經完全變樣了,已經沒有以往的鄙視,多了幾分羨慕和敬佩。

這和小魚真的完全是變了,還能獲得光榮軍屬獎,這是多麼的光榮啊!還有高額獎金,發財了啊!

對於大家的轉變,和小魚知道原主給她帶來的不良影響得到基本的消除,之前對她賣掉小寶的流言蜚語越大,那麼在她得以清白后,大家對她的震撼也就越大。

摘菜回去的路上,和小魚看到遠處的袁紅梅,見對方故意繞路躲開了,顯然是不敢出現在她面前。

對此,和小魚更加滿意,以後見到她都繞路走就更好了。

許家輝雖然接下舉報的事情,但是在這之前,他還順道查了一番,當時在現場的軍屬也都被報了上去,接著她們的愛人也被政委找去。

讓他們給自己家屬做思想工作。

於是晚上軍屬大院里十分熱鬧了,不少軍嫂被自家男人給教訓,不準再嚼舌根,聊是非,只是效果會如何就不知道了。

袁紅梅家。

鄭建國是被主要告誡對象,明天還得帶著妻子去配合調查,他沉著一張臉回家。

「回來了,可以準備吃飯。」袁紅梅笑道。

「你和和嫂子不是很要好的嗎?為什麼今天會起這麼大的矛盾?你知不知道你惹上大事了?」鄭建國冷聲道。

袁紅梅看見自家男人的臉色恐怖,有些害怕起來,不過嘴上還是不屑地道:「我是要和和小魚好,可人家看不上我。」

和小魚那個潑婦,如果不是她有個營長老公,誰要和她交好啊!又潑又丑,如果不是嫁個出色的男人,誰認識她啊!

「看不上你,你就能到外面散播謠言,說人家賣掉養子。」鄭建國質問。

「這又不是我一個人在說。」袁紅梅不悅地道。

「我不管別人,我就管你。」鄭建國憤怒地叫了出來,「現在你被舉報了,說你散播謠言,誣陷藍營長以以權謀私,領導要找你問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