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75章 我不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5章 我不服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和小魚和李容在家中說話。

「嫂子,袁紅梅夫妻兩昨晚吵架了,還打了起來,鬧得可厲害了,我們舊區這邊都知道了。」李容道。

軍屬大院分為兩區,舊區為平房,新區為新樓房,兩個區域之間還隔得很遠。

和小魚點頭,對這事沒啥興趣。

這時,軍屬大院舊區的喇叭廣播響起來。

「各位軍屬們請注意,請注意,我是部隊***軍**旅旅副政委…………希望大家能相互監督,相互學習,共同進步,成為一名光榮軍屬,下面是袁紅梅同志給藍天同志和和小魚同志道歉,希望大家能銘記這次教訓。」

廣播里都是這位旅副政委嚴肅的講話,先是說了和小魚的事情,再明確和小魚沒有賣養子和立功的實情,讓軍屬提高個人思想素質,不能隨意討論是非,最後讓袁紅梅道歉。

「嫂子。」李容聽著廣播驚喜地看著和小魚。

和小魚神情淡淡。

過了一會才響起袁紅梅的聲音,「我……我是軍屬袁紅梅,我不該嚼舌頭,不該說是非,誤會和小魚同志,還有解放軍藍營長,我真誠地道歉,對不起,我知道錯了,以後會努力做一名好軍屬。」

「嫂子,現在袁紅梅被領導要求公開道歉,以後她再也不敢找你麻煩了。」李容高興地道。

「如此就好。」和小魚不置可否。

如今袁紅梅認錯,不過是被迫的,此刻恐怕更加怨恨她吧?

況且狗改不了吃屎這話還是很對的,就比如好多人不信原主能改變,只是偏偏換了靈魂,不可能的事情也發生了。

——

袁紅梅和鄭建國立刻辦公室,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袁紅梅憤怒地瞪著鄭建國,氣憤難平地道:「如今被人逼著公開道歉,臉都被丟盡了,都是你沒用,你看看和小魚,以前比我鬧騰多了,也沒有過被要求在喇叭上公開道歉的。

我不過是初犯,公開道歉還不夠,還被領導拿來教育整箇舊區軍屬,這一點都不公平,你作為一個男人,一點也不知道維護一下自家婆娘,你看人家藍天是怎麼做一個老公的,以前和小魚這麼潑婦,鬧出不知多少事情,人家藍天還幫著護著……」

「閉嘴。」鄭建國喝道,打斷了袁紅梅氣憤的抱怨,「你要是嫌棄我,你就滾,找更好的去,你和人家比,有本事,你也掙一個光榮軍屬獎回來,掙個八百元獎金回來。」

冰冷地丟下這話,鄭建國轉身就走了。

袁紅梅氣得渾身發抖,最後委屈得眼淚都流了下來,氣憤地罵著鄭建國,然後又開始詛咒和小魚……

李容要回家,和小魚就一起出門,去找小寶一起去趟鎮上買些東西,就碰到了陰沉著一張臉的袁紅梅。

這次袁紅梅不避開和小魚了,還上前來,怨恨地看著和小魚,「和小魚,你別得意,以前你怎麼鬧騰的,大家都心知肚明,你的過錯比我多得多,我不過是初犯,就逼著我給你道歉,這不公平,憑什麼大家就偏心你了,我不服你,早晚有一天,你會有報應的。」

「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改了,可你呢?顯然剛從領導那裡回來又犯錯,還說領導逼著你道歉,你說我去領導那裡說說,你會如何呢?」和小魚冷聲道。

「你……」袁紅梅臉色難看,「你等著。」

丟下這話,落荒而逃了。

和小魚冷哼一聲,她自然不期待袁紅梅對她如何,只要袁紅梅付出代價就可以了。

待和小魚和小寶從鎮上回來,已經是傍晚,而藍天也回來了,一家三口簡單地收拾一下,就就往隔壁去。

和小魚也沒特意收拾自己,穿著舊衣服,臉上乾乾淨淨的,頭髮弄成高高的馬尾松辮子,空氣劉海,讓她多了兩分亮色。

這請客都是把家屬一起帶上的,齊明修團里有四個正營長和一個團正政委,所以他邀請一共有五家,男男女女,再加小孩,大概就有二十人,所以待和小魚到的時候,發現這比自家大不少的房子也顯得有些擁擠。

和小魚最近可是熱門人物,她一出現,大家都往她身上多看幾眼。

齊明修招呼藍天在院子里坐,而李莎麗也一臉微笑地招呼和小魚帶著小寶進了客廳坐下。

和小魚所見到的李莎麗都是自視甚高,從沒有對她笑過,如今這麼友好,讓和小魚渾身不自在。

「和弟妹,自從我來到這部隊,可是很少見你人和大家聚在一起,今天機會難得,你和大傢伙聊聊天,這瓜子水果什麼的,你和小寶隨意吃點墊肚子,我去廚房看看。」李莎麗笑著招呼完和小魚就去了廚房。

對於李莎麗的話,和小魚是很不感冒的,不過還是點頭應下,帶著小寶乖乖地坐著,還時不時拿點瓜子弄給小寶吃,對於客廳的人完全無視。

其實也不是她要無視,只是大家都不喜歡她,想來她搭話還讓大家尷尬。

「和弟妹,看來你可真的疼小寶啊!這瓜子都得幫著嗑好才喂,不過這孩子也不能太寵,都這麼大了,連瓜子都不會嗑,也不是什麼好事,我記得以前聽過一個詞,叫棒殺。」這時,江紅彩有點陰陽怪氣地道。

客廳的氣氛微妙起來。

大家眼中有擔憂也有幸災樂禍,誹腹著:這兩人以前可沒少吵架,這次不會又吵起來吧?如今這裡可是齊團長家,都是自家男人上級的地方,在請客吃飯的時候鬧起來,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和小魚別說回話了,看都沒看一眼江紅彩,而是對小寶溫柔地道:「小寶,這瓜子咸,媽媽給你弄個橘子吃,解渴。」

說著她就伸手拿個橘子。

接下來,和小魚帶著和小寶專心吃橘子了,完全沒有給江紅彩如何反應。

大家心中有些複雜地鬆口氣,又有些感嘆著,這和小魚真的改變不少,要是以往,江紅彩的話已經讓和小魚炸起來,兩人可能就會爭吵。

看來和小魚都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沒有和江紅彩鬧,進來都安安分分的,倒是江紅彩故意找事了,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得罪上級領導,最後還不是自家男人被領導追究責任。

被無視的江紅彩臉色很難看。

和小魚沒有資格在她面前擺出淡定的模樣,此刻大家肯定覺得和小魚多麼有素質和無辜,覺得她故意找和小魚麻煩。

「江弟妹,我聽說大牛之前的期中考試可是進步許多?」黃蘭笑著開口,打破微妙的氣氛。

江紅彩頓時高興起來,「可不是嘛,進步很大,都進前十名了,我就盼著我家大牛能考上個大學,光宗耀祖……」

接下來江紅彩也就沒找和小魚的麻煩了,在場的人都說著自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