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78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8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看來她之前提離婚的行為很對,沒信心駕馭這麼出色的男人,就該走為上策。

雖然窩囊了點,但是能自保啊!

可是想想要放過一個極品男人,還是有不舍的,哎……

前輩子,她在研發專業上很出色,在業界算是名人,容貌也不差,自然不缺追求對象,明明渴望結婚的她卻偏偏沒有結婚,多數還是性格使然,她對待感情要求太純粹,就是這份純粹讓她很冷靜,面對著一個又一個花樣百出的追求者,孤孤單單的她都能保住本心,沒有開始一段感情。

這些日子的接觸,她知道藍天很好,但也對藍天多了幾分了解,他的心已經被佔滿,她不想去擠位置。

所以她現在還很冷靜地抱著欣賞的態度和藍天相處,隨時都可以抽身,可是未來呢?

此刻,和小魚心中被兩股思維在拔河。

「和小魚,這麼帥的男人,都已經是你老公了,趕緊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顧那麼多做什麼。」

「和小魚,你要矜持,不能被男色所迷,要記住,這男人不是良人,他對你只有夫妻和家庭的責任,沒有愛情。

他心中有小寶,已經不是簡單的子女問題,因為戰友為救他而死去的愧疚,他可以為小寶付出一切,自己的性命,包括拋棄你;

軍人的責任感,也讓國家的利益重於一切,就說你爸爸,不管多愛你和你媽媽,面對國家利益時,他也會不顧活著的親人而去拚命,最後丟棄了你和你媽媽,讓你媽媽鬱鬱寡歡而死,讓你年紀小小就成為孤兒。

不說還有別的,就這兩樣,你掙得過嗎?」

「為什麼要掙,這些都可以並存的。」

「問題是,你能爭取到一樣的分量嗎?」

「你太落後了,愛是付出,不是索齲」

「狗屁付出,註定沒收穫的事情,付出做什麼,吃飽撐著沒事幹。」

「什麼都不管可以吧?就和這個男人過日子,不講究情情愛愛的,這輩子也不至於還是老處女不是。」

「狗屁,離開藍天,找一個一心一意過日子的人,而不是背負累累的男人,他的愛情永遠都沒辦法純粹,把你當唯一。」

「人家藍天那叫有責任感,是個真男人,找個沒出息的男人,才圍著一個女人轉。」

「不讓女人安心的男人就有出息嗎?狗屁。」

「管那麼多做什麼,上,把這個極品吃了再說。」

「不能,管不住嘴的人都沒好下常」

「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做人瀟洒點。」

「瀟洒過後就是痛苦,媽媽就是一個例子。」

「媽媽就算經歷失去愛人的痛苦,但她也是幸福的,因為她愛爸爸,所以支持爸爸所有的行為。」

……

「魚要烤焦了。」

清冷的聲音讓和小魚猛地從糾結中回神,有些懵地問:「你說什麼?」

「魚該翻了。」藍天皺眉,這女人在想什麼,神情如此糾結。

「哦哦……」和小魚連忙翻動烤魚。

「你剛才想什麼,遇到難事了?」藍天嚴肅地問。

和小魚本能就點頭。

「什麼事情?」

「是……」和小魚一愣,才徹底冷靜下來,瞪了藍天一眼,都是他讓她糾結得不知何去何從的。

「不告訴你。」她賭氣道。

藍天皺眉,隨之淡淡地道:「如果有困難你就說,我會盡量幫你。」

說落,他又一副高冷的模樣收拾兔子。

這下,他說的幫忙頓時顯得很沒誠意,彷彿就隨口一說罷了,頓時讓和小魚徹底氣憤得很。

這太不划算了,這臭男人讓她糾結得很,可他自己卻雲淡風輕,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哼,她絕對不能放過他?

反正這婚結了,而且還不是那麼容易離,她又有些不捨得放過,既然如此,一不做二不休,藍天你給姐等著,有你好看。

想著,和小魚雙眼發亮起來,拖著下巴,露出陰森森的笑意,藍天回頭就看到,不知為何,覺得後背有點涼。

和小魚的決定,讓她走上撩夫的路,藍天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

藍天兔子處理好后,魚湯和烤魚都做好了。

兩人開吃,和小魚先喝魚湯,雖然湯沒放什麼東西,但好在魚特別的鮮美,這魚湯熬出來也很好喝,回味無窮啊!

而烤魚有著香噴噴的表層,裡面又嫩又多汁,讓和小魚恨不得把舌頭給吃下去。

「嗯,這野味可真好吃啊!進一趟深山也是樂趣無窮啊1和小魚一臉的滿足。

藍天看一眼和小魚,嘴角微勾,低頭吃自己的,他怎麼就沒覺得那麼好吃呢?

吃飽喝足,和小魚和藍天順著溪流行走。

在落日前,他們看到一片闊葉林,不過這個時候也不能找*節草,而是要找個合適的地方露營。

由藍天找好露營的地方,就開始烤兔子吃,再熬點野菜湯,就算是一餐了。

累了一天,和小魚睡下后就立刻進入睡夢之中,不知何時,她旁邊的藍天猛地睜開眼睛,走出帳篷,看著不遠的四頭狼,本該拿出槍的他,看了一眼帳篷,略有一絲糾結:這槍的聲音肯定會吵醒她的。

想著他把槍收回去,拿起刀來,神情冷峻,充滿殺氣地和四頭狼搏鬥起來,一頭頭狼倒下后,藍天的衣服佔滿了狼的血,他把衣服脫下,然後到不遠的溪邊清洗起來,然後升起大火開始烤乾衣服……

第二天一早,和小魚是聞到一股香甜的味道醒來,爬出帳篷,發現天已經亮了,藍天在烤著野雞。

「早啊1和小魚打招呼,「你都做起早餐了啊,也起得太早了。」

「可以吃了,吃完,我們該去找*節草。」藍天淡淡地道。

和小魚連忙行動起來,刷牙洗臉后,她有些奇怪地道:「我聞到血腥味了。」

藍天把一個野雞褪遞給和小魚,「也許有野獸在搏鬥,死在附近了。」

和小魚也沒太糾結,接過雞腿就開始吃。

吃飽后,和小魚和藍天就尋找*節草,過了一個小時后。

藍天問:「這顆是不是?」

和小魚連忙過去一看,「是,不過年份不合適,如今剛過結果期,找結過果的。」

藍天走後,和小魚又偷偷摸摸地趁著藍天不注意,把*節草挖起丟到空間去,空間神奇,也不知道能不能種活。

自從進山後,她看到空間沒有,卻又珍貴的藥材就偷偷地挖起放進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