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85章 恩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5章 恩愛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看著藍天冰冷而嚴肅的神情,他知道自家老大是認真的,比之前任何一次警告都來得認真,頓時無比委屈起來,「我以後不說就是了。」

如此,藍天恐怖的氣息才消失幾分。

「師父,我給你帶吃的了。」和小魚出了後門就叫起來。

「來了,來了。」

尤新連忙從房間跑出來,和小魚一看到他的模樣就知道尤新是剛起床的,這都快9點了,作為衛生所的醫生可真夠懶散的。

「徒兒,你今天變漂亮了。」尤新驚訝地誇道。

「我一直都這麼漂亮。」和小魚沒好氣地回。

「真是不害臊。」尤新一副都替她臉紅的模樣。

和小魚完全不在意,而是道:「快去刷牙洗臉,就可以吃早餐。」

「徒兒從山裡回來本就很辛苦,還要給我做早餐,真是太難為你了。」尤新很是感慨地道。

「師父這麼體貼徒兒,那徒兒以後就不做了哈1和小魚笑眯眯地道。

「辛苦,才體現出你的孝心啊1尤新連忙道,接著在水池拿起牙刷和毛巾快速行動起來。

和小魚無語地搖頭,攤上這個師父,前輩子的太師父,她也是醉醉的。

和小魚看了一圈,也不見王小青,於是就問了一句。

原來是許家輝接走的,送回養父母那裡去,有許家輝在背後撐腰,王小青在養父母那裡的日子也好過些。

待尤新吃飽后,就開始照和小魚修改後的方子配藥,再讓和小魚去熬制,旁邊沒人,和小魚對熬制的葯就有機會動手了,把一半普通的水換成靈泉了。

在和小魚熬製藥的時候,尤新給榮安翔的腳按摩起來,按摩結束后,尤新一手雙都酸痛起來。

榮安翔見之,道:「庸醫,你這體力太差,等我腿好后,我帶你去訓練訓練。」

尤新瞪了榮安翔,難得理這個彆扭的小子,明明是感動又想感謝他的,這口是心非也不嫌累。

葯熬制一個小時后,等涼到合適的溫度就開始給宋安翔侵泡雙腿,侵泡的過程是很痛苦的,榮安翔大冷天也冒出汗水來,臉色發白。

「痛死老子了,庸醫,你配的是什麼藥方?是不是公報私仇?」榮安翔大叫著。

尤新很是無辜地看著榮安翔,這藥方可不是他配的,是自家徒兒的祖先所配,自家徒兒所改,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可還是得背著鍋先。

「虧你還是軍人,這點痛都受不了。」和小魚在旁邊冷嘲熱諷。

「你說的輕鬆,不是你痛,我看這葯是你熬的,你是不是動了手腳,公報私仇?」榮安翔瞪著和小魚。

「是啊,還真的動了,要不你起來,別泡了。」和小魚笑道。

宋安翔冷哼一聲,「想叫我不泡,我偏要泡,有本事你們弄死我。」

「這葯你可要泡上二十天,每天一次。」和小魚笑眯眯地又道。

榮安翔傻眼,一次都難以忍受,還要泡二十天,他還能活嗎?

「庸醫,你就不能換個葯。」榮安翔看著尤新一副能不能商量的模樣。

「不行。」尤新很是果斷地回。

榮安翔神情視死如歸,看向藍天,悲傷地說:「老大,這葯太痛了,你等著為兄弟收屍吧!只是我死之前,你能不能幫我做幾件事情,我也好死得瞑目。

第一件,你幫我把老二給廢了,老子早就看不慣他了;第二件,你叫老三把那套酒送給我吧,喝了我好上路;第三件……」

「等你死了再說。」藍天冷冰冰地道。

榮安翔一副看負心漢的表情看著藍天,「老大,你怎麼可以這麼絕情,我就這麼簡單的要求你都不能為我做嗎?」

藍天:「閉嘴,很吵。」

冷冰冰的話,充滿了嫌棄。

宋安翔頓時憋得很難受。

「哈哈……」和小魚看著榮安翔這個戲精笑了。

榮安翔瞪了過去,「有什麼好笑的。」

和小魚不笑了,拿出等下要針灸的針來,一手拿出一塊棉墊,笑道:「等下泡完,就是我給你針灸的時候了。」

榮安翔嚇了一跳,「什麼針灸?」

「泡完葯,就要針灸,由你嫂子來做。」尤新好心地解釋道。

「開什麼微笑,你們拿我的腳給和小魚胡鬧不成。」榮安翔急道。

「是啊!就是給我做實驗的,哎,我就小時候學了一點針灸,早就忘得差不多了,我如今再練練哈!多練會,你活著的幾率就大上那麼一點。」和小魚一本正經地道。

「你這是臨時抱佛腳。」榮安翔氣道,「庸醫,你來給我針灸,不用和小魚。」

「我無能為力。」尤新搖搖頭,走了。

這邊和小魚裝模作樣地練起來,「哎呦,等下是要先刺**穴的,糟糕,我好像不太記得這穴位在什麼地方了,到時候弄錯會不會死人啊,要不還是找個穴點陣圖來認認位置……」

藍天:「……」

這女人嚇唬人的模樣可真逼真,他居然覺得有點可愛,這樣覺的會不會有點對不起兄弟啊?

榮安翔:「……」

肯定會死人啊!

「老大。」他可憐兮兮地看向藍天求救,卻發現自己老大在看著和小魚,神情是他從沒有見過的溫柔。

他頓時毛骨悚然起來,媽啊,老大不會是喜歡上這個和小魚吧?不得了了,老大以前不喜歡和小魚的時候,都護著和小魚,如果喜歡上,那和小魚豈不是囂張上天了……

藍天聽到榮安翔的叫聲看過去。

「老大,你不會見色忘義的哦,你看和小魚這技術,可不能讓她在我腳上胡鬧。」榮安翔可憐兮兮地道。

藍天:「這事不可更改。」

榮安翔頓時覺得日月無光……

半個小時候,榮安翔的腿泡好,人也趟在床上,他一副任人宰割、視死如歸的模樣。

「看你的慫樣。」和小魚不屑地道。

榮安翔瞪了和小魚一眼,不理她。

「好了,我來塗藥汁。」尤新道。

葯汁很快塗完,和小魚在床邊坐下,尤新開始指導和小魚從哪裡施針……

一個小時候后,針灸結束,她的手都累得發抖起來,藍天有些心痛,沉默地抓過和小魚的手按摩,以此緩解疲勞。

和小魚看著自己已經恢復白凈的手在藍天的大手上,心中升起一股感動。

榮安翔見之,眼中滿是嫉妒。

老大怎麼可以這麼溫柔體貼,嗚嗚,老大從沒有對他溫柔體貼過,不公平……

尤新見之:「哎呦,這小年輕就是好啊,恩愛。」

和小魚被調侃得有點臉紅,而藍天還是那般高冷模樣,反覆他就不是當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