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軍嫂威武>第86章 以後我的工資都給你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6章 以後我的工資都給你管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同人競技

在市裡吃完午飯,和小魚和藍天一起去市場賣些肉類食物就回部隊,送和小魚回到家,藍天就去還車,而和小魚就拿上一塊肉和一袋水果去找李容。

這些日子都是李容照顧小寶,雖然有把小寶的糧食拿過去,不用吃李容家的,但人家照顧人可是貨真價實的,如果不答謝人家怎麼也過意不過,況且她不在家的時候,菜地都是李容幫她照顧的。

這路上,有不少人和和小魚打招呼了。

「和嫂子,很快就到元旦了,到時候你表演什麼節目啊1

「對啊!之前你可是發話要表演的。」

和小魚聽這話,一想,總算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原來是之前一次表演上,大家都誇高月如何表演出色,看著自己極為厭惡的情敵受到大家的誇獎,原主嫉妒無比,沒有理智的她,就說高月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她也能表演,就發話說下來她也要上台表演,不會比高月差。

原主誇下的海口,居然得得她來擦屁股。

不過,好在表演是件小事,和小魚也沒怎麼生悶氣,於是笑道:「到時候再說了,我還沒想。」

「也就是二十天左右的功夫,你可要抓緊了。」

「對呀,我看到不少軍嫂去黃嫂子那麼報名了,部隊都鼓勵我們要積极參加。」

和小魚應付兩句就走了,來到李容家坐會,她就回家,看到門口等著的簫藍,另外還有一個她沒見過的女兵。

「嫂子?」簫藍驚訝地看著和小魚,有點不敢認了。

「怎麼,不認識我了?」和小魚明知故問地打趣。

「是啊!嫂子,這些日子不見,你就全變樣了,原來嫂子長得這麼好看啊1簫藍驚訝又是欣賞。

「我折騰這麼久,要是沒點效果,不就是白折騰了。」和小魚笑道,然後看向旁邊的女兵,「這位同志是?」

她目光有些發亮的看著對方的臉蛋,這五官清秀,倒是毛孔粗大還有黑頭,要是經過她的手,肯定能變得漂漂亮亮的。

「嫂子,她叫徐冉冉,是文工團的,這次來,主要是她找你幫忙。」簫藍笑道。

「嫂子好。」徐冉冉問好。

「你好,我們進屋坐著說。」

和小魚招呼兩人進客廳坐下,簫藍直接道:「嫂子,你幫看看冉冉的臉,這毛孔和黑頭有辦法處理嗎?」

「我臉上的問題更嚴重都能處理了,徐同志的問題可簡單多了。」和小魚笑道。

「真的太好了。」許冉冉驚喜地道:「嫂子,麻煩你幫我把這個毛孔和黑頭都去掉,這費用多少都可以。」

「我幫你把毛孔和黑頭去掉,等去掉后,我會幫你配些東西,你用上半個月左右,皮膚就能徹底的光滑白凈,費用五百塊錢,兩百現金,剩下的錢換成各種票。」和小魚直接開口。

「好,多謝嫂子。」徐冉冉直接同意下來。

「你可以討價還價的?」和小魚打趣道。

「五百塊錢能在二十天內把這些可惡的毛孔和黑頭去掉太划算了,我怎麼好意思討價還價。」徐冉冉笑道,她很清楚,她去別的地方花五百,還不到一定能達到效果呢。

「看你這麼爽快的份上,到時候我送你一瓶洗面奶,具有清潔、營養、保護皮膚等功效,可是我們女人的每天必用的東西。」

「多謝嫂子。」

「嫂子,我也要。」簫藍連忙道。

「行,到時候送你一瓶。」和小魚笑道,接著笑眯眯地推廣產品了:「洗臉后,就該擦面霜,我打算做些,可以美白保濕,抗衰老,你們要是有興趣也可以買哦。」

簫藍已經是和小魚的忠實粉絲,對和小魚的產品有極高的熱愛和信任,立刻道:「我買,嫂子可要給我留一份。」

「我也要一份。」徐冉冉連忙道,和小魚自己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在,她有什麼懷疑的。

約好兩天後拿葯的日子,簫藍和徐冉冉也沒多坐,走了!

和小魚做成一筆生意,心情很好,等國家新的政策下來后,她就可以弄個工作室。

前輩子,市場上有許多化妝品,多數有些護理作用,但效果不佳,而真正能在短時間內見效,而且對皮膚無害的,是極為稀少又昂貴,普通人見都沒見過。

而她的產品,效果明顯,天然無害,生意絕對火爆,賺錢就是分分鐘的事情,很快,她又可以成為一個富婆了。

想著,她開心地哼著小曲,在原地轉圈圈。

這是她從小到大都改不了的毛病,把自己轉暈了也開心。

藍天回來就看到這一幕,女孩臉上的笑容讓他突然想到一個詞——笑靨如花,許是如此吧?

和小魚轉暈站不穩的時候,藍天已經快步上前扶住她。

「藍天,我又賺錢了。」和小魚笑道。

藍天:「很開心。」

和小魚點頭,她不缺錢,也不需要太多錢花,但她喜歡賺到錢的感覺,誰叫她是財迷呢?身上有錢,她會覺得有安全感。

「以後我的工資都給你管。」藍天神情依然高冷,目光卻帶著一絲寵溺。

話落,他拉著和小魚走入房間。

兩人誰也沒有發現院子門口外的雲中秀,她臉上陰沉得彷彿能滴水。

房間里。

「你拉我進房間做什麼?」和小魚奇怪地道。

藍天打開一個鎖著的抽屜,拿出一本存摺,「這是我另外存下的錢,以防萬一的,現在都給你,以後工資除了寄回老家外,剩下的都給你支配。」

和小魚接過來打開看,有些驚訝地道:「兩千五百塊,這可不少啊!藍天,自從我們結婚後,你每個月的工資基本不夠花,想不到你還藏著兩千多塊錢。」

藍天:「這是沒結婚之前存下的,就算再難也不動,用來應付意外的。」

「挺有規劃的嘛。」和小魚誇道,「現在怎麼給我了,不怕我又想以前那般寄給娘家,或者花掉。」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聽著這話,和小魚不禁露出笑來,以前藍天不信原主,所以他沒想拿出來,現在拿出來,就代表他信的人是她。

「你一個大男人的,身上也不能沒錢,還是你自己收著吧。」

「我也不用花什麼,等要用就叫你給。」

「不,你自己拿,我現在不想管你的錢。」和小魚正色道。

「為什麼?」

「以後等我想管你的錢的時候,也許會告訴你為什麼。」和小魚把存摺放回藍天的手上,轉身出去。

藍天是想把錢交給自己老婆管,在法律上他們也是夫妻,可是在和小魚心中,和藍天是夫妻的人不是她,所以她從沒有真正的把自己當成藍天的老婆,也許有一天,他們能真正的在一起,她會接過來。

藍天身上的冷氣越來越濃,看著和小魚的背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