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87章 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7章 吻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第二天早上,藍天和和小魚繼續去市裡的衛生所。

車上,和小魚有點好奇地問藍天:「藍天,榮安翔治腳這段時間,你都去市裡嗎?你不忙?」

「我的職務有變動,這幾天都沒事做。」藍天回。

和小魚一聽,就側身看著藍天,連忙問:「職務變動,是升還是降?」

藍天看了一眼和小魚。

「升,每個軍區建立特別團突擊隊,我負責**軍區的特別團突擊隊,正團級。」他的聲音沒有起伏,一貫的高冷,彷彿升職不是他本人似的。

「這可是好事啊!我們得慶祝一下。」和小魚高興地道。

「不必。」

「要,我們又不請人,就我們家自己慶祝,我給你做一頓大餐。」和小魚的態度很是堅決。

「好。」藍天嘴角微勾。

——

晚飯的時候,小寶看著飯桌,一堆生菜生肉,奇怪地道:「媽媽,今天的菜都不煮,生吃嗎?」

和小魚一笑,「生的不能吃,這叫火鍋,我們邊吃邊煮。」

這也是她說給藍天慶祝的大餐,況且現在是冬天,吃火鍋最好了,為了這頓火鍋可折騰不少時間,找了一堆食材,然後調料,還有找合適的木炭爐。

小寶頓時充滿了興趣,連忙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和小魚和藍天也坐好。

「小寶,你要吃那樣,你告訴媽媽,媽媽幫你湯熟。」

「我要吃肉。」

「那媽媽給你弄羊肉。」

和小魚夾了羊肉放進特別熬制的火鍋湯里,接著她拿出一瓶酒來,對藍天道:「來,藍天,我們喝酒。」

好久沒喝酒了,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喝點。

前輩子,爸爸媽媽走後,她自己孤孤單單的一人,有時候感覺孤獨寂寞就喝酒,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其實她還是個小酒鬼哦!

藍天看著酒皺眉。

看到他皺眉,和小魚挑釁地看著他:「幹嘛,不敢喝。」

藍天挑眉,「倒吧1

和小魚連忙倒酒。

「媽媽,我也要喝。」寶寶好奇地看著酒,他也想嘗嘗。

「小孩子不能喝酒,媽媽給你買了可樂,來,你喝可樂。」

和小魚說著,就把可樂拿出來給小寶倒上一杯,然後拿起酒杯,道:「小寶,我們來敬爸爸一杯,祝賀爸爸升官發財。」

小寶也不懂什麼升官發財,只是和小魚這麼說,就有模有樣地拿起可樂,像和小魚一樣舉起來。

「藍天,恭喜你升職,以後繼續步步高升。」

「爸爸,我也恭喜你升職,以後繼續步步高升。」小寶學著和小魚說的話

「謝謝。」藍天拿起酒杯。

碰杯后,藍天和和小魚把酒給幹了,小寶就小口小口地喝著。

和小魚前輩子酒量是很好,可是這輩子的身體已經換了,自然不能像前輩子那般好酒量,而和小魚顯然把這事給忘掉,於是吃飽喝足后,她就華麗麗地醉了。

喝醉的和小魚就開始唱歌,而且歌聲鬼哭狼嚎,外面路過的人都聽到了,不禁往他們家多看幾眼,可惜又院門有圍牆,什麼都看不到。

「爸爸,媽媽怎麼了?」小寶迷惑地問。

藍天回:「喝醉了,爸爸扶媽媽去睡覺。」

說著,他扶起和小魚去房間,耳邊還一直響著鬼哭狼嚎的歌聲,他命令:「和小魚,別唱了,很吵。」

「我唱歌最好聽了。」和小魚說完又繼續唱。

「睡覺。」藍天命令,顯然他忘了,對一個醉鬼命令是沒用的。

「不睡,我要洗澡,洗澡才睡。」

藍天:「……」

喝醉了還不忘天天要洗澡的事情,很好,很愛乾淨。

把和小魚丟在床上,藍天就去提了熱水進浴室,然後把和小魚抱到浴室去。

「快洗。」

丟下這話,藍天就走。

和小魚看看藍天消失的身影,然後再看看桶里的水,開始脫衣服洗澡,嘴裡還唱著:「洗白白,洗白白……」

等她洗完后,就搖搖晃晃地進了房間,不過進的是小寶的房間。

藍天看到,連忙上前,把她抱進他們的房間,放在床上,「好了,澡也洗了,睡覺。」

和小魚趟下,「不能睡覺,我還要刷牙洗臉。」

藍天:「……」

這女人到底是醉還是沒醉?

雖然是迷惑,但藍天還是抱起她來到水池,幫她把牙膏弄好,看著她閉著眼睛、搖搖晃晃、慢吞吞地把刷牙洗臉給做完,於是再度把她抱回床上。

這下總該能睡覺了吧!

可惜……

和小魚一躺下,又坐了起來,「衣服還沒洗。」

「我洗。」

「謝謝。」

「小寶還沒洗澡。」

「我會幫他洗。」

「哦。」

「睡覺。」

「哦。」

和小魚再度睡下,嘴裡還輕聲念著:「睡覺覺,睡覺覺……」

藍天坐在床邊看著迷迷糊糊的和小魚,目光一閃,「和小魚,你為什麼不管我的錢?」

「因為我不是你……」和小魚迷迷糊糊地回。

藍天目光一縮,「不是什麼?」

這次久久不見回答,因為和小魚睡著了。

藍天沉默良久,然後露出無奈之色,隨之走出房間。

等藍天收拾好一切,小寶也在房間睡下后,他才回到房間睡覺。

喝醉的和小魚這會已經睡得很沉,睡姿也沒有平時的乖巧,擺著大字,把床都給霸佔了。

藍天要睡覺,所以就幫她把手腳都放好,放好后,他看著和小魚,目光落在那紅紅的嘴唇上。

她剛才吃了好多辣東西,嘴唇也變得異常飽滿起來,彷彿帶著無限的吸引力。

他目光變得幽深,不禁靠了過去,越來越近,他喉嚨滾動,最後本能就含住和小魚的唇瓣。

軟綿綿的…

甜甜的…

藍天沉迷在這種美好的觸覺中,對著和小魚的唇瓣吸吸又咬咬,反覆折騰得越有越失控,恨不得把這甜美的源頭給吃了,最後沒控制力道,把和小魚咬痛了。

於是……

和小魚一巴掌拍上去,「滾開,星期天。」

藍天猛地坐起來,摸著被打的臉,看著翻過身,還在睡著的和小魚,臉黑了。

她怎麼能說到星期天,那是一條狗!

可惡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