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89章 你怎麼可能是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9章 你怎麼可能是她?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軍區建立特別團突擊隊,整個軍區報名的人很多,然而幾千人中卻沒有一個留下,其考核內容令人髮指,閻羅王般的藍天,頓時引起軍人的不滿。

「以前我就聽說過藍天這個人很狠,今日一見,果然如此,簡直比閻羅王還可怕。」

「可不是嘛,就照他那些考核內容,誰能通過啊!也許他本人都不行,我看他永遠都是特別團的光桿司令。」

「身為軍人,在背後像個婦女般嚼舌根,可是很損軍人形象,你們能力不足沒通過,不表示沒有別人。」一道嚴肅的聲音響起。

在討論的兩名軍人頓時嚇了一跳,回頭看是一個女軍人,更是羞愧,敬禮。

女軍人回以敬禮,走了。

「這人是誰?」

「這人叫雲中秀,正連級,這女人看著很美,其實一點都不女人,比男人還厲害,我聽說她通過考核,和男軍人的考核內容是一樣的,成為突擊隊一員。」

「天啊!那些考核內容,她一個女人通過了,我們還要不要活了。」

「我們走吧,這次落下也挺好的,就算考核過來,等進入后,還得長時間的考核,五百人最後只會留下六十人,其中十人是女軍人,其中的艱難不用說也知道了。」

「可是能留下,卻能證明一個軍人強悍的實力。」

……

雲中秀找到藍天時,就看到他和許家輝在聊天,不過氣氛看著不是很愉快。

「哎呦,我們的女中豪傑來了。」許家輝調侃著。

雲中秀敬禮后,才放下上下級的禮數,笑道:「許大哥怎麼也在這裡?」

「我也要報名參加考核。」許家輝笑道。

「可是,你家不是不讓嗎?」雲中秀迷惑地道,隨之打趣道:「而且,到時候你就成為藍大哥手下的兵,你甘心?」

「只要我進了突擊隊,早晚取代他的位置。」許家輝傲嬌地道。

「許大哥好志向。」雲中秀誇道。

兩人在談話之中,藍天已經轉身離去,只留下一道冰冷的背影。

「藍天,你給老子等著,這名我非報不可了。」許家輝怒叫。

而雲中秀看著藍天的背影,神情有些傷感,許家輝回頭就看到這一幕,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隨之笑道:「中秀妹子,以後大哥可是要和你並肩作戰了。」

「好啊1雲中秀微笑著,「只是許大哥名都沒能報上呢,你也別怪藍大哥,他是軍人,只是服從上面的命令,如果你真的想要報名,該去說服許爺爺把命令撤走,藍大哥自然同意你報名了。」

「我知道,改天中秀妹子幫大哥去老頭子哪裡說下好話。」許家輝笑道。

「好啊1雲中秀應下,「我有點事,想找下藍大哥。」

「哦。」

看著雲中秀離去的背影,許家輝神情落寞。

她眼中永遠都沒有自己,只會追尋那個不可能屬於她的身影。

沉默良久,他抹了一把臉,轉身離去。

——

轉眼,時間過得很快,宋安翔的腳也終於見到效果,原本僵硬的腳可以動了。

看著自己的腳能動,榮安翔立刻哭得像個孩子似的。

「都這麼大的人還哭鼻子,可真丟臉。」和小魚在旁邊取笑道。

榮安翔臉一紅,似乎也覺得有些丟臉。

「你懂什麼,只要我的腳好起來,我也能去參加老大的突擊隊,以後繼續和老大並肩作戰。」他大聲道,似乎聲音大就能挽回臉面似的。

「你很崇拜藍天?」和小魚問。

「那是自然,就你眼瞎,不知道老大有多麼的出色,還整天折騰,拖老大的後腿。」榮安翔鄙視地看著和小魚。

「呃。」和小魚不悅地瞪著榮安翔,「你老是翻舊賬就沒意思啊!小心,我找你老大告狀去。」

「你還小孩子呢?動不動告狀。」

「總比你哭鼻子來得光榮。」

「唯有女子和小人難養也,古人誠不欺我。」

「你知道還招惹女人,蠢1

……

看著兩人互懟,尤新好笑地搖搖頭出去了。

不久后,和小魚跟尤新來軍區到醫院檢查病人,她能在一旁跟著學習。

最後他們進入一個高級病房中,到的時候,院長和汪嚴華都在,兩人朝尤新打招呼,目光落在他們覺得陌生的和小魚身上。

「尤醫生,這位姑娘是?」汪嚴華好奇地問。

「我徒兒。」尤新回了一句,然後就給病床上的病人檢查。

汪嚴華露出一抹笑意,好些日子不見那個醜婦女了,不會真的被逐出師門了吧?這尤新眼光倒是好些了,起碼知道收一個年輕美貌的姑娘為徒。

見汪嚴華和院長都沒認出自己來,和小魚挑眉。

「這病人之前受傷,當時手術沒做好,殘留下……而且腦袋有血塊,壓制著……所以一直昏迷不醒,他是有許多軍功的戰鬥英雄,上頭命令我們,不惜代價救治他。」院長和尤新說起床上病人的情況。

和小魚也看來過去,這病人看著是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

走出病房后,尤新臉色凝重地看著院長道:「這沒做好的手術,倒是可以重新做,但是腦袋的血塊特殊,不可能開刀消除,但不消除就會讓病人一直昏迷,時間長,會成為植物人。」

「尤醫生,你中醫也很好,難道在中醫方面沒有病房嗎?」汪嚴華問道。

「暫時想不到,給我點時間。」尤新回。

「尤醫生,到我辦公室,我有些事情和你商量。」院長道,「你這徒兒,我讓嚴華帶著在醫院裡走走。」

走走?

尤新挑眉,他可沒忘自家徒兒可是說過汪嚴華「這人有病,得治」的話。

看了一眼和小魚,尤新隨著院長走了,最後留下汪嚴華和和小魚兩人在,和小魚直接轉身走人。

汪嚴華一愣,連忙跟上去,「姑娘,你怎麼稱呼?」

和小魚停下腳步,挑眉看著汪嚴華,一字一頓地道:「我、叫、和、孝魚。」

和小魚?!

那不是尤新之前那個醜婦女徒弟嗎?

「你……」汪嚴華如同見鬼般看著和小魚,「你怎麼可能是她?」

那個婦女可以又老又丑,怎麼可能是面前這個美麗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