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90章 偶遇小戰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0章 偶遇小戰士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和小魚嘴角一勾,這汪嚴華的神情變化果然沒有讓她失望,太精彩了!

她轉身離去,實在是沒有興趣搭理這種自己沒本事拜師成功就遷怒他人的人。

這次汪嚴華沒有跟上,而是臉色難看地看著那窈窕的身影越走越遠。

這怎麼可能呢?

這怎麼可能呢?

這怎麼可能呢?

他反覆地問了三次,都沒有辦法接受,一個又老又丑的婦女居然變成一個桃李年華的美麗姑娘,而且還是他曾經討厭的婦女,真是見鬼了!

和小魚走遠后,一道驚喜又帶著懷疑的聲音響起。

「和嫂子嗎?」

和小魚看去,是那個有兩面之緣卻被她救治過的小戰士,看著他還穿著病號服,「是我,你還能認出我?」

「聽到和嫂子的聲音,我能百分百確定。」小戰士笑道。

雖然和嫂子比之前漂亮好多,感覺變一個人似的,不過再變,五官的輪廓是不會變的,還能找到過往的痕。

況且他聽說過和嫂子的年紀,知道她在治療自己的皮膚,也出現了效果,所以當他看到一個很像和嫂子的人,就想到這點,和嫂子皮膚治好后,就應該是這個模樣吧?

所以他才叫了出來。

和小魚笑道:「眼力不錯,你還沒出院?」

「我已經恢復了,就在這兩天能出院,和嫂子,多謝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你回頭救我,我就不能好好站在這裡了。」

小戰士說完,朝和小魚敬禮,端莊而慎重。

「不用謝我,你也是為了保護我而出現在哪裡的,我還得謝謝你。」和小魚笑道。

「和嫂子,你真厲害,醫生都說我的傷很重,如果不是你幫處理過傷口,給我用過葯,我是不可能支撐到醫院的。」小戰士的聲音充滿了感激,隨之道:「而且也不知為何,我恢複比正常的快。」

「有些人身體素質好,所以恢復得也特別的快,你這種例子我見過。」和小魚笑道,心中誹腹著:她都用上靈泉了,能不恢復快嗎?

「和嫂子,你怎麼在這裡?」小戰士問。

「我和我師父來這裡查看病人。」

「對哦,和嫂子的師父是尤醫生,那個醫術好厲害的尤醫生,不過嫂子的醫術也好厲害,以後肯定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小戰士一臉真誠和信任。

「我會努力的,不讓解放軍同志失望。」和小魚笑道。

小戰士臉微紅起來,「嫂子,我叫穆常安。」

「好,我記住了,你回病房去吧,祝你早日康復。」和小魚笑道。

穆常安有些不舍地和恩人分別了,希望有一天,他有機會報答恩人。

和小魚等到自家師父的時候,見他氣呼呼地出來。

「師父,這是誰惹你老人家生氣了。」和小魚好奇問。

尤新頓時原地爆炸,「不孝子弟,你說誰是老人家了,啊!我哪裡老了。」

看著吃上火藥的師父,和小魚無辜得很,連忙道:「不,是徒兒眼拙,仔細一看,才知道,師父如今是風華正茂、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時候。」

尤新頓時一臉傲嬌起來,「如此還差不多。」

和小魚心中鄙視不已,臉上還是一副跟著認同的模樣。

哎,她也是很累的好嗎?

「師父,接下來我們是要回去了嗎?」和小魚問。

「回去,回去好好教你針灸。」尤新道。

「師父,你怎麼突然要『好好』地教我針灸了。」和小魚很是好奇地問。

「還不是為了剛才那個病人,人家威脅我老人家來了,說什麼我治好病人,就能儘快調回京城,話外之意就是說,我不治好,就讓我一輩子在這裡,哼,為難我一個老人家,那幫人也好意思啊,他們都有病,得治1尤新怒道。

和小魚癟嘴。

她說老人家不行,他自個倒是說得很光榮似的,還學她說話。

「師父,那和我學針灸有什麼關係?難道你想讓我用針灸去給那病人消除血塊。」和小魚道。

尤新點頭。

和小魚也一副明白地點頭。

「師父,那治好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回京城了?」她又問。

她知道自家師父一直記掛著回京城,可是因為局勢問題,他被流放在這裡,不得回去。

京城的家,師父還有一對年邁的父母和一個二十不多的兒子,父母年老病重,這些年來全靠年紀輕輕的兒子在打理,師父已經好久沒見過家人了,時時刻刻都記掛著回去。

原本以為**幫粉碎,師父調回京城的文件能得到批准,不想批准沒來,還是帶這威脅要師父救人的,難怪師父會生氣。

「最好是這樣,不然我就是一把老骨頭也不然他們好過。」尤新怒道。

「對,師父,我支持你,走,我們回去,徒兒一定把針灸學好。」和小魚大聲道,充滿鬥志。

「還是為師的徒兒好啊1尤新笑道。

「那是,也不看我是誰的徒兒。」和小魚得意。

然後兩人得意地大笑。

回到衛生所,尤新詳細地和和小魚說起如何用針灸去掉血塊,不過位置特殊,下針比榮安翔的腳還要危險,而和小魚主要是練習針法。

和小魚前輩子學過針灸,但不能說是什麼高手。

之前和尤新學,她就覺得尤新很厲害,可這次,她更為震撼尤新的針灸造就,只是她很好奇為什麼尤新不能自己下針。

不過好奇歸好奇,和小魚聰明的沒問。

這次授課,尤新比平時任何時候都來得嚴格,因為這次,一個不注意就能要人命。

日子進入月底,榮安翔也不用再泡葯和用針,接下來主要靠榮安翔自己後期訓練,然後徹底恢復。

30號這天,是藍天生日,和小魚從榮安翔這裡得知的。

於是一早就做了個蛋糕,可惜藍天這天還是沒有回來,自然這蛋糕就到和小魚和小寶的肚子,另外還給李容家送去一半。

這些日子,藍天招兵買馬,自然很忙,和小魚都很少見到他人,連榮安翔的情況,藍天都是通過打電話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