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91章 世界已經開始改變軌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1章 世界已經開始改變軌道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元旦這天,黃蘭一早就來讓和小魚做好準備,好上今晚文藝晚會的舞台。

和小魚知道后,還是怎麼過就怎麼過。

今天黃蘭不來說,她都差點忘了這事了。

對於表演的事情,因為大家都知道原主說過要上台表演的事情,和小魚也就無所謂地報了名,免得被人說言而無信。

至於準備什麼節目她也不需要用心,誰叫她有一把好歌喉呢!前輩子她可是個麥霸,到舞台唱首歌就OK。

歌曲更簡單,反正她會的歌很多,順便都能拿出一首不丟臉的歌,至於歌曲的原創人物,也不會受到影響,因為她和所謂的原創人物已經處在不同的時空。

在她沒穿越過來之前,各方面的潮流都是歷史中的東西,但自從在她穿越過來后,她就發現這個世界好奇妙啊!雖然世界的大體結構、走向和前輩子一樣,但多多少少有些事物的潮流在她穿越過來的時候就開始改變了軌跡。

別的她不太清楚,但是從電視、收音機、海報、雜誌、報紙等等報道中,就發現許多是她從沒聽過的名人、電視劇、歌曲等,而熟悉的年代名人、電視劇、歌曲都消失了。

就比如***,前輩子就存在的大歌星,現在依然如前輩子那般出名,唱響全國,在她沒穿越過來前,大歌星的所創造的歌曲還是和前輩子一樣的,但在她穿越過來后,這個大歌星的軌跡也發生了改變,後面所創造新的歌曲已經是完全變樣,再也不是她前輩子所認識的名曲。

原主因為她的到來而改變了軌道,世界上其他的事物也一樣改變了軌道。

她想,如果不是時空不同,但在她穿越過來的那刻,蝴蝶效應的產生也是巨大到全世界。

這個世界變了,她對未來熟悉的潮流也消失,換成她完成陌生的東西……

——

原主之前藏有一套新軍裝,原主很珍貴,一直都沒穿過。

早早吃完晚飯後,和小魚就找了出來,今晚演出剛好給她用上了。

穿上一身軍裝和帶著軍帽的和小魚,也覺得自己多了幾分英姿颯爽的氣質,接著就帶著小寶去找李容,等下她要上台表演,得讓李容幫忙帶著小寶去看文藝晚會。

安排好小寶后,和小魚就去自己該去的地方。

來到場地,黃蘭走了過來,道:「和小魚,你的節目在第一。」

和小魚挑眉,「行吧,第一就第一,表演完也好走人。」

表演排第一在表演順序上是沒有優勢的,況且這種打頭陣的事情一向都是文工團的事情,後面才是軍屬,其中沒人搞事,她才不信呢。

「那你好好準備。」黃蘭囑咐完就走了。

這時簫藍走了過來,「嫂子。」

「簫藍。」和小魚看到熟悉的人挺開心的。

簫藍把和小魚拉到一邊,小聲道:「和嫂子,我暗中得知,高月找負責人建議,讓你的節目排在第一,說你是部隊唯一的光榮軍屬,放在第一,好好介紹,讓大家都認識你,想你學習。」

和小魚淡淡一笑,「沒事,第一就第一,我無所謂的。」

她還真無所謂。

她來,是不讓自己失信,又不是爭個高下的,當然高月如果要和她爭高下,丟臉的也是高月,贏,高月勝之不武,輸就更丟臉了。

況且,就算是第一,她也有能力讓大家影響深刻,絕對爭光不丟臉。

簫藍見和小魚完全不當一回事,而且面對上台表演比她這個文工團的人還要輕鬆自在,她也是無話可說了,也怕說多,到時候嫂子緊張起來怎麼辦。

「好了,你忙你的去,不用管我。」和小魚催簫藍離開了。

文藝晚會開始后,先是領導講話,然後就到表演了。

主持人一男一女,活絡完氣氛后,女主持人報表演的節目了。

「今晚第一個節目是由部隊獲得光榮軍屬獎的和小魚同志帶來的歌詞,和小魚同志是我們部隊唯一的一個光榮軍屬,她是我們部隊軍屬學習的榜樣,至於是什麼節目,由和小魚同志告訴大家。」

和小魚報了獨唱,沒說歌名,也說了不用配樂,所以主持人就是想報什麼節目也沒法報啊!

主持人下去后,和小魚輕輕鬆鬆地走上舞台。

「大家晚上好,我是和小魚,接下來我給大家唱上一首軍歌,叫《一二三四歌》,因為沒有配樂,我就清唱了,好聽或者不好聽,大家都當娛樂,給今晚晚上的文藝晚會添磚加瓦。」

和小魚說得隨意又豪邁,一點拘束都沒有,頓時讓不少人升起好感,軍人多數都是粗人,這樣比文縐縐的內容更討喜和親近。

「這和小魚要幹嘛,還一二三四,我還四五六七呢?」袁紅梅朝旁邊的軍嫂吐槽。

旁邊的軍屬笑了,「對啊,這歌都沒聽過,而且她的聲音還難聽,可真是要丟臉丟大了。」

……

「她就是特別團突擊隊藍天的愛人嗎?長得很看啊,哪裡看得出又老又丑的。」

「以前真的很老很醜的,誰都知道藍天有個鄉下的黃臉婆,聽說最近才把自己弄得好看的。」

……

「高月,想不到和小魚這個潑婦還真的有膽子上去唱歌啊1程語玲道。

「也會她會唱呢?不過我們怎麼沒聽過這首軍歌,不會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歌吧1高月柔和的聲音到最後帶起擔憂來。

「肯定是1

……

類似這樣的討論聲許多,原本有些靜悄悄的場面也帶起一絲騷動,不少人都等著看熱鬧。

和小魚清清喉嚨,開始清唱:「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像首歌,綠色軍營,綠色軍營,教會我,唱得山搖,地也動,唱得花開水歡樂……」

當清亮的歌聲響起,原本興緻缺缺的人、原本看熱鬧的人、原本鄙視和小魚的人等等,頓時正經起來,不可置信起來:

「不是說鬼哭狼嚎的嗎?聲音聽好聽的,就是這首歌沒有聽過。」

「這歌雖然才開始,感覺還挺好聽的,讓我感覺到心靈的震撼,而且還是清唱,有配樂的話,可能會更好。」

「對呀1

「想不到和小魚唱歌這麼好聽啊1

「這歌好像挺好聽的,簡單易懂。」

「這和小魚是不是隱藏得太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