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93章男人如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3章男人如沙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台下喧嘩起來。

台下的領導皺眉,文工團的眾人臉色難看。

這下丟臉大了,高月眼淚都要下來。

好在文工團的人反應快,連忙把高月扶下去,候補人員立刻補上,這插曲就過去了。

不過再過去,平時高高在上,出色的高月是鬧出笑料了,她的臉丟大不說,還被上面領導教訓,她心裡的難受永遠都過不去……

和小魚自然沒錯過高月的悲催,嘴角冷冷一勾,有些幸災樂禍起來啊!

文藝晚會結束后。

和小魚站在人群外面,也轉身也離去,卻看到藍天走來。

她有些驚訝,「你剛才也在看錶演?」

台下光線很暗,她自然也看不清楚台下的人,她也以為藍天沒空來的。

「嗯,本來沒空的,是首長命令我一起,你唱得很好聽。」藍天凝視著和小魚。

「好聽吧1和小魚很是得意,「一群人還說我鬼哭狼嚎,還有那些要看我熱鬧的人,這下被我實力打臉,痛死她們。」

「那天你幫我慶祝升職,喝醉后,唱歌就是鬼哭狼嚎的,軍屬院里不少人聽到了,故此傳出你唱歌如鬼哭狼嚎。」

「啊1和小魚錯愕。

喝醉后,她唱歌是鬼哭狼嚎的嗎?

看著藍天一本正經,絕對沒有說謊的模樣,再加上有人說她唱歌鬼哭狼嚎,也不得不信了,原來她唱歌在喝酒跟沒醉上是完全不一樣啊!

和小魚和藍天一起去找小寶,然後一起回家,和小魚在路上又收到一筐又一筐的稱讚,她得意地看著藍天,「我現在沒給你丟臉了吧?」

「嗯。」藍天點頭,都能給他爭光了。

「媽媽,你教我唱好不好,這歌真好聽。」小寶笑道,然後喊起來,「一二三四……」

和小魚哈哈一笑,「好,教你。」

「這歌你跟誰學的。」藍天這時問。

「跟一個軍人學的,我也不知道人家是誰。」和小魚找了個借口,這首歌她唱唱還好,就算這個世界沒有這首歌,她也不想佔為己有,況且她已經很張揚了,得控制一下啊!

她又看向小寶,「來,小寶,我現在教你哈,一二三四,像首歌……」

藍天看著母子兩唱歌,他也沒有多問了。

和小魚在文藝晚會上風光一次,又成熱門人物,不過,風向是積極正面為主,自然也有些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人……

對於這些,和小魚都不去關心,因為她的時間都要放在學針灸上。

傍晚。

和小魚她從市裡回來,接小寶回到家,就看到簫藍帶著文工團團長曹亦閔來了,她帶著客人去客廳坐。

曹亦閔就直接說出目的,「和同志,這次我來,是想請你入伍,進入文工團的。」

和小魚意外曹亦閔的來意,歉意道:「對不起,我無意進入文工團。」

曹亦閔連忙道:「和同志,你很有舞台天賦,聲音好聽,膽子夠大,更重要的是你有很好的感召力,在舞台上你可以發光發亮。」

「可是我不喜歡上舞台,就算你覺得我再有天賦,志不在此,我也難走下去的。」和小魚笑道。

「嫂子,興趣是可以培養的,你來文工團,我們還有伴,況且也不浪費你的天賦不是。」簫藍也勸道。

「真的不行,你要我去舞台上玩玩還行,要是走著一行真的不行,提不起興趣。」和小魚沒有一絲所動,她太清楚自己的愛好了。

前輩子,她因為孤單,經常往熱鬧的地方去,叫好多朋友,就是排除孤單,其實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喜歡那樣的交集,她喜歡安靜,喜歡安寧,喜歡旁邊有人靜靜陪著她就好,想鬧的時候也能陪她鬧。

而走舞台之路,絕對是最為熱鬧的地方之一,永遠是大家注目而關注的對象,她怎麼可能會喜歡,等未來文工團改革,媒體更加發達,曝光率更高的時候,她就會更加不喜。

她就喜歡研發讓人怎麼變得漂亮,看著大家變漂亮,她也會賞心悅目。

而且,這輩子她也沒覺得像前輩子那般孤單了,以前家中只有自己,如今家中有藍天這個不是老公的老公,她還沒處理完畢呢?

還有小寶這個不是兒子卻讓她無比喜歡的兒子,完全可以給她解除孤單的生活。

她幹嘛還有往文工團的地方去。

接下來不管曹亦閔和簫藍怎麼勸,和小魚都婉拒了。

「和同志,你再好好考慮,下面我們談下「一二三四歌」的事情,這歌是誰創作的?」

曹亦閔勸不了和小魚,只能轉移到另外的一件事上。

「我也是在一個巧遇的軍人口中學來的,我不認識哪位軍人,好久的事情了,更不知道是何人所創。」和小魚回。

「哎。」曹亦閔嘆了口氣,「我們還想找這首歌的創作人寫歌,另外把這「一二三四歌」的版權買下,看來是難咯。」

和小魚點頭,是難,也許都不在同一個時空里。

「和同志,以後你要是遇到,一定要問下聯繫方式,我們也好找出這首歌的原創。」曹亦閔道。

和小魚點頭應下了,能不能遇到,自然是交給老天爺了。

曹亦閔走了,簫藍留下吃晚飯,和和小魚一起在廚房做飯。

「嫂子,你那天威風極了,你是沒看到啊!那個高月臉可難看了,恨不得吃了你似的,在舞台上出醜丟臉丟大了,她那麼愛面子,比她死還難受,都沒臉呆在文工團了,如今請假回家,真是太爽了。」簫藍笑道。

「沒看到,不過我也能想出來。」和小魚回。

「活該,讓她還惦記藍營長,哦,不對,該叫藍隊長了,嫂子,藍隊長如此出色,你以後可要抓穩了。」簫藍看著和小魚正色道。

和小魚不置可否地道:「這男人啊!就如同手中抓一把沙子,你抓的越緊,流得就越快,徒勞無功罷了。」

況且藍天只是名義上是她的男人。

而且如果是愛她的男人是不用抓的,要緊緊諄共蝗綬攀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