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穿越軍嫂威武>第94章 怒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4章 怒打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同人競技

「是這樣的嗎?嫂子有覺悟,結婚就是不一樣。」簫藍笑道。

「那你有對象了嗎?」和小魚八卦地問了一句。

簫藍臉一紅,「沒有。」

「沒有就沒有,臉紅做什麼,什麼時候你臉皮這麼薄了,有喜歡的對象?」和小魚打趣道。

這下簫藍臉更好了,扭扭捏捏起來。

這下和小魚什麼都明白了,笑道:「這是有了啊!來,和嫂子說下,是誰,你雖然老是叫我嫂子,不過是隨著藍天的身份叫的,其實你的年紀比我還大一歲,照理說是到結婚的時候了。」

簫藍的神情有些落寞起來。

和小魚這會有些擔心了,「怎麼了?」

「嫂子,我喜歡他,他不喜歡我,而且還有對象,他和藍隊長很熟,你可能認識,他叫榮安翔。」簫藍輕聲道。

「什麼,那小子。」和小魚不可置信起來。

「嫂子,你不喜歡他啊1簫藍好奇地問。

「我和他不對付。」和小魚撇嘴。

這下簫藍不好說什麼了,一個是心儀之人,一個是自己喜歡的朋友。

「你怎麼喜歡他的?」和小魚好奇地問。

「我們從小認識,不過不是很熟,我也不知道怎麼喜歡上他的,我找過他,說要和他處對象,可是他拒絕了,不久后,他也有對象了。」簫藍道。

「那你知道他這些日子的發生什麼事情嗎?」

簫藍搖頭,「我快有三年不去關注他了,這樣我就不會再有別的想法,後來我又長了一臉痘痘,更不敢去找他。」

和小魚猶豫一下,道:「他前些日子出事了,雙腿都無法行走,然後他的對象還因為這點就和他分手了。」

「不能行走,是怎麼回事,嫂子,你趕緊告訴我。」簫藍急道。

和小魚連忙道:「你別擔心,這腳被我師父給治好了,他現在也沒有什麼問題,重要的是,他和他對象已經分手了哦1

簫藍都避開三年了,還是這麼喜歡宋安翔,所以她覺得還是把榮安翔現在恢復單身的事情告訴簫藍,簫藍可以去選擇要不要追求自己所愛。

雖然她不喜歡宋安翔,但不得不說,這榮安翔還是個出色的軍人,性格奇葩點,但為人還是可以的,而且家世也很好。

最重要的是,她明顯看出簫藍是真的喜歡榮安翔,這麼多年還沒有放下。

這小子走狗屎運了,好好的大白菜被豬給拱了。

哎……

簫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接下來再也不提榮安翔的事情,和小魚也沒有再說,而是問起徐冉冉臉上調理的效果如何。

「說起這事,嫂子你可真是厲害,毛孔和黑頭基本沒有了。」簫藍笑道。

「我手中肯定沒有假東西。」和小魚笑道。

「嫂子,文工團有不少人想和你買美白的東西,都經常來問我了。」簫藍道。

「我這陣子忙,過陣子我做些美白的東西,到時候誰要買都可以。」和小魚笑道,如今要學針灸,等那個重要的病人做完針灸就可以做護膚品了。

「那太好了,回去我和大家說。」簫藍高興起來。

……

尤新給那個重要病人中年男子做完手術后,這天,他帶著和小魚去做針灸的部分。

病房裡。

除了病人的女兒和愛人在外,還有院長和汪嚴華。

當和小魚拿出針準備要下手的時候,病人家屬女兒頓時急道:「你這人怎麼回事?怎麼是你做針灸?」

和小魚看向家屬女兒,平靜地道:「是我做。」

「她是我的入門弟子,這次針灸由她負責,大家請放心,她的技術絕對過關。」尤新正色道。

旁觀的汪嚴華目光一閃,擔憂地道:「尤醫生,你這樣是不是太冒險了,和同志並不是正規的醫生,不如還是你上手吧!這樣比較安全。」

和小魚冷冷地看著汪嚴華,如刀。

汪嚴華挑釁地看著和小魚。

「對,尤醫生,模我爸是由你來全權負責的,你讓一個徒弟上手,是不是太不把我爸的性命當回事?」病人女兒怒道。

「尤醫生,麻煩你來做這個針灸吧1病人的愛人客氣的要求。

尤新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這針灸我做不了。」

「尤醫生,你的針灸技術最好,你卻說做不了,那你這個徒弟不是更不能做了。」病人女兒冷聲道。

「尤醫生,我愛人的情況很嚴重,所以才把你叫來的,我們都知道你針灸出名,可以用此來消除血塊。」病人愛人看著說話溫柔,語氣卻不容人拒絕。

「你們明明知道我用不了針灸的,不然何必拿上面來壓我,如今還逼著我用針,是想你們的家人死嗎?」尤新怒道。

病人愛人有些尷尬之色,正色道:「尤醫生,我知道你是能克服的,我的愛人是個英雄,而你是醫生。」

「如果能輕易克服,我還不克服嗎?」尤新露出諷刺的笑。

「不就是死了一個人嗎?有什麼了不起的,居然連針都拿不起來,你還是不是男人。」病人女兒不屑地道。

尤新聽了這話,氣息變得悲痛,雙眼頓時發紅,渾身氣得發抖,

「啪……」

病房裡,一道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病人女兒捂著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前面。

眾人也不可置信地看著突然動手打人的和小魚。

和小魚神情冰冷,字字帶著兇狠,「你要是再往我師父傷口撒鹽,就不是一巴掌的問題了。」

從這個病人女兒口中,她才知道師父原來是因為心理障礙拿不了針的,那麼這死去的人肯定對師父很重要,可這人還拿來刺激她的師父,不把師父的痛苦當回事,那麼就別怪她動手。

和小魚護短,病人女兒徹底觸碰到和小魚的底線了。

「你,你居然敢打我,你找死。」病人女兒的臉都猙獰起來。

「怎麼,一巴掌而已,你還想把我弄死,有本事你來啊!我倒你如何仗勢欺人。」和小魚冷聲道。

病人愛人聽了這話,連忙拉了一把自家女兒到身後,冷峻地看著和小魚,「這位同志,你打人過分了。」

「過分,你們求我師父救人,如今還往他傷口撒鹽,就不過分嗎?看你們也是有身份的人,難道就不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嗎?」和小魚諷刺地道。

病人愛人臉色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