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95章 還想不想在醫學界混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 還想不想在醫學界混了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科幻小說

病人愛人臉色難看,她看著和小魚的視線彷彿摻著毒般,帶著陰冷,她厲聲道:「就算我女兒說話有失分寸,但你也不能打人。」

「既然說錯話,那就要付出代價,這巴掌是她活該受的,好在她遇到是我和我師父這樣沒權沒勢的人,不然換成像你們這樣有權有勢的人,可不是巴掌的問題,這仗勢欺人也夠你們喝一壺了。」和小魚冷嘲熱諷,不做絲毫退讓,氣勢逼人。

旁邊的尤新從這一巴掌的震驚中回神,聽著自家徒兒強調的沒權沒勢、有錢有勢、仗勢欺人怎麼就特別想笑,這是不應該的,徒兒可是為他出氣啊!

「同志,請你慎言。」病人愛人厲聲道。

這女人看著年紀小小,氣勢卻不可小覷,伶牙俐齒,一看就不是好欺負的人,這頂有權有勢、仗勢欺人的大帽子,他們可帶不起。

「好了,都是一場誤會,大家好好說話,都別衝動,耽誤陸旅長的救治,誰都擔不起這個責任。」院長連忙道。

「要是我爸爸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都得陪葬。」病人女兒怒道,看著和小魚的視線彷彿要吃人,從小到大,就沒人敢打她,這仇不報誓不為人。

和小魚散發出冰冷的氣息。

「還陪葬呢?想來這位姑娘把自家是什麼貴族了,可是你有什麼權利讓我們陪葬,如今破除四舊,清除舊社會的污泥濁水,建立社會主義制度,難道你還想復辟封建社會不成。」

她的聲音鏗鏘有力,讓病人女兒嚇了一跳。

「你,你胡說八道……」病人女兒怒道,她就是再仗勢欺人,也知道這些話的指責有多麼的嚴重。

和小魚諷刺地看著病人女兒:「我胡說八道?可是你說要我們陪葬的。」

病人女兒啞口無言。

「曉慧,你先出去。」病人愛人道。

「媽。」陸曉慧不依地道。

「出去。」病人愛人厲聲喝道。

陸曉慧充滿怨恨地瞪了和小魚一眼,走出病房。

「同志,我女兒年紀還小,不懂說話,她沒別的意思,性格比較爽直,尤醫生,在這裡,我代我女兒向你道歉,對不起。」病人愛人誠懇地道。

如今他們還得依仗尤新救人,什麼都得放下先,報仇十年不晚。

和小魚看著病人愛人,這人可是能屈能伸的,可是一條毒蛇,這次不發難,以後也不會放過自己。

不過,又如何,她和小魚雖然懶,不想招事,但是敵人要是欺負到家門口,她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受不起。」尤新冷聲道。

「尤醫生,請你看在我愛人為國家為百姓出生入死的份上,請你一定要救治他,他不該這樣趟在床上。」病人愛人誠懇地請求。

「都是誤會,別的事情先放在以後說,我們就說說怎麼治病吧!尤醫生,你讓和同志出面做針灸,可有十層把握。」院長道。

質疑自家徒兒的能力,尤新頓時不樂意了,氣道:「我的徒弟,我自然清楚能力如何,沒有能力我敢讓她動手嗎?」

「院長,這治病救人,誰能說十層把握,這拔個牙齒都有各種狀況出現,這什麼病都會有一個萬一的。」和小魚正色道。

「沒錯,我徒兒能力是好的,反正什麼問題我都說了,你們做家屬的決定,我無論如何都動不了這個針,面前困難我沒辦法克服,好在我徒兒學醫天賦好,還有我在一旁看著,病人自然不會因為針灸技術問題而出事。

至於針灸期間,病人出現別的突髮狀態就不是我們能控制的,要我們治我們就治,不用我們治,我們立刻走人。」尤新也正色道。

陸旅長愛人深吸一口氣,最後還是決定和小魚施針。

和小魚和尤新也進入針灸。

在救人,性命攸關的時候,一切私人恩怨都得放下,這是他們最基本的原則。

從病房出來,已經是兩個小時后了。

在門口,和小魚就對上陸曉慧的憤恨的目光,她冷冷一勾嘴角,沒有再意。

她沒有對不起人,別人要恨她就恨,難受的也不是她。

「媽,爸爸怎麼樣了?」陸曉慧連忙問。

「沒事,接下的日子還得繼續用針。」陸旅長愛人回。

「怎麼還要繼續用針,不是一用針就好了嗎?」陸曉慧急道。

「陸大小姐是當我們神醫嗎?」和小魚笑道,充滿了諷刺,一點都不客氣,「可惜啊!我們學醫不精,慚愧慚愧。」

「你……」陸曉慧瞪著和小魚。

「曉慧,不許無禮。」陸旅長愛人嚴肅地道,她很清楚自己的丈夫想要這師徒,可千萬不能得罪,這姓和的女人雖然只是一個弟子,但顯然是能在尤新的指導下正確用針。

「如果還想要我們治病救人,就該拿平等的態度來對人,我們可不是奴婢,如今的社會人人平等,誰也沒有比誰高貴。」和小魚冷聲道。

反正人,和小魚自然不會再客氣。

「同志放心,我女兒明天就讓回去。」陸旅長愛人連忙道。

這個女人伶牙俐齒,自己也有忌憚,暫時什麼都不能做。

「病人家屬不能保持冷靜,避開很好。」和小魚皮笑肉不笑的。

「憑什麼,媽媽,我要守著爸爸。」陸曉慧氣道。

陸旅長愛人直接把陸曉慧拉進病房,進行所謂的私下「勸導」。

尤新冷眼看向院長,直接懟:「以後我和我徒兒給這個所謂的陸旅長治病,令公子還是避嫌的好。」

汪嚴華臉色立刻難看起來。

院長臉上有些尷尬,「嚴華,趕緊給尤醫生和和同志道歉。」

尤新不想聽什麼道歉,直接招呼和小魚走人。

看著尤新和和小魚離去,院長冷眼看著自家兒子,「嚴華,我不管你想什麼,但是你不能得罪尤醫生和和同志,我們醫院不能缺尤醫生,如果尤醫生不再來醫院,醫院的死亡率添加,病人痊癒減低,你爸這個院長的位置就到頭了。」

「爸,尤新是上面派來的,你以為他想來就來,不想來就不來嗎?況且他早晚要回京城。」汪嚴華不悅地道。

「就算回京城我們也得罪不起,如今他就是再落魄,他也是醫學界的霸主,況且如今局勢變幻,上面早晚是壓不住他的,到時你得罪他,還想不想在醫學界混了。」院長一臉的恨鐵不成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