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穿越軍嫂威武>第98章 擁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8章 擁抱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

一人喂一人吃,和小魚吃飽后,藍天又幫和小魚按摩起手來。

和小魚看著專註的藍天,就算他神情很冷,她也感覺到他的溫柔和體貼。

她心跳有點快,這麼會撩的帥哥在身邊,哎……真是要命啊!

「你靠著我睡會,夜裡不知道能不能睡。」藍天道。

如今隨時都有人會病發的。

「我不困。」和小魚連忙道。

藍天直接把和小魚摟過來,固定在肩膀上。

和小魚不高興地掙紮起來。

這個休息室進進出出的人多,又不是她專用的,他臉皮厚,可不代表她臉皮厚呀!

「休息。」藍天命令。

「你少來命令我,我又不是你手下的兵。」動撣不得的和小魚很是氣惱。

虧她剛才還覺得他溫柔體貼,其實都是假的,這麼強勢霸道,動不動就命令人的男人才是藍天本色啊

藍天皺眉,「我只是想讓你休息。」

和小魚怎麼聽都覺得這高冷的聲音帶著委屈無辜似的,讓她到嘴的話也說不出口了,最後索性不動了。

算了,和他爭出個一二三四,還不得累死,再說她已經很累了,睡會吧!難道她一個現代女性還沒藍天這個年代古板男人來得開放?

哼,笑話!

說服完自己,和小魚就閉眼睡覺。

藍天見和小魚不動,也就專心地給和小魚繼續按摩雙手。

不知不覺中,和小魚睡了過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她是被人叫醒的,有患者發箔…

然後不管如何她有多麼的努力照尤新教的法子去救人,最後兩名軍人還是搶救無效,死亡……

看著屍體,和小魚覺得異常的疲倦起來,渾身無力,如果不是藍天及時扶住她,她就能倒在地上。

尤新連忙讓藍天扶和小魚出去。

在走廊坐下,和小魚發起呆來,眼睛有著淚光閃動。

其實,大家都不知道,和小魚醫術高明卻不做醫生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因為她討厭生死離別,那是父母去世留下來給她的陰影。

她討厭醫院,討厭面對無法救治的病人,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彷彿能把她全身的力氣抽去,打擊著她的積極性。

「小魚,謝謝你。」藍天突然道。

和小魚奇怪地看著藍天。

幹嘛謝她?

「如果不是你不停地用針,可能就死更。」藍天道。

「不管我多麼的努力,還是有人死了。」和小魚道。

就算她有前輩子的好醫術,她也沒有辦法消滅這來勢洶洶的病毒,就算她依然還有那神奇的靈泉也沒用。

前輩子,她因為對靈泉的好奇,就做個長時間的研究。

靈泉雖然神奇,但也不能起死回生,更不是萬能的存在。

其中之一,靈泉對傳染病就是作用不大的。

傳染性病毒也能吸收靈泉而變得更加強悍,隨時都會加速病人的死亡。

當然也有用的時候,那就是病毒和人體本身抗毒能力一同吸收靈泉后,抗毒能力強悍過病毒,那麼病毒就有可能被消滅,然這個希望更加渺小,她做了無數的實驗,只有成功了一例,可見這人的體質要多強悍。

另外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在沒有傳染前服用靈泉,人的抗毒能力會變高,不被傳染的機會就會變高,這個可能更是不可能的,她沒辦法讓患者提前服用靈泉。

所以,她得知是傳染病後,就沒想著要拿出靈泉,而且靈泉的數量有限,泉眼看著源源不斷地冒水,但永遠都不會超過半桶水,而且你要是不斷地提水,那泉眼就會封閉來限制你,等你不再取水,才會繼續冒水。

所以靈泉對這些病人來說,杯水車薪。

所以啊!人類在死亡面前依然是那麼的渺小,不管你多麼的厲害也沒辦法阻攔。

「我們的努力從來不是為了完美的未來,而是減少遺憾,減少損失。」藍天道。

和小魚看向藍天,突然有些想笑了,這麼高冷的藍天一本正經地安慰她,想來也是很為難他了!

「藍天,我沒事,我沒那麼脆弱,就是一下子有些接受無能,我呆會就沒事了,況且,你心裡比我還難受,他們是你的戰友,你也不要太難受,這病毒太厲害了。」和小魚提起精神來,又開始安慰藍天了。

「我不難受,我只往前看,把精力放在還沒死的戰友上。」藍天看著前方道,目光幽深。

和小魚突然覺得有點心痛藍天了,這男人看著很強悍,很冰冷,感覺他不會痛,其實他也是人,怎麼可能不會痛。

「藍天,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藍天回頭看著和小魚。

和小魚微微一笑,伸手去抱住藍天,藍天一愣后,也摟著和小魚的腰。

面對死亡,他和她都帶著安慰對方的心思而擁抱對方……

——

第二天,醫院依然沒有商量出如何治療傳染病的方案,而病人加多了,其中就有之前在醫院照顧病人的家屬。

看著人群中突然倒下的人,被封鎖在醫院的老百姓,再度要往醫院外沖,藍天帶著軍人在鎮壓。

而新派的針灸醫生也趕來,和小魚也終於能抽出時間前去給陸旅長施針。

尤新忙碌,那隨時會病發的患者需要他救命,實在是沒辦法來。

好在和小魚施針幾天,她也有能力獨自一人承擔。

來到病房,和小魚發現那個陸曉慧在。

「和同志,我女兒之前來看我愛人,因為醫院突然封鎖,所以不能出去,才留在這裡的。」陸旅長愛人連忙道。

和小魚不置可否,「我現在要施針。」

「不等尤醫生嗎?」陸旅長的愛人客氣地問。

「如今醫院的病人很多,患者隨時病發,我師父要時時刻刻地盯著,還要商量治療傳染病的方案,來不了,你可以放心,我完全沒有問題,現在醫院會針灸的人不多,而患者需要用針灸穩定病情,我這裡也不能耽誤時間,我隨時都要去救人。」

如今緊要時刻,和小魚耐心地解釋一下,好讓對方安心,免得又折騰。

「說得你自己有多重要似的。」陸曉慧不屑地低語著。

和小魚聽到了。

「總比你在醫院裡有用,你什麼忙都幫不上,只會在這裡找我麻煩。」她不屑地道,然後看著陸旅長的愛人,正色道:「這位夫人,你該知道醫院情況有多嚴重,我的時間耽誤不起,不希望再受到打擾。」

「好,麻煩你了。」陸旅長愛人連忙應下,然後拉自己女兒到旁邊坐下,警告女兒不許說話,後者心有不甘,卻也不敢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