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軍嫂威武>第99章 出大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9章 出大事了

小說:穿越軍嫂威武| 作者:奢梨兒| 類別:女生小說

封鎖第五天。

全市已經進入高度戒備狀態,防疫的區域在擴大,老百姓也自動進入自我防疫的行動中。

因為傳染病沒有得到控制,還在持續擴大,被封鎖在軍區醫院的人持續有人倒下,現如今已經出現十名患者去世,而市民中也連續出現了患者,部隊也送來第五批患者。

傳染病快速傳得沸沸揚揚,市區最明顯的就是街上都變得蕭條,大家都都不敢往到處亂走,更不敢接觸人,免得一不小心就被傳染了。

如今軍區醫院已經人滿為患,這裡是病毒發現的源頭,只要醫院外發現患者全部都送往這裡救治,這也是為了避免病毒擴散到醫院。

為了騰出地方,醫院把暫時沒有發現發病的家屬和病人轉移地方隔離,如今傳染病沒有得到治療方式,這些有可能接茨人不得不強制性隔離。

因為有軍人在維持秩序,暫時沒有大的動蕩。

而媒體的報道讓全國都關注起Y市的傳染病狀態。

和小魚從一個病房出來,就聽到吵鬧聲。

「你們憑什麼讓我兒子睡走廊,我們要住病房,我也要誰床,憑什麼讓我坐著,我是病人。」

這道叫喊聲熟悉不過了,袁紅梅。

和小魚沒有一絲猶豫就走過去,見袁紅梅露出的皮膚長滿紅疹,不過她能鬧,精神一看就知道很好,看來是處在剛發病初期。

而她後面病床的兒子鄭天磊就不一樣了,已經高燒昏迷的狀態。

「這位嫂子,如今醫院人滿為患,床位不夠,你兒子病重能占上床位就很不錯了,至於你剛發病,只能先坐著,等騰出床位來。」一個護士解釋著。

「不行,憑什麼別人有床,我沒床,還有我兒子,我就一個兒子,你們必須給我病房,好好救治我兒子,要是我兒子死了,我燒了你這狗屁醫院。」袁紅梅怒道。

「你就別鬧了,醫院已經夠亂了。」護士不耐煩地道。

「什麼叫我鬧,你們這些醫生無能,為什麼沒辦法治療,吃乾飯的嗎?」袁紅梅怒道。

護士很是委屈,轉身離去,她很忙,在充滿生命威脅的地方忙碌著,她不想應付這個無理取鬧的病人。

袁紅梅連忙抓向護士,護士連忙推開袁紅梅。

現場傳染得厲害,和病人能不接觸就不接觸。

袁紅梅沒想到護士會推開,沒有防備的她直接摔在地上,護士趁機會跑了。

袁紅梅氣得坐在地上,哭嚎著,「這護士打人了,護士打人了……」

醫院裡不平靜,每天鬧事的人不少,大家看慣了也就沒有興趣看熱鬧。

袁紅梅哭嚎一陣沒人理,也就沒哭,抬頭就看到不遠的和小魚,冷聲質問:「你怎麼在這裡?」

和小魚道:「這傳染病最怕情緒失控,情緒一失控就容易發病,你最好安靜點。」

丟下這話,和小魚轉身離去。

袁紅梅連忙起身要去追。

「這位嫂子,你快看你兒子,抽筋了。」這時走廊上的人叫了起來。

袁紅梅連忙看去,她這些日子多多少少也了解一點,知道這是病發,如果不能穩定下來,會死人的。

她頓時急了起來,「醫生,醫生,快來救我兒子。」

和小魚連忙上前,推開袁紅梅,「讓開。」

說著,和小魚熟練地拿出針來。

「和小魚,你做什麼,你讓開,不許你動我兒子。」袁紅梅大叫起來,上前就要推開和小魚。

和小魚的針猛地舉起,對著袁紅梅,袁紅梅怕那針戳到自己就不敢動了。

「我在救人。」和小魚冷聲道。

「你又不是醫生,你是想害我兒子。」袁紅梅怒道。

「這位嫂子,這和醫生醫術很好,醫院裡的病人基本都是她用手中的針穩定病情的,你要是為你兒子好,你別鬧。」有人勸道。

另外也有人附和著。

袁紅梅錯愕起來。

和小魚已經轉身去施針。

待鄭天磊的病情穩定后,袁紅梅驚喜之後,猛地朝和小魚跪下,「小魚,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得罪你的,不該說你壞話,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兒子,我下輩子給你做牛做馬,你不要怪我好不好,求你了。」

和小魚神情冰冷,警告道:「你放心,我不會因為以前的事情找你麻煩,醫院也會全力救治你和你兒子,為你和你兒子,你也最好別鬧事,沒好處。」

丟下這話,和小魚走了,袁紅梅愣愣地坐在地上,拍著大腿哭,「這什麼世道啊!還讓不讓人活了,好不好的又來什麼傳染病,我好命苦礙…」

醫院如今不缺這樣的哭喊聲,之前開始有人會勸勸,如今大家都漠視了,這哭鬧夠了,自然也就停了。

下午,會議室里在院長的主持下,坐了許多醫生,有醫院的,也有上面領導新派來的,都在因為治療方案吵得不可開交,在尤新旁邊的餓和小魚在一旁聽得都頭痛了。

這事會議室的門被推開。

一位護士跑了進來,「院長,你快去看看,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大家都說這場傳染病是軍人們帶回來的,軍人是傳染病的源頭,鬧得不可開交,要軍人給他們交代,強烈要求把軍人患者轉移出醫院,都動武了。」

「這些人就是沒事找事,閑大家還不夠忙嗎?」院長怒道,卻也只能起身去看。

尤新和和小魚不放心藍天也跟著去了。

如今軍人患者是集中在一起的,這時軍人患者的地方被一群人密密麻麻地都圍住,藍天帶著軍人在攔著,軍人的身影中,還有雲中秀。

「解放軍滾出醫院,解放軍給老百姓交代。」

鬧事的人大喊著口號。

一處病房裡。

「藍隊長,這些人太過分了,軍人患者都病重中,靠著尤醫生才控制病情,怎麼能趕出去,還讓不讓人活了。」一名軍人氣憤地道。

「這些人已經被死亡的恐懼支配,不過能集中起來,肯定有不法分子在背後操作,你帶著兩人化妝成老百姓,進入人群中查,看是誰在搞鬼。」藍天神情冰冷。